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臺灣出版界的結款制度初探2

By
on
2004-09-10

臺灣出版界的結款制度初探2

文/Zen大

二、出版社與經銷商

由於台灣的出半社多為小型公司,在書籍發行上,多半委託給專業經銷商,或者一些中大型擁有自己物流系統的出版社,代為鋪或。台灣知名的經銷商有農學、凌域、黎銘、吳氏、旭昇、弘螞蟻、貞德、朝日、聯寶等等數十家專門替出版社經銷圖書。另外出版社自己擁有物流,或者成立經銷商,專門處理自己出版社的則有像是聯經、唐山、知己、五南、新雨、志文或一些專業學術出版社等等。第三種是出版社自行區分市場,某些市場出版社自行往來,某些市場交給經銷商發行配送,像是共和國、城邦、時報雖自己有經銷商,但也會和特定的書店或通路直接往來,不經由經銷商鋪貨。

通常一個出版社只會和一個經銷商合作。但也有一個出版社同時和兩個以上的經銷商合作發行業務。不過這裡我們不談出版社與經銷商的合作模式。

這裡我們先談,出版社和經銷商間的付款方式。通常出版社和經銷商採月結制 ,但必須支付保留款。舉例來說,出版社四月初出版一本新書,書籍入庫交給經銷商後,經銷商會在下個月,將書籍全部帳款,扣下一定比例的保留款,後支付給出版社。

通常保留款有兩種計算方式,第一種是固定壓書籍支付費用的百分比。一般是壓三到四成的書款。第二種是規定一個保留款額度,例如三十萬或者五十萬,要求出版社得壓滿這個保留款的額度之後,才可以將所得書款全數取回。舉例來說,今天有一家出版社出版一本新書,原本經銷商該結十萬,那麼經銷商則先壓下三到四萬作為保留款,剩下六萬元支付給出版社。通常這兩種是合併使用。

雖然經銷商先代墊書籍款項給出版社。然而等到開始退書時,經銷商會把從書店退回書籍的之款,項列為負數帳,將這些負數帳款項與出版社所提交之新書書款進行加減,再算入保留款,若出版社在進減退再加保留款後,仍能取得正數,而且長期以往皆是如此,那麼這家出版社算是可以正常營運。然而,這代表出版社開始獲利嗎,那倒未必?

在出版界最為人所爭議的,就是經銷商的保留款制度。也因此有不少出版社寧願自己從事發行業務,而不願意委託經銷商。

站在出版社的角度來看,會認為經銷商為什麼要無緣物故壓住我三成的貨款?這對於出版社的現金週轉,非常的不利。然而就經銷商的角度來看,一家經銷商少則承接數十家出版社,多則上百家出版社的發行業務。若是兩造雙方只認定合約,萬一出版社惡性倒閉,經銷商索償無門,只剩下一堆可能再也賣不出去的廢紙。

再者,台灣出版社小巧居多。經銷商面對諸多來歷不明的出版社,似乎也不敢輕易的就接下出版社的發行業務。因此,務實的做法就是壓保留款。

只是,保留款的金額確實不小。對於出版社的經營,是一大影響。再者,經銷商壓住了保留款,好像保障了自己。然而,對出版社來說,又有誰來保障這份保留款的安危?台灣並不是沒有經銷商惡性倒閉過的例子,若經銷商挾數十家出版社保留款惡性倒帳(雖然以現今的經銷商結構來看似乎不太可能惡性倒閉),那麼這些錢要出版社去哪裡要回來?

現今出版界都害怕出版社的不穩定與下游通路的日見壟斷,然而經銷商的問題又該如何解決?有多少出版社可以禁得起經銷商倒閉、保留款被虧空的問題?這或許也是這項付款制度下的隱憂吧!

三、書店與出版社/經銷商

前面我們談過出版社自己書籍製作時的一些付款方式,以及出版社和經銷商之間的付款方式。再來,我們倒轉一下,從下游書店的角度,來看和書店往來的兩個結帳單位,出版社與經銷商的付款方式。

現今台灣書店主要的結款方式有買斷、寄售、月結與銷轉結四種。以下我們就分別簡單說明。

(一)、買斷
買斷,顧名思義就是商場先支付一筆貨款,將所要銷售的商品買回。無論銷售與否,都要先支付。通常在中文圖書部分,現在已經極少有需要買斷的付款方式。因為圖書買斷,成本全部在書店。不過,少數專業圖書,還是會要求買斷。所以這類圖書,除了極少數常銷書書店會先行少量買斷進貨外,多數都只接受客定。

不過雖然中文圖書極少有買斷情形但是大陸簡體字圖書、外文圖書,則多為買斷。像誠品這類經營外文圖書的連鎖書店,在外文圖書的採購上,所必須預先支付的成本就相當的龐大。另外則是專營大陸簡體字圖書的書店。這些圖書,除了一進貨就變成庫存外,外文圖書在台灣,除了少數暢銷書外,週轉率極低。而簡體字圖書多為學術書,雖然多半常銷但也有不少冷門,更難衡量市場滿足點。再者書店為了陳列,需要維持一定數量的庫存,這些成本在可退貨商品上的庫存壓力沒那麼大。

如果是可退貨商品,當書店庫存值過高或書店淡季時(通常是四五六月),可以自行退貨調節。但是買斷商品卻無法退貨調節庫存值。因此判斷買斷商品的進貨量與時間點,正是考驗一個書店的經驗和判斷力。

至於外文書店這類專業書店的買斷商品,更是考驗著書店業者的經營魄力和能力。像筆者就曾經在一些外文專業書店裡,看到那已經陳列十餘年而不曾售出的書籍。作為文化,那的確有其歷史意義;但作為商品,其週轉未免太慢。如何平衡賣斷商品的週轉與坪效,是這些經營外文或者大陸圖書的書店所要注意的。

(二)、寄售
另外一項則是和買斷完全相反的付款方式,寄售。寄售是生產者將商品寄放在通路,約定好一定時間,有銷售出去的商品才結款。這樣的結款方式,是有利下游通路的。只是通常會願意寄售的商品,就目前的狀況來說,多是小眾、冷門商品。以大型連鎖書店來說,就算有廠商願意寄售,書店部分都還不一定願意承接。因為每月結帳金額過小,卻得花費大量人力和物力,再者可能導致商場坪效不高,而且寄售商品的銷售狀況也很難理想。因此,大型連鎖書店很少寄售制。

不過中型連鎖書店或者獨立書店、專業書店,則會有條件的考慮寄售商品的引進。畢竟精選寄售商品,也可以成為通路特色。

(三)、月結
月結制是現今台灣中文圖書最主要的結帳方式。我們將主要的帳款討論多放在此處。月結制通常的做法是,書店每個月從出版社或經銷商進貨數量,扣掉每個月退貨給出版社或經銷商的數量,進貨減退貨後,若帳款數字為正,書店支付支票給經銷商或出版社。若帳款為負,則要求經銷商或出版社開票給書店,或者詢問下個月出版計劃,是否有新書推出,可以沖銷負數帳。

一般來說,月結制是對上中游有利,而對下游不利。因為下游書店一但進貨,下個月就一定要支付進貨成本。如果是可以預估銷售狀況的暢銷書或長銷書,當然書店所必須承擔的風險就比較小。

但,市場上每天推出的卻多是不確定性極高,銷售狀況不穩定的新書。而書店每個月卻必須支付這些兩三個月後得退貨的書籍款項。等到退貨之後,再將書款扣回。這樣一進一退既浪費人力,又拖延時間,又製造諸多成本浪費,而且只有沖帳,對於實際銷售毫無幫助。不過,這完全是下游通路的角度所看。對於上游出版社來說,這樣的結帳方式,有其優點。

坊間少數上游出版社,看準月結制度的特性,推出一些品質參差不齊的新書(這些書稿多半低價購自大陸,書籍裝訂品質均參差不齊)。企圖以書換錢。或許有人不解,這些書銷售狀況不佳。就算出書時,可以結到款項。但到了退書,不是仍然要被扣款,為什麼仍然有人願意冒這個風險?可能原因有很多,但筆者觀察後發現的原因有四:

一來,進貨與退貨之間這幾個月,對出版界來說,這些支票之間的帳期差,可以將所收到的款項支票拿去票貼。特別是像誠品這種具有公信力的票卷,在銀行能夠取得的信任度較高。因此出一些書去換票,基本上並不是不划算。

第二、出版社每個月都會推出新書,而且出版社會了應付它已經預先知道的可能退書,於是推出更多品質參差不齊的新書,讓進減退仍然可以維持在正數。這可以完全是數字遊戲。

第三、出版社趁著這批以書換錢的時間差,以及所換得的金錢,投資經營可能暢銷或長銷的圖書。慢慢再將書籍品質調整過來,減少退貨量,提高銷售量。

第四、這些書也不是完全不能銷售,,只是銷售狀況無法預期,商品風險大。

月結制的問題一看可知。整個出版界,將出版成本,完全寄託在下游書店。中上游,只需要把書籍印好,就可以送到下游書店去換錢回來,然後可以出更多的書,換更多的錢讓那些可能的退款扣帳,於是出版業出書量越來越大。

也因此,我們回顧一下,和前面提到出版社對書籍製作人員的付款方式比照一下不難發現,出版社的付款方式,就是因應下游通路的結帳方式所推算出來的。因此,出版社只有拿到了錢之後,才願意將書籍製作成本付清。不但是對書籍外包人員如此,對印刷廠也是如此。

因此,近年來有人說,台灣出版業蓬勃,出書量越來越大,代表台灣創意產業的興盛。筆者以曾經當過連鎖書店採購,以及和一些出版社編輯對談過後所觀察到的一些銷售結帳制度的角度來,看提出不一樣的解讀。筆者認為,這樣月結制,若不能有效的控管,將會讓台灣走向《出版大崩壞》書中所談的日本書籍流通狀況。

不過幸運的是,台灣的付款制度尚不像日本那般誇張,而且六十九元書店、舊書店、大陸圖書市場等多元通路也慢慢成立,消化一些新書市場退下來的商品。

而書店方面,也看見月結制度的問題,於是綜合上述諸多結款制度,提出銷售轉結款的結帳制度,希望在未來數年內,開始推展。

(四)、銷轉結
銷售轉結款(簡稱銷結),基本上就是一種寄售制的強化版。銷售轉結款就是書店根據書籍實際銷售狀況,結帳給中上游,書店不再針對進貨進行付款,而針對進貨實際銷售狀況,結款給中上游。這樣一來,書店可以降低庫存成本。不再害怕出版社要求重點書新書下大量,所必須承擔銷售不出去的庫存壓力;也不需要面對那些以書換錢,又莫可奈何的支出。書店將庫存成本還給中上游。不過這對於一項實施慣了月結的台灣出版零售市場的衝擊之大,將是無法想像。

因為過去圖書市場,是慢慢將書籍庫存值轉嫁給下游書店的。然而如今下游書店,卻希望一舉推出銷轉結,將庫存值全部轉回上游。簡單講,這等於是一波前所未有的大退貨。

過去書店為了因應淡季,在六月多半會盤點,不然就是退貨調節書店庫存。通常這個月的經銷商所結回的帳款數字,都非常的小,更是常見負數帳。因為書店大量退貨,將帳款扣回,以利會計帳作業等等。

這只是部分調節。如果當書店開始推動銷結,勢必將全面盤點書店裡所有書籍的庫存值。而這些龐大的書籍庫存,市值驚人。若書店要求提列為負數帳,那麼全台灣能夠承受的起的出版社應該沒有幾家。

過往月結制度的影響,如果一本書進入書店,雖然沒有銷售出去,可是書店認為這本書是書店必備書單,也沒有退貨給中上游。那麼在中上游的帳面來說,技術上算是已經賣掉的書。就算多年後退貨,但經過時間成本等複雜變項的影響,對出版社是有利的。

而這些書的總合就是書店陳列的成本。過往這筆費用由書店以時間換取金錢的方式,慢慢承接下來。而書店也等於買下這些書。雖然這些書仍然可退,但是基本上市場上將維持一定的書籍數量,是不會退回中上游的。

然而銷結好比將書籍庫存退回上游。讓書店零庫存,但那卻非真正的零庫存,只是將庫存轉回。雖然一個產業的庫存值,該由誰承擔本來就很難說,但無論如何都由產業的某一方承擔似乎也是不公平的。

出版業中上游,為了面對銷轉結,向下游通路提出了不少質疑,像是要進行銷轉結必須有完整而精準的銷售數字,而過去台灣出版業的銷售數字的模糊不清,是極為有名的如,今突然要求一舉透明化,這無疑考驗著書店和中上游通路間的信任機制!

再者,書店內的樣書或者受損書籍,這些成本要一舉清算時有困難。另外,中上游質疑將來提出銷轉結後,書店所造成的盤差該如何認帳等等?

然而,諸多問題都不及整個銷售結款制度的變動,對出版產業所造成的巨大影響來得嚴重。最主要的影響有三:

第一、書店的庫存值無論如何,或快或慢,遲早都將陸續回到上游出版社本身。而習慣了被照顧的出版社,有多少有能力承擔市場庫存值的退貨,值得觀察!

第二、過去出版社將書籍製作成本,多半以時間的延長等方式,轉嫁給下游。但因為月結,所以書籍出版一定可以結到款項。如今,書籍得看銷售狀況結款。書店若看好某書,大舉下單。但最後銷售狀況不如預期,這樣的責任歸屬上,將越來越難以釐清責任。

再者,帳款週期勢必將再度延長。過去書籍上市下個月就可以取得貨款。銷轉結後,勢必得在下下個月,才可以根據書籍銷售狀況結款。而且所得金額將筆過萎縮。雖然也少了退貨負數帳的扣款問題。但過去的進減退將比未來的只有銷售所得出的款項高吧!

如此一來,市場上將會更致力於暢銷書的製作與銷售,至於長銷書,勢必更難生存。而專業圖書或者人文小眾出版,將更形邊緣化。雖然有人說,銷結後,書店不需負擔庫存壓力,因此可以提供小眾冷門書,更長的上架時間與更好的櫃位陳列,對小眾冷門書是有利的。

然而,上游出版社因為這個結帳制度,早已焦頭爛額。如何願意在花時間去規劃出版那需要更長期累積,還不一定能看得見銷售狀況的人文小眾圖書!

出版文化的根本,並完全在賺取金錢的暢銷書,文化的累積,需要更多更深刻的東西。她們或許被閱讀的少,但卻是傳遞文化的核心工具。

或許在大型書店的強勢之下,以及諸多帳款問題之下,都勢必運用銷結來處理。然而,希望大連鎖書店,能夠體貼小眾,關懷人文。不要一昧的強硬統一實施銷結。希望能夠更彈性考量不同市場與圖書的差異,提出多元結款制度,讓買斷、寄售、月結、銷結並存,創造出一個更合理而美好的結帳方式。

目前金石堂已經開始推動銷轉結,誠品也在導入ERP後陸續完成銷結。銷結上路後的未來三年,將是觀察台灣出版產業的最關鍵時間。

雖然圖書市場並不會完全轉向銷結,獨立書店、地區連鎖書店等書店,因為技術考量,或許仍然維持在月結制度上。然而金石堂與誠品的走向銷結,將對整個出版產業造成怎樣的影響,是有待繼續觀察的?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