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讓靈魂暢飲咖啡—咖啡店

By
on
2004-08-02

讓靈魂暢飲咖啡—咖啡店

下午的咖啡館
下午三點半,我坐在咖啡店靠窗的座位上,讀書、寫字,看著路上的人來人往,邊發呆店邊想事情。咖啡店裡的人們,或獨自安靜的沉入自己的角落沉思、閱讀,或三三兩兩群聚閒談八卦,或三五好友吵鬧喧囂,或一大群人聚集手上都拿著相同的書,口沫橫飛的討論著書中的世界。無論你想做什麼,咖啡館總如汪洋大海般,包容你的一切。咖啡館,靜靜的躺臥在城市的角落,等待你的蒞臨。

台灣的咖啡文化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許多人在和朋友自我介紹的時候,都不自覺的說出,自己喜歡喝咖啡。愛看書,喝咖啡的人變多了!
咖啡原產於南美洲,後經西歐精神沉澱、美式生活文化在全球資本主義的勝利後,深入擴及全世界各大都會。近年來連鎖咖啡店的大舉興起,更讓咖啡店變成垂手可得,不再遙不可及。
說起台灣的咖啡廳,大概二三十年前,還是一個充滿污名化,與現在的酒店或夜店,有類似意義的場所。好學生或者一般善良市井小民,是不上咖啡廳的。當時的咖啡廳也不像現在的明亮溫馨(當然也有正派且知名的如明星咖啡館)。多半躲在黑淒漆、不知名建築物的二樓或者暗巷裡。
還記得大概十年前,一些國外回來的人說起咖啡,總是抱怨台灣的咖啡又小杯又難喝,煮的不地道,豆子不好等等。對於咖啡,人們頂多停留在三合一快速包的印象。或許喝咖啡,但卻是不上咖啡館消磨時間的。雖然喝咖啡,可還沒有現在的咖啡館文化。
過去的台灣咖啡館泡出來的,大概多是又貴又難喝又小杯的東西。黑壓壓的一遍。對於咖啡的評價,大概好比扶不起的阿斗,誰都看不起誰都可以唸上一兩句批評的話,誰都看咖啡不順眼,誰都嫌咖啡難喝!說起咖啡就是一副好咖啡難求的淒涼。

西歐的咖啡館文化
德國社會學家哈伯馬斯,在《公共領域與文化轉型》一書中,隱約暗指,西歐的咖啡館,是引領出西方公共領域的重要空間。因為咖啡館的出現,隨之而來所提供的空間,讓文人知識份子可以在此工作、交談、寫作、交流、論辯,進而帶動人們群聚在咖啡館,進而擁有交流溝通傳統的公共空間,進而引導西方社會的進入民主與溝通理性。
知名攝影家張耀也曾經寫過一本《打開咖啡館的門》。彷彿按著哈伯馬斯的論點,認真的爬疏了西歐三百多年來咖啡館的轉變趨勢。彷彿呼應著哈伯馬斯的論點般,認真而詳細的介紹著西歐知名思想家、文人、編輯們,在這些在咖啡館所創造撞擊出來的偉大傳統和精神。
看著西歐咖啡館背後深藏的人文傳統,那個讓我們既崇拜又羨幕的西歐文明。引進咖啡館、複製咖啡文化,似乎成了新一代台灣文人知識份子或者文化掮客,所必然熱切投入的一種工作,甚至志業。

新台灣咖啡文化的興起
隨著台灣生活水準提高,人們除了工作之外,逐漸開始追求生活品質和獨特的生活風格。對於生活,有更多的期待和想像。出國旅遊、打造居家環境、名牌的消費與使用等等,都再再揭示台灣城市中產階級生活美學的蓬勃。隨著19891年誠品在台北街頭的出現,乃至如今的普及,所培養孕育的人文閱讀精神和風氣,隨著諸多留學歐美的學子歸國,隨著社會人文力的提升,隨著台灣逐漸邁入多元開放,越來越多人不約而同的,將精神的原鄉指向擁有濃濃咖啡香的西歐和美利堅。從後見之明,來看引進代表西歐中產階級理性文明與閱讀文化的咖啡館,成了這波浪潮的必然趨勢。
隨著人們越來越有錢,隨著有錢的方式越來越多元,隨著中產階級文化在台灣的開花結果。咖啡館經過十餘年的努力,咖啡文化似乎已經成功在台灣的幾大都會區落地生根。諸如台北、台中、台南、高雄,不時可見一些獨具巧思的咖啡館存在。甚至還有聚落成群林立,像是台中的金明一街、國際街,台北的師大公館商圈。咖啡館算是在邁入二十一世紀的台灣,算是成功站穩腳步。書市中更是不乏與咖啡有關的書,舉凡沖泡、品嘗、選購,甚至如何開設咖啡館的書,都一應俱全,毫不含糊。儼然成為一股咖啡學,引領著台灣生活美學的建構。

咖啡文化:複製或融合
不過,可能有些崇歐派或者尊美派人士,會看不起台灣所引進、改造、蛻變後的咖啡館文化。雖然像文人、編輯在咖啡館工作,咖啡館的讀書會等和閱讀文化有關的咖啡文化,筆者認為算是成功接合了西歐咖啡館文化。但對咖啡館本身的裝潢美學,甚至裡面販賣的產品,似乎某些人頗有微詞。
即便現在的咖啡館各種沖泡方式與流派林立,裝潢設計仿歐學美也隨處可見。然而,卻是有些人,堅持著複製原鄉的想法。
在西歐,有的是充滿傳統與堅持的咖啡店。靜靜的賣著她們所堅持的咖啡,純粹乾淨的毫無雜質,那樣的晶瑩剔透,令人尊重的美麗。那不是金錢所能打造的,而是文化、歷史與時間的累積和沉澱。我們可以大方的羨慕,但卻無須自悲或犬儒。
文化是在時間和空間下,人和人互動中,自然沉澱累積的產物。文化無法打造,文化的形式或許可以移植,但是文化的神隨卻是無法勉強的。每塊土地都會孕育最合適自己生存茁壯的文化。
因此,只有十餘年咖啡文化傳統的台灣,自然不敵三百年西歐咖啡文明,或者五十年美式咖啡文化的比較。複製,或許是圓夢最好最快,但卻也是最不持久也不尊重這塊土地的方法。
台灣的咖啡文化,自有其獨特而值得珍惜的發展脈絡和軌跡。他和西歐或美利堅不同,我們雖然同樣愛上咖啡,但卻是用自己的方式,展現的特殊性。
雖然我們的咖啡館,在很大的程度上,也希望直接複製轉移西歐咖啡文明。這在裝潢建築,或者設計甚至商品結構上,都可以看的出經營者的用心和想法。但是消費者是需要培養和時間去擴大的。因此妥協或教導,乃至這一切的過程就孕育了自己的獨特性。
台灣的咖啡館,賣的,就不只是咖啡(不過咖啡館從來賣的就不只是咖啡,還有文化氣氛),還有果汁、鮮奶、花茶、餅乾、糕點,甚至餐飲。而咖啡館,似乎也有日系、美系和歐系三大區塊。甚至綜合。不過,無論是哪一種,無論台灣的咖啡館經營者堅持的咖啡精神是哪一種,但其展現形式,卻都是經過台灣文化包容、修改甚至轉化、融合、蛻變後的嶄新形式。

咖啡文化的評價系統
或許有不少崇歐尊美或者放洋份子不以為然。然而土生土長的我卻認為,這正是台灣精神文明的一種活力展現。台灣的文化本來就是廣納各家文明之長,搓揉融合。太過受制於歐洲美國,是我們前幾代的知識份子們的侷限。總已完全複製西歐美式文明唯依歸。彷彿她們只是錯生在這塊土地的外國人,一切務以複製為依歸。於是,越接近她們精神上原鄉的事物,評價就越高;然而越擁有台灣自己獨創性想法的,就被列為低劣。
在這樣的評價系統下,台灣的咖啡館經營者,還是走出自己的路。雖然也有那種看不慣創新融合論的人,跳出來自己開設咖啡館或玩咖啡。然而,除了超少數真的堅持完全複製外(當然我們尊重且佩服這樣堅持的人),絕大多數人,再貫徹咖啡文化時,還是多多少少有了自己的創新和想法。

台灣新咖啡館文化
看著咖啡館文化在台灣的發芽、生根、茁壯,筆者非常開心振奮。除了像我這樣的文字工作者,多了許多好去處,可以打發時間,閱讀,冥想,寫作,工作外,台灣的咖啡館裡,那以自己的速度和方式,沉澱的閱讀文化和人文精神的發展趨勢,更是令我振奮而期待。
畢竟,當你挑一個閒來無事的下午,帶一本好書,選一個你看中意的咖啡館,推開門走進去,看著店裡的人們無不專心的閱讀著自己手中的書或者論文。那左前方的人群們,正熱切的討論著。看著吧台上飛快著敲打著鍵盤的女生,可能是你的同行。看著這個悠閒的下午,有這麼多的人一起共用這個咖啡館。這每天發生的點點滴滴,所累積的可能就是未來。不禁就讓人感到興奮開心。
雖然連鎖咖啡館近年來不斷興起,但是雖然咖啡館的形式不同,雖然有著資本主義的巨大力量,雖然毀譽參半。但比起其他各種連鎖通路和商店的興起,連鎖咖啡店的興起,對我來說,並不是一種扼殺,而是一種輔助。讓咖啡館文化可以推廣到更多更遠,獨立個性店無法進入的地方。
咖啡文化令人著迷之處,咖啡香是絕對核心。但是咖啡館裡的濃厚人文精神,才更是核心中的核心。讓我們挑個理想的下午,來一趟咖啡之旅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