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資訊饗

明目書社/廣陽譯學出版社

By
on
2004-02-05

明目書社/廣陽譯學出版社

文/zen

賣場坪數:約15坪
營業時間:10:30—21:00,例假日無休
負責人:賴顯邦
地址:臺北市溫州街六十四號
電話:02-23660712
網址: http://www.laisbook.com.tw/
書籍特色:大陸出版品、印度出版品、德國出版品、台灣出版品、本版書
客人特性:文人作家、研究生、學院教授、媒體名人、藏書人

提起明目書社,在台灣的人文科學學術圈,大陸圖書同業,乃至整個出版界,可以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台灣,只要對人文科學閱讀稍微有點興趣的,或者對於買書藏書有點興趣的人,都很難不被這家小店所吸引。也是流傳學術圈與文壇的一個佳話。
與其把明目簡單的定位成一家專業學術大陸書書店,到不如說它已經為台北的文化圈形成一個小小的閱讀沙龍,或者說愛書者的小圈子。這個圈子是由書店的消費者所組成。圈子的核心是一些酷愛閱讀、買書藏書的學院教授或者文化界名人、作家,以及資深的出版界工作者。而外為則是一些大學高年級學生,研究所乃至博士班學生,以及出版業界的編輯經銷商業務等等。
來這裡買書的人很多,只要長期來這家店,運氣好的話,大概可以碰上不少知名大學教授不說,還可以遇上一些名人。中時副刊主編楊澤、蔡詩萍、王浩威等人,都是該書店的老主顧。不但如此,還可以看見這些人平常在公開場合的正經八百之外,那份為了爭奪一本新書的樣子。很是有趣。
以前我在那邊打工的時候常想,這些老師教授的,搶書的那份心情,買書的那種情節,和青少年沉迷電動網咖,其實本質上的心態,或許多少是雷同的。
明目書社的老闆賴顯邦,是台大哲學系畢業的高材生。專供印度哲學,並從事翻譯。明目書社也有自己的出版社──廣陽譯學,由老闆娘主持。出版的書籍雖不多,但都是一等一的好書。
說起明目書社,實在有太多傳奇和小典故。而這也幾乎是流傳於台北學術圈與文壇的小道消息。更是這些文人墨客談起書來,不可缺乏的調味料。老闆在當年兩岸圖書出版尚未合法,甚至尚未默許的時代,就以跑單幫、擺地攤的方式,在公館街頭賣大陸書。那時候賣大陸書抓到是很嚴重的。戒嚴時代不若解嚴,很多思想管制,是現在一輩的青少年所無法想像的。那是一種壓抑而希望突破的空氣氛圍,特別在素有學術龍頭的台大校園。
那時候的大陸書很便宜,一本只要一兩塊人民幣,而當時的售價雖然高,約是定價的三十倍,但還是比台灣的書便宜。重要的是,可以買到很多臺灣看不到的大陸馬列主義出版品。這些東西在當年那種戒嚴與思想控制的時代,是希世珍品。資訊缺乏的時代的人,往往不顧一切渴望追求資訊與知識;而資訊氾濫的時代的人,卻每日逃避資訊,乃至於失去判斷知識與智慧的能力。
因著跑單幫,老闆結識了不少當時還在唸大學或者研究所的學生。而這些人如今不是進入學院任職,就是媒體文化界的名人。也讓明目書社的存在,更增添幾分台北的閱讀文化風貌。這些長年的友誼,讓老闆的書店更充滿了人情味。
明目書社是一家很獨特的書店。他沒有華麗優雅的裝潢,圖書散亂,甚是可以說雜亂無章,書店旁就堆滿庫存與待拆新書。但是,卻從來沒有人嫌他亂,也不會有人用批判水準書店的眼光看明目。因為,在台北甚至臺灣,只要是真的讀點書的人都知道,這家店的裝潢是他是深厚而看不見的人文氣息,而非用金錢與品牌行銷打造出來的質感。
我來說說幾個明目書店的特色。第一他是專賣大陸學術圖書,而且以文史哲社科人文為主。除此之外明目大概是台灣唯一可以買到印度英文書的地方,特別是印度佛學的書,很多佛教人士都專門來此採買。但是他不像其他大陸書店,明目還友情贊助的兼賣一些臺灣小眾出版社的書。賣書的方式很隨性,沒有什麼一定的進貨流程。而看雙方的態度與認知來合作。另外還可代訂德文、印度圖書。也算是家另類的外文書店。
第二是明目的進貨方式,明目每個月會進一到兩批新書。但並非新書到店就馬上拆封上架。大陸書的進貨比較特別。他是買斷不可退,和一般臺灣書店不同。臺灣的書店賣的台灣出版社的書,基本上是寄賣制。書賣不掉可以退貨。而大陸舒是在大陸就買斷的。
明目通常的開書時間是星期四早上十一點和星期六下午一點半。所以如果習慣買新書的,這兩個時間去比較容易搶到新鮮好貨。有些搶手的書,一開封就被搶光了。那幅景象和饑民搶食絲毫不遜色。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星期四早上來逛逛,搞不好會看到你的老師或者你崇拜的作家,正蹲在那裡吆喝著,賣力的在書堆中找尋他們的寶藏。拆書的時候,約莫有十餘人會為在那堆新書前面,由一兩個人負責操刀開箱,然後挑選新書,旁邊的人在依次搶書。而通常,想要站到好位子的,不是書店熟客還沒辦法!
第三、台北是分店,總店在台中東海大學附近的國際街。老闆平日待在台中,週四才上台北。星期四是明目最忙碌的日子,也是幾乎所有重要的台北愛書人都會陸續進駐公館的日子。十餘年來均是如此。而老闆來台北,就是和一些熟客老師打招呼聊天泡茶談學問。清談。因此,你可以看到一群中年男子,早上搶完新書後,一群人一起去打牙祭,然後中午過後,圍座在書店前面的院子聊天說笑。
星期四五六是明目生意最好的日子,而一二三則很清淡,熟客更不太會星期二三去,因為新書好書多半被搶光了。
第四個特色就是,無論店面如何搬遷,老闆堅持一定要租借有院子的店面。因此,他不希望門市在繁華熱鬧的大馬路,而寧願他在溫馨的小巷弄裡。而且明目從部自我宣傳廣告,他講求的是口碑。讓學術同行與愛書人自己去傳播。
第五個特色就是,新書不是在書架上,明目書架上的書多半是庫存書。新書都是擺在地上,用裁成一半的紙箱排列整齊。所以,到明目逛書店,進門看地上的才是內行,進門看書櫃找書的就是外行人拉。
第六個特色就是訂書和留書。明目代訂大陸、德國、印度圖書。並且因應客人需要,或許星期四搶到太多新書,沒有現金或者還要考慮,可以保留在店內兩週到一個月,其間來取書即可。非常的人性化與溫馨喔。
第七個特色就是雜亂吧。或許長期以來這家店都是男性工讀生,而且老闆也不常在台北,因此書籍的管理和門市的維持,就是多了一點男人味。
現在的明目位於溫州街六十四號,一進去有個小院子,院子裡有桌椅,旁邊有資源回收。入內的地上則是成群聚落的新書,放眼望去都是寶藏。門的左邊是櫃檯,並設有電腦可以查書。明目現在也有網路書店了,而且還可以網路訂書,門市取書。很方便。櫃檯前面是留書區。看那邊的書,只能看不能拿喔。因為多半是熟客留的。留書區的前面則是客訂書區。上面會有一份客訂清單,可以自行找書或請工讀生幫你協尋。
逛賣大陸簡體字的書店的特性就是,衝進去要找某本書幾乎都是找不到的。大陸圖書是個比台灣還嚴重只銷售新書,而且絕少再版書籍的。因此,常有些客人搞不懂這個銷售邏輯,來就大頭大腦的說我要找某某書。其實找到的機會很小。但工讀生不好違逆一些偉大不掉的客人,也會很賣力的找著。甚至翻箱倒櫃,在所不惜。
逛明目,除了可以買書,感受人文氣氛,還可以看看文人風采。多在那邊坐坐,或許還可以聽到許多精采的學術對談,以及深度的讀書經驗分享喔。如果下次去公館,不妨挑個時間,去那邊晃晃。保證收穫良多。甚至讓你從此愛上買書。像我自己就是囉!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