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填飽你胃的家常自助餐

By
on
2004-07-27

填飽你胃的家常自助餐

自助餐與我

自從國中畢業,我就離家自己到外地讀書。當時家住屏東,我自己回老家嘉義讀高中。高中之前,除了學校的便當和家裡媽媽煮的飯菜外,就是偶爾全家到外面的餐館打打牙祭,幾乎沒吃過自助餐。

到了上高中,自己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過生活。早餐吃嘉中山腳下,那便宜又大碗的蛋餅。厚厚紮實的蛋餅,吃一個就飽半天,才十塊錢。就算是十幾年前,也是物超所值。中餐吃學校便當,偶爾吃吃福利社賣的炒麵,那炒麵是嘉中名產。晚餐,三年間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自助餐店渡過。無論有沒有補習的晚上,或者是高三停課自習那段日子。三年來陪伴我渡過無數晚餐的,絕大多數就是自助餐。

上了大學之後,吃自助餐的機會就更多了。大學唸輔大,輔大大概是國內少數大學院校中,餐廳既多、好吃又不貴的。學校有七大餐廳(仁園、心園、文園、文德、輔園、佳園、理園),每個餐廳都有自己特色的自助餐。最便宜的是有豬食之稱的心園餐廳,在信義學苑(法學院男生宿舍)的樓下,三菜一主菜,還有飯和湯才四十塊錢,這裡的份量,吃過的無不讚嘆其豪邁。

自助餐打包就是便當,但自助餐對我來說,卻和便當不一樣。

自助餐的特色

自助餐大概是台灣最奇特的一種餐飲店,也是世界獨步的餐廳類型。她沒有精準明確的價格可以參考,也不知道今天會有哪些菜?每次去自助餐店,都是一次新奇的探險。廚師可能心血來潮哪裡學來了一道新菜色,於是弄出來讓客人品嚐。雖然永遠會有基本菜色的存在,但卻永遠也有未知的生力軍隨時準備加入戰場。甚至還有自助餐,是當場炒菜,讓排隊點菜的客人都可以看到製作過程(我工作附近的自助餐館就是)。

自助餐的點菜模式

基本上,自助餐主要還是下述兩種點菜和結帳模式。

第一種就是規定可以選擇幾樣菜色。例如,三樣配菜一樣主菜。然後統一一個價錢。這種點菜固定價格式的自助餐,通常會附湯和飲料,讓人免費自取。

第二種是選菜式自助餐。就是自己選想吃的菜色,而且沒有限制。你想點遍全店所有的菜都可以。通常這種自助餐的菜色都會非常豐富,幾十樣的魚肉和菜,常常讓人眼花撩亂。不過,去吃這種自助餐的時候千萬要小心。切忌在很餓的時候上門。人在極度飢餓的時候,往往會亂點遠超過自己實際需要的份量。這個下場往往是瘦了荷包,又吃壞身體。

這種點菜方式,又可細分成兩種次模式。一種是給你一個大盤子,然後你自己夾自己要的菜,份量和菜色都自行決定。第二種是近幾年來才新興起的一種模式,由服務人員幫你夾你所選的菜色,份量由他們控制,然後幫你每樣菜都分裝在一個小碟子裡。

這些自助餐通常都會附飲料和湯,而有些男生多的學校或者商業大樓附近的自助餐,連飯都可以免費讓你吃到飽。

說起這種免費的湯和飯,老爸就跟我過,說當年他小時候家裡窮,那時候很多像他一樣經濟狀況不佳的窮學生,都只點一樣青菜。然後拼命撈湯裡的菜和豆腐,還有拼命吃白飯。聽在現在的小孩心理,大概覺得無法想像和不可思議。現在小孩大概只會嫌棄自助餐難吃,或者點太多,吃不完丟掉,根本無法體會,物資缺乏年代那種求生存的心情。

而我,雖然用不著過那種貧窮的生活,但本著人性本「貪小便宜」的心理,念研究所的時候,常去隔壁男生多的學校吃自助餐。因為那裡自助餐,份量多又便宜,而且飯還免費吃到飽。那時候我,總會順手打包一包飯回家,隔天煮粥當早餐。那種有點做賊心虛的心情,讓我和一起去的女朋友兩個人每次要離開時,都有一種莫名的罪惡感和快感。甚至有時候就買了一份便當,然後包了一大堆飯回去煮菜粥。因為自助餐太油,所以煮成菜粥其實頗為好吃。那種自己再加工的飯菜吃起來格外的窩心。

自助餐的結帳模式

說起自助餐的結帳方式,也可粗分為兩大類。一種是秤重式,一種是自由心證式。秤重式通常是會有基本價格,然後看你的菜色裡若有肉,則往上加多一定比例的錢。

另一種是自由心證式。這種結帳模式,是我永遠摸不清的結帳邏輯。我想,應該有許多自助餐族,和我一樣,有著很深的迷惑。永遠搞不懂,結算盤內所有菜飯價錢的邏輯?而且絕大多數的人,應該也都和我一樣,默默的承受這些的價錢,無論那價錢覺得是虧還是賺。我想,會每一次都問清楚每一樣菜各是多少錢的客人,大概一萬個裡面找不到一個吧!

不過,當我畢了業,離開學校,開始工作之後,才了解,自助餐並不等於便宜。高中的時候,點一份自助餐頂多三四十塊錢。大概是南部又年代久遠。大學的時候常吃四十元固定式自助餐。偶爾吃一下其他自助餐店要五六十塊,就覺得貴。然而現在出社會,有時候肚子餓一點,不小心多點了個魚或雞腿,再加上一兩樣菜,竟然要價八九十塊甚至上百,說來並不算便宜。

自助餐的點菜藝術

說到自助餐的價錢,就牽涉到點菜的藝術了。在自助餐點菜,可是一門高深的學問。特別是當你和某一家自助餐館還很陌生,完全還不了解其計價邏輯時,更是要小心。每一家自助餐館,似乎都有一套自己的計價系統,而我等愚民,資質駑鈍,永遠無法搞清楚,這個計價系統產生的邏輯,並且清楚估算每一盤菜裡的價錢。

而且,就算這幾乎是每個人心理都共通的疑問。但是,會標出每一道菜一份多少錢的自助餐店,卻是少之又少!(這是為什麼?)每次踏進自助餐店,都有進高級日本料理店點菜時,菜單卻不標明價錢的那種莫名焦慮。

於是,每一次點完菜結帳的過程,都像是等待法官審判一般。當價錢低於你心理預期的價錢時,你會覺得賺到了。一整頓飯的時間,可能都跟其他的同行者炫耀這頓飯的戰果。萬一,實際價錢遠高於心理預期價錢的時候,那麼你可能一整頓飯,都會被身旁好心的同事或同行者,不斷提醒教導,應該要怎麼點菜!

或許,終於多年之後的某一天,你和巷口常去那家自助餐店裡的每一道菜都打過無數次交道,終於福靈心至,頓悟了這家自助餐店的定價系統。並且了解他們的配飯、治湯乃至飲料供給邏輯之後,你終於可以悠遊於眾多菜色之中,可以自由的在心理盤算,今天想吃什麼,多少錢。而且可以在結帳小姐打出價錢之前,了然於胸。心理精準的算盤出那個漂亮的數字,開開心心的吃飯。

新的邂逅
只是,好景不長。我們可能因為工作、因為搬家、因為就學,因為各種原因,無法一輩子只守著特定幾家自助餐店過一輩子。於是,我們得啟程到新的環境,尋找新的自助餐店。反覆上演這個追尋合理價錢與份量的過程。

不過,越來越老練的我們,也越來越能夠了解自助餐的一些基本計價準則。例如菜永遠比肉便宜,豬肉又比魚和雞腿便宜,小碟子的自助餐店最貴,哪個自助餐是算菜色而非份量,哪些自助餐店一份菜量太多會再加錢……,林林總總,這一切總結成我們自己的自助餐點菜哲學。

謝謝自助餐…
但無論上班族、學生還是家庭,都拜自助餐之賜,省了無數次不想下廚時的麻煩。放眼望去,自助餐館可以說是隨處可見。學校外、住宅區、辦公大樓…,無論哪裡,只要吃飯時間有人群聚集的地方,就有自助餐館。

雖然外食並非正確的飲食習慣,但是都市化、雙薪家庭充斥的現代社會,自己準備每頓飯無異緣木求魚。退而求其次的,挑選一家好而有品質的自助餐館,作為自己外食的基本配備,總好過那些沒營養的垃圾食物。對無法每天上館子消費,也不能每天準備晚餐的單身漢或家庭來說,自助餐也不失是一個理想的選擇。
常常中午的時候,在學校附近的自助餐店,看到一些媽媽拿著便當盒,選購小孩的中餐。為什麼他們不直接買便當,而要用自己家的餐盒裝菜給小孩吃?我想自助餐店的家常菜還是有別於便當的那種感覺。

自助餐有一種家常菜的溫馨,雖然為了配合工業社會用餐習慣而顯的快速化。台式自助餐可以說結合了美式速食的便利性,中餐的可口,還有家常菜的溫馨。
自助餐不像合菜,得三五個人一起去吃才夠划算。這對講求快速而個人主義化的現代社會來說,也是一種進步和效益。當然不是鼓勵餐餐自助餐,但畢竟如果每個人都得吃上一整桌的菜,似乎不太有經濟效益。所以,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我們實在要感謝自助餐解決了我們用餐的捆擾。試想,若現在沒有自助餐,每天中午我們都得啃那千篇一律的無聊便當,有幾個人受的了?而想偷懶一下的職業婦女,要去哪裡找既好吃有便宜又有家常味的菜色回家?

標籤
相關文章

5 Comments
  1. 回覆

    蛙類

    2006-09-06

    看了這篇文章..很窩心.
    我住在馬來西亞, 這裡的自助餐叫做”經濟飯”
    我曾在台灣留學, 看到自助餐的小店, 感到很開心, 仿佛在家鄉一樣

  2. 回覆

    zen

    2006-09-06

    自助餐的確解決很多外出人的飲食問題……
    不過 週末夜和周間中午去 感受就又大不同
    回憶起 高中時代獨自在外求學
    週末日夜晚得去買自助餐回租屋處吃沒電視沒室友 望著空盪盪的房間 有時候還蠻想家的 有種天涯蒼茫的孤獨蕭瑟感
    悲從中來……

  3. 回覆

    蛙類

    2006-09-07

    呵呵..
    我倒沒有那種天涯蒼茫的孤獨蕭瑟感..
    目前的生活,也是一樣的常外帶食物回家..
    可能習慣了吧.

  4. 回覆

    日光

    2007-01-20

    輔大餐廳據本人數次光臨,的確既多、好吃又不貴。我是試過心園、文德與文園,每個餐廳還真的都有自己特色自助餐,信義學苑(法學院男生宿舍)的樓下心園還有便宜果汁可以喝。然後在文園見過當時還是學生的蔡依林,以及還試過多次貴校食科所自製霜淇淋呢。
    目前隻身在北工作,偶爾也是自己夾自己要的菜,份量和菜色都自行決定之位於巷口選菜式自助餐之愛好者,但是現在飯已經不再免費而是以大小碗量計價啦。

    • 回覆

      Zen大

      2007-01-21

      版主回應

      輔大的自助餐的確很讚
      不過最棒的是僅開中午 由營養學系學生弄的(在輔園樓上)的餐廳(我老了,忘記名字了)
      以前我住信義 成天都吃新園的四十元飯 晚上還可以替學生煮麵
      只要自備麵條的話 蔥等佐料還任意加 很棒的餐廳
      大概也是因為輔大週遭沒有太像樣的餐廳 導致學校餐廳比我去過的其他學校水準高
      2007-01-21 00:50:12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