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無人能逃避的風險–我讀風險社會下

By
on
2004-03-30

 

風險社會的世界圖像—社會不平等的個人主義化

人類進入風險社會,自然也得在這個隨時會爆發的文明火山口邊求生存。而風險社會最大的特徵就是,工業社會生活方式的去傳統化。風險社會也是現代社會,所遵循的也是現代性的運作邏輯。只不過是有別於工業社會的簡單現代性,風險社會是擁有反思現代性的後傳統社會。人們與傳統拖鉤。而這最具體而微的反映在社會的個人主義化的不斷發展擴大之上。

在風險社會裡社會不平等日漸解組,地位團體解放,一切階級與團體都將不存在。人將被還原成最根本的人自身。階級社會不再擁有掌控社會未來的能力。

生活處境與生活風格的日趨多元化、個人化與多元主義興起,人類的生活型態產生極大的變化。首先是人民所得大幅提昇,消費財日漸民主化,越來越多人買的起過去只有富人才買的起的文明產品(例如汽車、電視、冰箱的普及化)。再來就是人們的夢想不斷能夠獲得實踐。人類消費能力提昇、物質滿足感提昇,打破一切過去用來建構社會的基礎—階級。不同階級的人,也可以擁有同樣的生活水準。

人逐漸被還原成人自己。過去階級是建立在共同的貧困與勞動的異化上,然而新的風險社會卻成為一個不再被階級掌控的資本主義社會。新的社會鬆散而自由,個人可以自行選擇參、建立、保存甚至解散、拆毀。人們面對的是風險的共同危險。

人類全面從性別、婚姻、家庭、工作、教育中解放

人就是人,我就是我。人們從家庭、婚姻、工作、學校等任何過去可能的團體中解放。再沒有任何社會制度可以一輩子將人類框限住。人們可以隨時選擇離開現在的婚姻、工作甚至家庭,越來越多人成為獨居的人。

性別戰爭

性別問題也在婦女教育程度提昇、婦女自我意識提昇,然而工作仍然不平等,婚姻仍然不平等,兩性關係仍然實質不平等的現實情況下,日漸惡化。這個社會在知識上了解要尊重女性,但卻在生活上持續剝削女性,導致兩性戰爭日漸嚴重。

不過隨著性別意識的提昇,兩性分工的邏輯逐漸淡去。女人日漸要求離開過去的社會角色,而男人也故日漸融入過往社會角色所不曾有的功能。於是乎,人越來越被還原為人自身,而不再被性別階級社會角色等框架所限制。人越來越自由,但卻也反而使人更無所依靠,更孤獨飄零。

個人主義化生涯的標準化與制度化

人們越來越能夠自行決定自己的工作、教育、婚姻、家庭與未來。人們的生涯看似更加自由而多元了。然而這樣看似個人主義化的過程,卻是一種極為標準化和制度化的運作邏輯在推動著。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擁有這樣一套可以自行選擇生涯的思考邏輯。於是,當前的個人主義化雖然幫助人們從過往的社會型態和社會連帶中解放出來,但卻尚失了傳統社會所提供的安全性,並且逐步建立一種新的社會連帶。

不但如此我們在這個運作邏輯下,工作將日漸彈性化與去標準化,再也無法享受充分就業與全職工作。過去社會將失業集中在少數人身上,現代社會卻將失業平均分攤,並讓許多人開始擁有無法富足的兼職/半職工作。勞動模式逐漸失去標準化格式,每個人都可以在其職業生涯中,自行組合對自己最合適的運作方法。再不像過去工業社會一樣,每個人都擁有一套相同的工作生涯。

教育,在這裡則成為一種人力看管機構,不再是人才培育中心,也不是人才篩選機制。教育的氾濫與專業化不足,將無法提供學生足夠的知識,面對職場所需。人們必須不斷自我在進修與取得認證資格,才能夠獲得工作上的一份保障。

而無論是性別、工作、婚姻、家庭與教育,都在無過去穩定的社會連帶可以替我們預先保留一個位置的情況下發生了。所有的生涯選擇,都丟還給個人自己。人們完全可以自行決定,再無可依靠的絕對權威。一切都得靠自己選擇,人是更加自由而個人主義化了,但卻也更加的孤單與飄零。這是風險社會中的社會制度運作邏輯,人被還原成人(關於這部分更加細緻而精采的討論,有興趣者可以參閱《愛情的正常性混亂》一書)。

無法逃避的宿命?—風險社會

風險是我們工業文明中無可逃避的一項副作用。因著風險是人人都得承擔,且無人可以完全消除的緣故。大有為政府的概念,在風險社會中再無法/也無順暢運作的必要性。

因為風險是沒有人可以為其負責,也沒有人可以承擔其全部責任,更是無法完全預期與觀測,因此風險社會中的政治責任,將無法推諉給國家或者行政運作系統,或要求負責。因而政治被重新下放到每個人自身。

再因著風險的全球性,要求任何現有的政治系統負責,是沒有用且毫無助益的。政治系統的功能,在風險社會中將日漸尚失。專業化的民主模式將不再適用,新的政治文化模式是重新回歸關注人的基本權利,回到每個人的生活抉擇上。

政治將從過去的由上而下的貫徹,逐步轉變成由下而上的接管。草根的力量,新社會運動的覺醒,還有生活政治,次政治的出現,都是讓風險社會中政治運作更加導正的動力。

延伸閱讀
Ulrich Beck著,汪浩譯,周桂田校訂,《風險社會》,巨流。
Ulrich Beck著,《愛情的正常性混亂》,立緒文化。
Ulrich Beck著,《全球化危機》,商務印書館。
顧忠華主編,《第二現代—風險社會的出路》,巨流。
查爾斯培羅著,《當科技變成災難—與高風險系統共存》,商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