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撫慰孤獨的夜店

By
on
2004-08-01

撫慰孤獨的夜店

夜晚的美麗
晚上十一點,你在作什麼?躺在床上看電視,還是洗好澡,準備睡覺。可是有一種店,卻是現在才要開門接客。引領客人,徹夜狂歡,那就是夜店(不是酒店喔)。夜店,顧名思義,直接從字面的意思推敲,就是和夜晚有關係的店。

夜店
夜店和KTV或PUB不同,雖然,這些店也都是陪伴隨人們渡過夜晚的休閑場所。不過,PUB大概下午六點就開門了,總類繁多。和我們這理想說的夜店有點不同(不過可以視為廣義的夜店)。而KTV,更是早就已經二十四小時化,全年無休。
嚴格來說,也是廣義的PUB中的一種。不過,夜店開門營業的時間並不長,大概八九個小時。約莫夜晚十點半時十一點開門。當白天的城市活動都已經告一段落,或者仍然在勉強掙扎的尾聲。夜店卻彷彿蓄勢待發的勇士,鳴金擊鼓,準備開始作戰。半夜兩三點,則是夜店的高潮。而高潮過後,第一批體力不支或門禁森嚴者撤退了。不過,留下繼續的朋友也別太高興。因為,夜店只營業到早上六點,中太陽上班的時候,就是夜店關門謝客的時候。

夜生活越夜越美麗
說起台北的夜店生活,其實歷史並不長。還記得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的年代,ktv營業到凌晨三點,已經法外開恩。而當年到今天,也不過十餘年光景。就在夜店的前輩pub們紛紛營業到天亮之後的不久,台北市開始出現所謂的夜店。

ROOM 18 & PLUSH
說起夜店,在台北最有名的,就是位於寸金寸土的信義計畫區華納威秀影城的ROOM18和京華城十一樓的PLUSH。前者是知名藝人所開,所以常有藝人或者演藝圈相關人士前去消費,因此也成為另外一種招攬人氣的方法。而PLUSH的圓形場地、火辣的音樂和妹妹,熱的讓人流連忘返。

夜店文化
說起夜店,真的不能用光怪陸離來形容。否則會被批評為鄉巴老進城,少見多怪。不過,夜店確實有一些屬於自己的特殊次文化。夜店周間並不熱鬧,有的甚至可以說冷清。週五與週末夜才是高潮所在。每到星期五晚上十點鐘左右,華納威秀影城外面的街道上,陸續出現超級跑車。這些跑車,部部都是身價非凡、造型流線華麗。隨便一部車,大概就可以在台北市買上一戶公寓。全部加起來,大概可以在信義區買下一個豪宅。而開這些車的,則是帥氣又年輕打扮入時的男性。
十點之後,陸續有穿著輕薄、入時(附帶一說四季皆然),打扮野艷性感的人現身夜店門口附近,三三兩兩群聚,或抽煙或聊天,或閑晃或發呆。一群有別於路上其他逛街人潮打扮和氣質的人,開始聚集。
這些人彷彿並不存在於日常的都會生活中,你會覺得,平日在馬路或者工作場合,甚至身邊的親朋好友中,似乎都沒看過這類穿著打扮的人。這些人看起來好像只是為了夜店而存在般。你甚至會開始懷疑,她們都是以什麼維生?怎麼可以這麼年輕,卻擁有這身行頭和打扮。還有在這樣的時間上門光顧(當然,夜店也是有正常上班族和中產階級光顧)。
你或許會懷疑我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夜店是過了午夜才開始熱鬧的場所。所以門口都有類似警衛的工作人員檢查證件。一般的客人多半是出示證件,然後就魚貫進入。然而卻總有一些人,似乎是和工作人員非常熟捻。從進們開始,就不斷和工作人員,甚至裡面的某些客人打招呼。彷彿拜訪朋友般自然,可見其在此的經營和熟悉。
進了店之後,才是重點所在。大概沒有一家夜店,週末夜不是摩頂放踵,人擠人。如果你到的晚一點,還可能得在門口排隊。因為店裡面的人太多,已經沒有可以容身的位置。

夜店的光鮮亮麗
說起熱鬧,真是不足以形容夜店裡面的奢華與聲光,酒池肉林大概差不多。店裡通常有一個中央舞台,或跳舞或表演的聚光處。另外就是吧台。吧台的酒保,永遠是男的俊女的美,一副嚴謹專業,動作流暢的處理著不曾停止的酒單。
店裡四處,還有類似保鑣的工作人員,維持場子的乾淨與秩序。或許是因為人潮太擁擠,或許是出入份子三教九流,所以要有一些看似維持秩序的權威存在。或許也可以讓客人多一份安心,但實際功效多大,卻不得而知?
不過,筆者覺得夜店裡最酷的員工,是彷彿與此地的繁華光鮮毫無關係的掃地阿姨。他節奏流暢的在店內四處走動,拿著掃帚到處清掃。就算是舞池中央,也照樣如入無人之境,長驅直入,清掃後,不著痕跡的離開。
說起夜店的裝潢燈光擺設,絕對都是一等一的配合high和吵鬧的氣氛。極富節奏感和挑逗性的音樂,光是聽著就讓你的心跳加劇。身體不自覺的跟著舞動。而舞池,更是音樂的起源。那震耳欲聾的節奏和聲調,再再撼動著每一個人的心。

人來人往的夜店
不過,說起夜店最吸引人的,還是那川流不息的人潮。或許有人認為,夜店是空虛寂寞的都會男女,尋歡獵豔的場所,男女都在那裡尋找一夜激情。或許有人說,夜店是工作壓力大而生活空虛的上班族,減壓的好場所。去那邊是放自己的壓力,盡情狂放跳舞,喝酒讓自己放鬆。這些都對,但卻不只與此。
夜店或許有點專制,他拒絕心態老邁,或者充滿社會規範和道德想像的人進入。你可以很老,但只要你的心年輕,願意給自己一顆年輕的心,願意讓一點點酒放鬆你平常拘謹的生活,讓那過度吵鬧的樂音,震動你的身心靈。那麼,你就是夜店歡迎的對象。

昂首闊立的夜店
或許有許多衛道份子,看夜店不順眼。從來沒踏進去過一步,卻聽任自己主觀刻板印象的牽引。聆聽新聞傳播出來的負面消息,看著網路上傳送的諸多一夜情,甚至在夜店受騙上當的新聞。然後更把夜店視為洪水猛獸,甚至對進出夜店的人貼上標籤,視為污穢不堪。
可其實,夜店除了有他自己的次文化,有一群習慣以夜店為生的時髦都會男女固定穿梭留連外。絕大多數去夜店的,其實正是我們身邊的朋友或同事,和我們一樣的人。只是她們去夜店的那一面,是我們極少甚至不被被邀請觀看的。

別妖魔化夜店
夜店並非妖魔,也非鬼魅,無須恐懼、更無需害怕。雖然是有那種俗稱國際爛人的外國人,穿梭把妹。也的確有少數心懷惡意的登徒子。不過,這種人社會上到處都有,並不一定只出現在夜店。
夜店,其實就是一個玩樂的場所。他可能是過往諸多夜生活的新型態綜合進化版。有酒吧,有pub,有舞廳,有音樂,有半封閉的休閒空間。夜店他和世界上諸多事物一樣,是中立客觀,沒有對錯和立場。說穿了,就是一個空間,提供有相同嗜好的人群聚集歡樂的空間。
或許有酒色財氣,不過這些之所以會引起負面新聞。說穿了,其實是人自己失去了判斷力。讓自己放縱沉淪。但卻不願意或不敢承認自己的缺乏約束力,而將犯錯責任推給環境或別人。就像社會常把人犯錯的原因,推給自己交了壞朋友,誤入歧途這些說法。其實,這些不過都是人自己軟弱,任憑自己墮落,卻又不敢承擔起錯誤的藉口。
夜店昂首闊立,根本不甩世俗衛道人士不明就裡的譴責和批評,非常有個性的自己好好的生活著。其實,夜店和二十四小時的誠品敦南,本質上並沒有兩樣。都是提供夜晚無聊而不願意回家的人,一個休閒去處。喜歡讀書的去敦南,喜歡跳舞喝酒放鬆的去夜店,如此乾淨而純粹。
半夜到書店看書或者到夜店喝酒跳舞,都是一樣的。是減壓,是流行,是品味,是認同,可以是任何原因,更多可以是只是想和三五好友外出聚會。夜店和其他任何休閑娛樂空間都一樣!
just for fun!有機會的話,不妨約上三五好友上夜店去泡泡看。或許你還是討厭,或許你會發現可能還不賴。
至於那些和你格格不入的美麗、流行或者野艷,不妨當成一種風景,好好的欣賞就好。不用替這些人貼標籤,或者進行道德勸說。好好的去放鬆玩一玩,這是一個拒絕道德規範,拒絕缺乏活力死氣沉沉的地方!放下道德想像,泡泡夜店休息一下吧!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Mitnik

    2007-07-23

    路過的~~~

    • 回覆

      Zen大

      2007-07-23

      版主回應
      多來玩
      好久的文囉
      2007-07-23 15:48:51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