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捨棄不必要的完美主義,堪用就好也是一種經營方式

By
on
2019-06-07

捨棄不必要的完美主義,堪用就好也是一種經營方式

文/Zen大

 
應該不少人都有過類似的經驗:
 
那個產品文案寫那麼糟、網站做得那麼醜,功能那麼陽春…,怎麼可能會有人買?
 
結果,不但有,生意還蠻好,至少比自己好!
 
就像應該也有不少人覺得,我的文章寫得也不怎麼樣,真要認真寫也能輕鬆超越我(我個人認為超越我是不難),憑什麼我可以當職業作家,一寫很多年?
 
我也知道,有人就看不慣我經營的這個路線。
 
嗯,其實我很能了解,無論真心相信各方面品質都好才是經營王道,還是以美學鄙視別人進而高抬自己的優越感與快感,生活中私底下內心裡偶爾也會碰到真心想翻白眼的東西,不過,我會很快轉念,提醒自己,世界很遼闊,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未必大家都不喜歡。
 
所謂的品質好也許有客觀標準,但是好品質的東西卻不是每一個人都買得起或想付,有可能好品質就得付出高價格,有些人是買不起,另外一些人則是認為這類型商品自己不想花這麼多預算?也就是說,每個人選擇產品或服務的判斷標準都不同,有些人遷就於價格只能選陽春但便宜的,有些人則非精緻細膩且高價不可,有些人視情況而定,有些人都可就看東西有沒有實用性…
 
挑選標準如此多元殊異的情況下,生產方順著客戶的需求刻意推出能放入這些人評比範圍的產品或服務規格,會是讓人太意外的事情嗎?
 
只能做得陽春簡陋且賣便宜的產品的商家,真的做不出高級精緻品嗎?或許是,或許未必。台灣有些小吃店明明生意很好卻硬是裝潢簡陋陽春沒冷氣,如果有客人問起,就回說賣這麼便宜了還要求那麼多,甚至回說想吹冷氣去找有冷氣的店,毋寧說老闆就是想抓住這個市場區間,以貌似簡陋好將價格優惠回饋給客人的感受傳遞出去,作為經營模式!
 
有些人考量的是市場需求而非個人能力與想法的充分展現,這無關對錯,這涉及市場定位與建構商業模式的想法。我記得有本書就談到,生意好的街邊小吃店的收入,其實比高級西餐廳好,因為週轉快,客人流多,成本低。
 
以我來說,認真花兩三倍時間下去寫和改文章,不是不能提升到更上一層樓,但是,我是評估過市場跟自己所經營的文類還有個性之後,折衷出一個範圍區間,作為寫作主力。
 
專攻可以快速完稿且對文字細膩度的要求不是太高(但觀點需求比較大)的市場,好讓我在有限時間內能夠創造出較高的稿費,拉高在市場存活的機率。
 
我無意批評,但的確存在的現象是,自我要求嚴格的創作者當中有一些人因為耗費太多時間在作品的醞釀與修改上,但市場並沒有欣賞或掏錢買單這樣的苦心經營,結果就是收入不足以應付支出而退出,或是得想方設法找補貼案來協助自己堅持下去,或是從事其他行業,把寫作當兼職。
 
但我的目標是寫作維生,寫什麼都可以,不一定要高雅創作部一定要流傳後世只要錢夠養家活口即可,所以我投入寫完看完多數人過兩天就會忘記的文類,且捨棄完美主義與文以載道,就把自己當成完成商業需求的寫手,寫出市場覺得可以的程度即可的文字。
 
社會生存比的不是單一作品誰接近滿分而是全體作品的總分,因此,我早早捨棄了完美主義,擁抱了堪用就好的做法,反正不是創作也無意流傳後世,少了一些包袱,就能多一分自在,還有繳完帳單能夠勝一點餘裕,不用過得太過拮据。
 
我常常說,好書賣不好很正常,我最常讀的社會人文科學作品都很棒,常常賣不了一千本。所以,不要覺得自己東西賣不掉是因為水準太高程度太好或市場不懂欣賞,銷售跟品質有時候有關係有時候無關,得視情況而定,很難一概而論。應該事先觀察了解市場,找出自己的對策,如果選擇苦心經營者,那就不要怨懟市場不買單,曲高和寡是市場特性,數千年來皆如此,難以撼動。
 
當別人一天能寫六百一千字,我能寫一萬字,而這個市場上的多數人又分不出兩者之間的差異,最後往往是寫得少的人離開。我相信好作品是能留下來的,問題是寫好作品的人的生存資金耗盡時就得停止創作,離開市場,後續未完成作品自然無法繼續問世,人往往也離開了市場。
 
市場是無法教育的,只能因勢利導,配合市場的程度,適度妥協,緩步加碼,等到市場接受了或給了較大的餘裕空間後,再慢慢和大家一起往上走。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