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數算生活裡的奇妙恩典–悼念故友賴世友

By
on
2004-03-19

數算生活裡的奇妙恩典

文/zen

人都知道人是最不知足的一種動物,擁有的不懂珍惜,沒有的拼命追求。絕大多數人不是追求富貴平安,就是功成名就。然而我卻覺得,平安實在,每天能夠吃的下飯、喝得下水,就是最寶貴的恩典和福分了。

大學時代有個學長—賴世友,輔大資管系畢業,得年28歲。世友學長是個基督徒,人超好,熱心又正直。無論教會、家庭、學校,或者團契,總是人前人後的忙進忙出,是所有人的好朋友,親人的好家人,教會的好弟兄,也是個非常有生命的人。

他樂於奉獻付出,不求回報,也從來不追求自己的名聲或地位,也不看重世上的財富。這種人或許也有,但是更令人欽佩的是,他所信仰的上帝,並沒有因為他的熱心付出與奉獻,賜給他功成名就或者富貴榮華這種成功神學所應許的東西。

相反的,他得了鼻咽癌,而且發現的時候,正值學校畢業,正想在世界上大展身手,為神貢獻他的生命的時候。然而世友卻得了鼻咽癌,而且還是在一次和朋友的聚會中,不小心被朋友發現的。那時候因為有一些學長們也得過癌症,因此大家總是特別留意。然而,一經檢查已經是第四期。

然而世友,從來沒有抱怨過一次,他得到如此大的疾病和患難。他可以說是我認識同年紀的基督徒中,最熱心,最愛主,最溫暖而且不給人壓迫感的好基督徒,是個內外兼備,裡外合一的好基督徒。

這樣好的人,為什麼會得這樣的病?或許我們都會第一個反映都是和世界爭辯。其實這樣問一來是突顯了我們人的自我中心,我們總以為世界是繞著我們所運轉的,所以我們如果當好人、做善事,就應該得好報、功成名,至少應該平平安安、無病無痛,就然而世界並不是繞著我們所想的運轉的。

相反的,我們是世界運作下去的一份養料。我們一點都不了不起。在廣闊的宇宙中,我們的存在極為短暫。無論是誰死了,世界依然會繼續運作。人們遭逢災難時,總是會由自己的行為去思考和自然爭辯,其實這是種自我中心,就算是靈命很好的人,也難保不會有有這樣的心情。

然而世友卻不曾有過這樣的埋怨,他深知世界上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帶著神的應許和祝福,都有神的旨意。他只是領受,並且讚美。他還是依然平安喜樂的到處與人分享他的見證與生命,並且因為自己身體狀況,讓他覺得他更應該多結果子,多傳福音。

他曾經和我分享過說,他也想過求神挪去他的病痛,然而他沒有。他說,因為神是要用他的身體,提醒我們身邊這些人,去珍惜自己身體健康的重要性。現在回頭想起來,實在是非常的感動,但卻也難過。

這是何等的生命,可以用自己的苦難,成為別人的祝福。我們人都是自我中心的,喜歡順利,而討厭苦難。雖然我們都知道苦難可以讓我們成長。問題是,那是我們相信有一天神會將我們的苦難挪去,我們對未來的順利有盼望。

然而如果神說,你的苦難將伴隨你一生,再也無法挪去。神說我要你的身體作為苦難存在之地,成為他人的祝福。或許我們在理智上可以接受,但當這樣一份苦難的恩典放在我們裡面的時候,有誰能夠達到神的要求,依然喜樂平安的順福神。

而我必須很榮幸的說,我認識過這樣的人。這位我的大學團契的學長,已經歸天家的賴世友弟兄。他就是這樣一位愛主到底,且願意獻上生命的基督徒。

他是那樣的信靠神、愛主,願意把自己的身體獻上,用身體承受苦難,為的是讓神的恩典與愛,在世間多一點的傳播出去。試問,我們有誰能夠承受的起這樣的祝福?

學長他總共經歷三次鼻咽癌複發。鼻咽癌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癌症,到了治療後期,身體的唾腺等器官都嚴重受損,再也無法正常進食。

記得有一次世友和我們一起參加一位團契姊妹的婚禮,婚後我們大家一起去吃飯。看著他吃飯的樣子,我們每個人心中都為他感到難過與不忍。然而他卻依然不改那份喜樂與平安的心情,很開心而活潑的和我們大家分享他最近的生活狀況,以及到哪裡做見證,和誰傳福音,誰又信主了等等。完全看不出他是個重病纏身的人。這樣的疾病並沒有削去他的靈魂,反而讓他更加厚實而溫暖。看著學長的生命,那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見證。

那時候的學長,只能吃泡水的食物。而且必須吃非常軟爛的食物,所吃的食物根本沒有味道,只是爛泥般的糊稠而且。吃一噸飯要花上一兩個小時。身上每天都要插管,而且隨時得背著水壺。因為沒有唾液,所以要一直喝水。試著想像一下口乾舌燥的狀態。試著沒有口水睡覺看看。那種痛苦,真的是需要無比的意志來撐起他的身體。

這樣的生活我想絕大多數的人遇到之後,都會怨天尤人,責怪蒼天,開始和天討價還價,認為自己不該承受這樣的苦難。然而學長,不但默默的承受這些苦難,而且還將這些苦難化為祝福,作為生命的見證。因為他的病提醒了我們身邊的每個人,生體健康的重要性,告訴我們健康與疾病並不在於我們是否是義人,也不在於我們做了多少善事,或者多成功,多愛主。而是讓我們體會到,神愛我們就是那樣的白白的把恩典和平安賜給我們,並不是我們做了什麼好事,也不因為我們是怎樣行善事為主做工的好人或好基督徒。而是因為神愛,我們願意我們能夠在世平安得福。否則世友是我看過我們這樣年紀裡面最不虧欠上帝,最為義人的好基督徒。為何卻承受我們所有人當中最大的苦難?

生命就是這樣,他可以是無情的利刃,不斷的割劃著我們。然而,沒有人可以被打倒除,非我們自己認輸。而苦難更是提醒我們珍惜生命的祝福。

自從世友生病以後,他所和我說過的那番話語。常常在我心頭縈繞。特別是每次我偶感風寒的時候,覺得食不知味的時候,甚至覺得身體很不舒服的時候,身邊親人朋友生病時的那種掙扎光景,我就想到學長他那樣病中的身體,卻依然可以喜樂平安。神藉著世友的病,要放下更多的平安以及讓人知道,生命的主權在神手上這個道理。更讓我們對於生命的盼望,放在神的作為而非我們的意念身上。

世人都是求醫治,連我們絕大多數基督徒也都是求醫治。然而世友卻是求神造他的旨意成就。

世友最後並沒有病癒,不像諸多教會基督徒的神跡。上帝並沒有要在世友身上施加治癒的神跡。就像耶穌基督並沒有因為他是神之子,而從十字架走下來一樣。學長承受這一切神給他的苦難,並且看做祝福。

學長最後在一個人在家的午後,神悄悄的來將他接走。他走的如此之快速,如此安詳,沒有拖延與糾纏,也沒有醫療系統的急救。彷彿上帝的慈愛。因為神知道他已經為神在地上滿了他的工作。所以不忍讓他再承受地上那些醫療急救系統的折磨,就安安靜靜的在無人的時刻將他接回天家。然而我們都相信他在天上的祝福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榮美。因為他從那天起,就和眾聖徒一起在天家,和神永遠在一起。而我們還得在這世界上學習神要給我們的功課!

世友走的很安詳,在去年的三月春暖花開之際。我參加了學長的追思禮拜。那是我第一次如此熟悉而同年紀的人過世的經驗。整個追思禮拜極盡莊嚴肅穆而哀淒,但卻帶著一份喜樂和平安。整個追思禮拜備極哀榮,出席的人都是和學長生前有過互動的人。無論天南地北,遠在他方,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放下手邊的工作和事情來到這裡,一同追念我們所敬愛的這位朋友、親人、弟兄,因為他為我們的生命立下了一個非常好的典範。

世友讓我學會如何用神的方式,數算神的恩典。了解苦難背後神的祝福。了解平安能夠吃的好,睡得好,甚至只是順利的吞嚥一口口水,都是那樣美麗而奇妙的恩典與祝福。

學長走了一年了,但是我相信他的生命已經用其他的方式繼續活在我們每個和他接觸過的人的心理。聖經上說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就還是一粒。我相信世友所結的果子,是神所喜悅而且滿足的。

去年大家一起要為學長編一本追思小手冊的時候,答應過要寫一篇文章紀念他的。但因故我的文章缺席了。特在這一年之後補上,作為一點對學長的追念和遙想。

2004/3/19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安娜

    2007-08-17

    這篇文章給了我很大的震憾. 原來痛苦不是懲罰,快樂也不是獎賞. 很深很深的感動.

    • 回覆

      Zen大

      2007-08-17

      版主回應
      我們以為苦的 末後將以為榮耀
      我們以為樂的 卻可能是吞噬人心的苦果
      這世間苦非苦 樂非樂
      很高興你讀了此篇能有領受
      學長是我最佩服的基督徒之一
      2007-08-17 11:00:17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