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如何開墾一片書評田地—簡論臺灣書評1

By
on
2004-06-28

文/zen

書評這玩意兒
1990年,中國時報《開卷》版在其〈全民讀書習慣調查〉中的一個選項,「讀這些書的最主要原因」方面,「看到書評推薦」占0.2%,「書評是否具有參考價值」方面,「非常有」12.8%,「有」50.8%(1990.4.27,27版)。
《1997台灣圖書出版市場研究報告》中,讀者購書的消息來源方面,「報紙專欄或圖書評鑑」占了23.6%,考慮購書的因素,受訪者認為較重要的因素有內容性質、書評、價格三大項(1997:51-2)。
《1999台灣圖書出版市場研究報告》中,購書訊息來源方面,來自「報紙專欄或圖書評鑑」占30.7%,考慮購買圖書因素的前三名,與1997年相同(2000:68-70)。
2001年7月出刊的《網路與書》進行〈台灣都會區閱讀習調查〉,調查結果發現,購書資訊來源方面,報刊書評占22.3%、網路書評占10.4%,次於親自翻閱(57%)與親友師長推薦(29.6%)。
從以上種種資料可以發現,書評對於讀者購買書籍,有著一定程度的影響和貢獻。而若從這個角度來切入,不難發現,書評對讀者來說,多半和書籍介紹,與告知讀者有關。

什麼是書評?
不過我們得先回頭來看看,何謂書評?Dickstein指出,18世紀報業開始發展之後,逐漸增加了書籍、表演藝術、展覽及文化活動等方面的新聞,新聞(journalism)與批評(criticism)逐漸交會,公眾開始需要上述相關資訊指引(1992:55-6)。
也就是說,書評其實是從書籍開始大量生產且商品化之後,再加上新聞媒體的出現,為了因應讀者需求,對於書籍(特別是新書)資訊的尋找與了解,所慢慢延伸出來的一種新的文體。主要是讀者對於市場新書購買與搜尋時的一種輔助。
Woolf認為,書評與報業相伴而生,一開始並沒有專門的書評這種文類,而比較接近「批評」。然而,十八世紀開始的新興書評家(reviewer),開始處理的卻是從出版業而來的新出版物,其意義不同於批評家(critic)處理過去的書籍作品(1939:6-7)。也就是說,現今意義的書評,是以出版市場流通的新書,作為評論對象。和學院的文論或者文學評論不同。
然而,何謂書評?
孟昭晉認為,所謂的書評有三個基本特徵:一,評論性,二,通報性,報導近期新出版品,三,新聞性,書評的對象必須是近期出版品,而且發表在報刊等大眾傳播媒體(1994:1-8)。徐召勛則認為,書評是指對圖書的內容有分析、論證,並對書籍全面的介紹及評價之文章(1994:1-5)。

那麼書評的功能又為何?
徐召勛認為,書評最主要有四大功能:第一、提高圖書品質,第二、促進學術發展與文藝創作,第三、擴大發行量,第四、指導讀者閱讀(1994:14-20)。
Walford引用Lester S. King 的說法認為,書評主要的功能在於描述與評價:書評向讀者提供書籍內容大致走向,並指出其中優劣所在(1986:5)。
徐柏容則認為,書評中的重要功能之一是「教育」,不論對於作者、讀者、或是出版者,皆可從書評學到得失。書評不但品評書籍內容與文章,甚至還可以影響未來書籍出版走向,引導文化走向與發展,幫助文化積累(林俊平,1999:65-6)。
因此,一個重要而有公信力的書評欄位,對作者、出版社與讀者來說,都是長重要的。作者因為書評欄位監督不敢太過肆無忌憚,而出版社則因為書評,可以讓新書的重要性與曝光率提昇,增加發行量甚至銷售量。
對讀者/消費者來說,書評則是一份重要的閱讀/購買指南。畢竟現代人工作忙碌生活緊張,想讀書卻不一定有那麼多的時間逛書店,或者在茫茫書海中找書。甚至找了一本看似不錯的書回去一讀卻大失所望。所以,有份量且具公信力的書評,在資訊日益龐雜的現代社會,更有其必要性。這也是現代書評所必須關心的核心部分。
然而,現代的書評往往過於注重書籍的推薦與銷售量。因此,書評若不能守住客觀性,將容易淪為出版社打書。注意讀者的閱讀需要固然重要,然而一個公正客觀且超然獨立於商業運作邏輯的書評欄位或者寫手,卻是台灣社會急需培養的方向。
書評不只是讀完書,並且對書籍內容加以評介的文章而已。整個書評活動更是「書評」的重要過程,包括從出版社寄書至媒體編輯室,編輯選書,書評人讀稿撰稿,刊登文稿之後的讀者反應,皆屬於書評活動的一部分。而整個書評製作環節更與書籍行銷有關。因此本文就針對台灣現今書評的產製過程,進行簡要的討論與介紹,並且分析台灣書評產製流程所產生的一些問題。最後談一談筆者自己近年來如何跨入書評撰寫乃至編輯了一個短命的書評刊物的過程。

台灣的書評
台灣早期由於政治戒嚴,再加上民風不開,出版品多侷限在文學類,直至解嚴前後,書籍出版種類才突破文學類獨霸的限制,逐漸多元化。
所以,早期台灣的書評,所評介之圖書,幾乎均為文學類書,書評幾乎等同於文學批評。書評雖可說是源於文學批評,但由於圖書出版的種類日漸分化與細緻,再加上書評發表園地的分殊化,書評發表於期刊、報紙等以大眾為取向的刊物日多,發表於學術期刊與論文的日少。為有效反映出版現象以及切合讀者性質,也使得書評與文學批評的性質有了明顯的區隔。
台灣最早的專門書評雜誌為1972年創刊的《書評書目》,《書評書目》內容以文學書評為主,但也關切其它書籍種類的評論。1980年代後,台灣開設有書評專欄的雜誌有《新書月刊》、《文訊》與《聯合文學》等,雖然仍以文學書籍書評為主,但非文學類書評也日漸受到重視。
解嚴之後,文化新聞份量日見重要,台灣各大報也陸續增設出版與讀書版面。1980年代末期,報章雜誌之讀書版,成為書評的主要刊登管道,像中國時報《開卷》、聯合報《讀書人》、民生報《讀書》、自立早報《讀書生活》、中央日報《中央閱讀》等。台灣過往曾出現的重要且長期固定的書評專欄10種(表1),書評刊物11種(表2)。台灣的書評欄位主要由這些大眾媒體所經營的欄位來維繫而非學術期刊
值得特別一提的是,台灣的學術期刊不但在各學科領域數量均少,且專業書評數量十分稀少。筆者曾於碩士論文(王乾任,2002)中研究過台灣社會學書籍書評。其中一些重要的社會學學術刊物,每一期刊載的專業書評數量,與英美各國同樣性質的專業期刊中大量的新書書評書介比較起來,顯得十分薄弱也稀少。
筆者以為,固然是台灣專業書籍生產製作數量不多。但是書評不被重視所反映的,似乎是學術圈長期仰賴直接閱讀英美重要刊物與書籍,甚至老師直接在外國重要刊物發表文章。對於過內刊物,一來不夠重視,二來也無像國外那樣大量的專業新書出版。故專業書評一直未能大量出現。

1980年代末期,台灣書評發展的重心開始轉移到報紙,各大報章雜誌相繼設立出版與讀書版面,報導出版與書市新聞,開設書評專欄,如民生報文化新聞版、中時晚報《時代文學周刊》。民生報文化新聞版的書評專欄出現之前,該版內容已包括出版新聞、作家動態,雖無書評版面,但已有出版資訊的專欄,如「一本書的故事」,或不定期書評專欄「一本好書大家讀」。
就文化新聞整體內容來說,出版、讀書新聞較其它類別新聞為多。1988年6月27日文化新聞版開闢讀書單元「讀書徒步區」,內容包括三部分:一為「民生書評」專欄,二為文學類與非文學類新書提要,三為作家動態、書市報導。「民生書評」,每周評論一本書,約500至1000字左右,所評書籍約為一、兩個月內的新書,種類廣泛。
1990年4月1日,中時晚報創辦《時代文學周刊》,周六、日各一版面,1992年9月,改為周日二個版面。讀書單元周日刊出,包括書評專欄「時代書房」,每篇約1500字,以文學為主,另有感想、書介性質的「空白書頁」專欄。
另一專欄「星期天好書櫥窗」由「時代文學周刊好書評鑑小組」評鑑,列有數本新書,含有內容簡介、出版資料,並以五項評鑑指標(「文學性」、「實用性」、「資料性」、「知識性」、「趣味性」)表示該書性質,另標明此專欄資訊來自於「誠品書店」。
出版與讀書版面之後,報紙也開設專門的書評版面,書評的篇幅增加,書評與新書新聞報導成為書評版面的兩大重點。
報紙的書評版面含有大量的新聞專題,報導出版與書市現象,或是訪談讀書人物,一周一次的出刊次數,也較月刊出刊率為高。另外,新聞報導成為讀者了解新書市場的重要管道,也是書評版面提供最新出版資訊的方式。
而隨著金石堂等連鎖書店建立的暢銷書排行榜的出現,書評版面也欲樹立排行榜之外,以質取勝的評論體系,與排行榜量化邏輯相抗衡,嘗試建立完善的書評制度。

台灣書評的產製過程
接著我們來談談台灣現階段書評的產製過程。由於台灣目前的書評欄位紛雜,不少媒體都有非固定性的書評。然而,誠如前文所提,也有一些報紙雜誌固定會刊載書評書介。
我們先來看看一本書進入書評的過程。通常書評欄位多半是報紙雜誌或者是書店的書籍流通資訊。我們廣義的將書訊介紹也納入書評來看。
出版社通常在新書即將出版之時(新書印製完畢入庫或者三校稿),大出版社就會派出行銷企劃,到書店或者重要媒體進行拜訪。出書後向媒體發出新聞稿,告知新書資訊。而中小型出版社,則會在書籍出版之後,寄送新書到相關的書評欄位。讓書評欄位的編輯選書(然而可悲的是,重要欄位的編輯每天收到的新書何其多。於是編輯自己建立起一套自己的篩書辦法。更可悲的是,篩書辦法不是去翻讀【這也是有實際上的困難】,而是去建立另外一個收書管道。筆者曾聽聞,唯有寄到正確的地方的書籍。才能夠被納入評介的考量)。

書評媒體資源分配
然而市場新書何其多,編輯人力有限。如果我們說某些重要書評欄位出現的,總是固定的一些中大型出版社,是一種勾結。那未免太過權謀與陰謀論的說法。然而,小出版社甚至某些獨立小眾,乃至學術出版社出版的新書。不少書籍品質與內容並不比坊間主要大出版社所主打的新書差。然而這些書籍比起其他大型綜合出版社新書被關切的頻率來說,顯然是低很多。
而且我們可以把少數十幾二十家大型出版社與其他上千家中小型出版社分成兩大區塊來看,少數的大型出版社可以說幾乎瓜分了台灣重要的新書書評欄位
。固然大型出版社所推薦的不乏世界級好書,固然大型出版社擁有數量遠超過過中小型出版社的行銷資源和媒體關係,然而,這不正是台灣書評欄位一直無法建立公信力的原因之一嗎?

到處都一樣的新書書評
如果讀者在少數固定的媒體欄位,讀的到永遠只是某些固定的出版社的新書推薦或者書評。而這些書評欄位的書評寫手們,只能被動的接受書評欄位編輯所給予的某些特定新書。那麼讀者讀久了,自然會發現這些書評欄位能夠反映的,不過是某些新書閱讀市場的狀況。更何況,能夠上的了這些大型媒體的新書,幾乎也都可以出現在其他一些書評媒體上。
也就是說,台灣的書評媒體雖然不算太少,但卻只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媒體在一段時間內,寫同一批新書的書評和書介。簡單來說,也是一種資源浪費和缺乏分工。
例如中時開卷、聯合報讀書人、誠品好讀、中央副刊,甚至一些其他的媒體雜誌,在同一段時間內,所推薦的,都是同一批書籍。台灣的書評欄位已經不算多,且書評寫手也多半是業餘性質,不少還同時是相同屬性書籍的作者譯者與導讀作者,或許取其專業性。然其身分上的信度和效度,老實說十分值得留意。再加上,這批寫手在不同欄位寫來寫去,還是固定的某些出版社所推出的新書。久而久之,這樣的書評欄位,實在很難有新鮮感。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