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名牌與兒童

By
on
2004-04-15

名牌與兒童

名牌與兒童,是一條無法切斷的緊密關係。不是《人小錢大吞世代》中所說,兒童消費是未來品牌必爭的市場。而是《No Logo》與《兒童解放》書中所談到兒童與名牌產製的關係。世界上幾乎主要的服裝品牌,都是第一世界設計師設計,第三世界童工生產,這些知名品牌的衣服和球鞋,都是在第三世界的骯髒、污臭而惡劣的工廠中,藉童工婦女之手,生產出來的。

第一世界的名牌,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將所有生產產品的製造流程,大舉向外搬遷,而且是第三世界國家。企業理論先行者稱此為全球化,歌頌資本家聰明的將生產,搬遷到成本更低而效率一樣的地方。中國大陸這二十年來改革開放的成功,就是在這群低廉又勤奮的勞工血汗上堆砌而成。

當已開發國家,一面慶幸自己不用像過去工人那樣辛苦,流血流汗才能生存的同時。這些悲慘的事件並沒有落幕,只是換場所重新上演。就好像一部賣作電影,二輪片業者人人搶著上映,而且競價求售一樣。

社運人士稱這些名牌工廠為血汗工廠。我們所穿的服裝和球鞋上,則沾染著這些工人的淚水、汗水、血水,每一件產品都記述著一段段悲慘人生。

血汗工廠的工人們來自赤貧的生活環境,為求生存,即便只有七八歲,也得出賣身體,換取最基本的生存。然而,他們不是人,是奴隸,甚至是機器。若我們看一眼他們每天生活的場景,宛如回到十九世紀馬克思筆下所描述的工人階級,原來一直都在,只是換地方上演。

血汗工廠的工人,領著每天不到一美元的工資,工資還在嚴格的懲罰制度下不斷減少。也就是說,作越多賺越少。工作時數超過十二小時算人道,有的更高達十六小時。工人不是在一條大生產線旁邊,就是在一些昏暗而擁擠房間裡。工人看著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的產品商標、服裝設計和符號,更不知道這些商品的市場價值。

他們待在糟透了的工作環境為跨國知名品牌剪裁縫製,年齡只有十來歲,二十出頭已經是資深員工。被迫無限的加班,用盡健康和生命,還換不得一噸飽餐。

想像一下,你必須清早四五點起床。天寒地凍的大風寫天,隻身走上一兩個小時,到達工廠後,馬上開始上工。一口氣工作八小時是家常便飯,工廠監工不准你吃飯、聊天甚至上廁,所而若有疏失,則會被處以鞭打。工業傷害更是家常便飯,被機器斷手斷腳,甚是丟掉生命者,每天都在全世界上演。他們是一群沒有尊嚴、人格的卑賤族類,活著就是為了替第一世界的消費者滿足物質慾望。

企業界一方面對消費者提出溫暖而動人的行銷口號,建立美好生活願景,訴諸名人代言,大打生活美學。然而這些被強力行銷所建立的美麗商品,卻來自那些品牌行銷與美麗廣告永遠不會進入的落後地區。像是馬尼拉以南的羅薩里歐鎮的卡為特出口加工區,就是耐吉運動鞋、Gap睡衣等知名品牌的生產地。

生產者是工業賤民,品牌在生產地藏起自己的商標價值。這裡的工廠沒有窗戶,別說空調,就連休息區都是空空蕩蕩。這裡外人禁止進入,工時超長:斯里蘭卡十四小時、印尼十二小時、中國華南十六小時,多數是女人和小孩,年輕而單純。

工廠幾乎都是軍事化管理,薪水不敷生活所需。工作單調且毫不需要技能。工人四處遷移,遠離家鄉。工作是短期合約制,毫無保障。結束只能走人。道路亂成一團,沒有自來水,垃圾成堆。工廠就是加了片屋頂的機器堆放處。工人甚至睡在停車場或者社區陰暗角。落污染是家常便飯。

童工被放入品牌的括弧內保護,不受品牌行銷所污染。在不知品牌價值的狀況下,賣命生產,提供第一世界消費者瘋狂追求。社運人士稱這些名牌工廠為血汗工廠。我們所穿的服裝和球鞋上,則沾染著這些兒童的淚水、汗水、血水,每一件產品都記述著一段段悲慘人生。

我們可以慾望美好生活,追求名牌享受,但誠摯的希望是在一個更少剝削與悲慘的世界裡。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