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無人能逃避的風險—我讀風險社會上

By
on
2004-03-30

新社會的出現…..

1986年,前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發生核子污染外洩,一時全球譁然。對於核能的危害和貢獻,正反雙方各執一詞,僵持不下。有的人認為這是偶發的意外事件,不能夠視為常態,有的人開始擔心全球的核能電廠的安全性,並且呼籲開始停用核能發電,甚至延伸出一系列的環境保護運動。全世界頓時陷入一片恐慌,人們也開始認真對待核子的問題。

然而,核能問題,其實只是十九世紀以來邁入工業社會後,另外一種新型態的社會轉變的一個徵兆。而Ulrich Beck所預見的,是一個有別於過去,完全不同的社會型態。而德國社會學家Ulrich Beck,就是看見這整輻射會新圖像的人。

好個Ulrich Beck

Ulrich Beck,德國慕尼黑大學社會學教授,可以說是和德國社會學家Luhmann、Habermas,法國社會學家Bourdieu,英國社會學家Giddens並稱當代五大社會理論家。這幾個人的著作都深厚難懂、不然就是洋洋灑灑數百頁的巨著,唯有Ulrich Beck,他長期在德國的報章撰寫文章,文筆幽默輕鬆,用詞精準而美麗,文字讀來帶有一種散文性格,很容易閱讀。Ulrich Beck的著作之前已經在台灣翻譯過的有《愛情的正常性混亂》(立緒文化)、《全球化危機》(商務印書館),然而,這些書都是Ulrich Beck「風險社會」學說的延伸。而Ulrich Beck的扛鼎之作,則是揭示新社會出現的《風險社會》。Beck主要的學術工作,以及後來的著作,也都是繞著風險社會這樣的概念擴大詮釋與研究。

風險社會…

如果您以為Ulrich Beck是看到了蘇聯車諾比電廠災害的原因,痛心疾首,觀察社會現象,而得出風險社會這樣的概念,那你就錯了。

Ulrich Beck之所以會被社會學界尊為一家之言、並視為大師,是因為Ulrich Beck的《風險社會》一書,雖在1986年出版德文版,但卻是在車諾比電廠災害之前。而出版後旋即遭遇的核能災害,彷彿是自然界在回應Beck的論點。

Beck的書可以說碰上史上最有效的行銷事件,讓Beck聲名大噪。然而,更重要的是,Beck對於風險社會的觀察之入微與貼切,雖然此書在出版六年後才出版英文版,更在出版十八年後才出版中文譯本,然而,書中的論點並沒有因為時間的久遠而尚失解釋力,相反的,Beck所說的風險社會,放到現在來閱讀,更能佩服Beck當年的觀察之深入。稱Beck為社會預言家,可以說一點都不為過。
而且更為驚人的是,在Beck提出其論點後的近二十年裡,整個世界彷彿在為其所提的論點進行全試一般,書中諸多論點一一實現。雖然晚了許多,但還是值得將這樣一本社會學經典之作,引介給我們這塊土地的讀者。

風險社會》一書是重要的社會學著作。社會學關心的就是社會秩序如何可能,社會真實如何可能與現代性的問題。本書的副標題就是「通往另外一個現代的路上」。本書一舉解釋了新社會的社會秩序、社會真實與現代性的問題,更處理了整個風險社會中的社會架構、平等、階級、婚姻、家庭、政治、工作、科學、自然等等社會學所有核心命題,非常值得一讀。

那麼,何謂風險?

十九世紀,馬克思提出階級說,並從經濟的角度詮釋了工業社會因為機械化等原因所造成的財富分配不均,生產關係與社會關係異化,資本家剝削窮人,社會極度不平等。馬克思更撰寫共產主義宣言,希望號招全世界的無產階級,一起推翻這個由資本家壟斷的不平等世界。

世界,聽到了馬克思的呼喊,雖然世界並沒有一舉跨到共產社會,而且多數高舉共產大旗的國家也都土崩瓦解。然而,持資本主義大旗的諸多國家們,也聽到了馬克思的吶喊,因而修正了那無止盡的資本主義,並產生了像福利國家與社會福利等社會安全網,世界回應了馬克思,雖然以他可能不完全同意的形式。

社會雖然仍然不平等,但在修正過的資本主義社會下,人民所得增加,財富增加,物質生活日漸豐富,人民漸漸擁有更多可以支配的東西。而隨著科技發展,醫藥發達,人們更是大舉慶祝資本主義的成功與勝利。1970到80年代中期,可以說是黃金資本主義的輝煌年代。整個世界淫浸在進步與文明的美麗之中。

科技不斷開展,物質不斷豐富,人們對世界的開採與利用也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然而,新的社會圖像卻也有此此產生。

在過去,風險指的是天災,是不可抗拒的外力所造成的傷害的機率。然而,進入現代社會的風險,卻是由人類自行生產。過去的風險是外部性的,是人類與自然的一種搏鬥。現代的風險卻是內部性的,是人類科技文明的副產品。如果說科技發展的物質文明是現代社會的主要產品,那麼,風險則是伴隨而來的一個副產品,而且他越來越大,越來越需要我們去承擔。

過去的風險是可見的像是颱風、地震等等天災,然而現在的風險卻是肉體五感所看不見的,像是核能災害,基因食品的突變,各種污染物質和污染源,都是細小到唯有藉由科學儀器和科學定義,我們才能夠了解某樣事務是否成為風險。現代社會的風險,是工業進步機器的綜合物。現代社會的風險必須藉由科學專家、科學儀器與科學知識的建構才能夠被我們所知道。

現代社會的風險是普遍性的,沒有特殊的地域性。就像車諾比電廠的輻射外洩,並不會因為這不是蘇聯領土,就不飄散過去。現代風險是與全世界並存的,沒有人能夠逃避。現代風險不能被觀看,不可摸,無法掌握與預期,無法完全被防治,只能降低風險發生率,只能被測量。風險彷彿迴力棒一樣,射出去之後沒有人能夠知道會回到哪裡。

因著風險的諸多特質,風險一舉炸開了過去由財富分配不均、爭奪稀少資源所建立起來的階級社會。摧毀了財富分配邏輯。現代社會的是風險分配的社會,每個人都必須承擔因為工業社會所生產的物質文明所遺留下來的副產品—風險。每個人無論貧富,無論有名或者無名,無論你是大企業家或者市井小民,無論你是總統或是流浪漢,每個人都公平合理的分配到同樣一份的風險。都得承受這份風險。試想台灣的核能電廠,若發生事故,有多少人可以倖免於難?這樣的風險分配邏輯,正是風險社會主宰世界的新邏輯。

風險社會的運作邏輯—科學理性的崩解

現代社會的風險,是建立在一種共同承擔,平均分配的邏輯之上。全世界的人,無論男女老少、貧富美醜,都必須一起承擔這份工業文明的副作用。

風險打破科學理性解釋世界的壟斷權,因為現代風險就是從科學技術中產生的。雖然我們也只能透過科學知識認識風險、相信真的有風險存在。正因為現代風險只能夠憑信心相信真的有風險存在,而無法由個人生命去體驗風險的發生。因此,多數人無法感受到現代風險的急迫性。

風險是現代化的原因,也是其副作用。風險只會越來越多。而造成風險的原因是科學,然而檢測風險的也是科學,猶有甚者,幫助面對風險問題的也是科學風險。就在科學既生產、也解釋,還解決風險的狀況下存活了下來。然而,由於科學與風險間的競爭/衝突關係,導致人們無法完全信任科技文明。

現代風險讓人們對科學失去信賴與安全感,因為科學無法完全保障我們的安全。而這對科學的殘破信任感,導致科學理性與社會理性的衝突和競爭。我們必須運用社會理性去判斷,一個科技文明是否擁有足夠大到足以摧毀現代文明的風險。而就算擁有破壞全世界的風險(例如核能),我們要怎樣在這份風險可能性的焦慮下去運用科技文明?

風險社會有別於馬克思的階級社會,馬克思認為經濟是階級社會的下層建築,經濟是階級社會的根本。然而,風險社會卻是以風險作為社會的基礎,風險是風險社會的下層建築。

不過,風險並非完全無法以階級優勢來避免。雖然像核能災害這類重大的現代風險,可以說若有萬一,全世界毫無倖免的可能,必須一同面對。但像是基因食品、空氣污染、水污染等等較不嚴重,或不會立即致命,並且可以藉由大量攝取科學知識,避免風險的發生。而上層階級或者擁有財富/知識的人,還是可以藉由金錢/知識,購買到足夠避免風險的知識。比如有錢人可以拒買基因食品,可以花較高的價錢購買有機食物等等。而窮人別說挑選不含污染的食物,就連獲得避免風險的基本知識的管道與機會都沒有因,此風險也是強化了階級分化。只是這個階級是為了面對風險而產生的。

在過去,人們相信科技可以幫助人類社會,無止盡的進步。人類可以用科技克服一切問題。然而進入風險社會,風險再無法用科學技術一勞永逸的解決。相反的,風險生產出一些幫助人們減輕風險或者有限逃避風險的知識,在市場上販售給需要的人。於是,科學成為提供解決人們風險焦慮的產(商)品,而不再是幫助人們解決風險焦慮的工具。

現代風險的特性之一是其普遍性與非地域性,因此風險是一種全球化的現象,並不會因為有某個社會仍然讓自己保持在原始部落的機制,或因為是落後國家,就可以和世界上的風險脫離關係。

工業社會的運作邏輯是貧與富的不平等關係,財富的不平等分配。然而風險社會卻是健康與疾病的關係。過去人類藉由科技文明,克服貧窮,追求財富,累積財富,造成階級分化與不平等。然而這科技文明所累積的副作用,卻產生了無人可以避免每個人都得承受的風險。

階級社會裡面對的貧窮人們想解決的是「我餓」的問題;然而風險社會卻是面對著「我害怕」的問題。人們害怕自己的存在被那隨時可能發生的風險所剝奪,因此免於恐懼的自由,變成風險社會中所極力追求的目標,而安全感的獲得,則是風險社會中的人們的關切重點。

無論我們支持或者反對風險,都必須使用科學知識來認識、測量與解釋風險。科學與風險是一組綁在一起的概念,沒有誰可以脫離誰而存在,宛如連體嬰,彼此都想切割開來,然而切割開來卻無一可存活。

風險社會讓我們看清楚存在的不確定性與焦慮,風險社會中的人們不再盡力追求物質文明的滿足,而只是想降低存活下去的焦慮感。

科學成為風險的原因與結果,科學不再壟斷解釋世界的權威,因為可學無法提供根本消除風險的工具,只能販賣抑制風險的科學知識。因著這個緣故,科學再無法壟斷過去對自然世界的解釋權。雖然詮釋世界依然要依靠科學知識提供客觀數據,但是解讀數據的將是社會理性而非科學理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