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家庭理髮店

By
on
2005-02-05

家庭理髮店

穿街過巷,偶爾抬頭,可見家庭理髮店。家庭理髮店,那是伴隨最多台灣男性,處理一輩子頂上毛髮的空間。那是多少童顏青春,乃至穩重持家的中年男子,甚或凋零老兵,ㄧ生理髮修面的所在。

家庭理髮店有別於美容院,也和流行時尚味濃厚的髮廊不同。她有一種居家的嚴謹味道,持守本份,照顧著附近鄰里男性的毛髮事宜。

顧店內四周,均佔地不大,大型約莫十來坪。小一點的只有兩三坪,甚至只有一張理髮椅子,與僅可容身轉圜洗頭與排隊等待的椅子。無什麼華美裝潢或流行時尚,儉樸居家的彷彿一般人家的客廳。

家庭理髮店多半坐落於街弄之間,偶有坐落大馬路旁。而從店外人行道向內探,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半面透明玻璃。從透明玻璃透看進去,店內往往擺放上兩三張標準規格的理髮椅,這種椅子多半高出一般椅子,噸位厚重踏實。椅坐上總襯著墊子或涼席。坐在椅子上往前望,則是一面面的大鏡子。桌前堆著漫畫雜誌報紙,理髮椅旁邊或後面則是等待區,散放兩三張意思意思用的椅子,椅子上也許堆放著前面客人的衣物包包,或許堆放過期報章。

而往內探則是洗髮區,家庭理髮店洗髮多半是客人坐在一洗手檯式的洗頭區前,讓理髮師傅在你頭上抹上洗髮水,搓揉捏擠,幾番沖洗,別有一番滋味。相信大多數台灣男性,均飽嘗過這種洗髮滋味。

店內平日三三兩兩,沒什麼客人,倒也別有一番秩序。午後,總有一兩個老兵裝束的人物來店裡,修面理髮。而從和老闆娘的聊天應對內容來看,應多半是長年街坊鄰居兼老客戶。傍晚或夜晚,則是上班族打扮的中年男子光臨居多。有的進門就尋報紙,有的則是看電視,ㄧ派輕鬆,婉如自家客廳。

到了週末假日晚間,則常常會看到父母帶著從國小到國中不等年紀的孩童青年來理髮整面。因為常年施行髮禁的台灣初等教育,對於頭髮的尺寸要求十分嚴格,這似乎無形中也刺激了理髮的頻率,說起來還真該感謝政府德政乎?

另外一種週末夜晚會上門光顧的則是高中大學模樣的青年,這些學生已經大到足自行外出整理儀容,但卻仍一派稚氣,進店頗為靦腆害羞,不發一語,翻閱報刊,等候。

老闆偶有貌似嚴謹的男性理髮師傅,但整理來說多半為中老年婦女,穿著打扮儉樸自然,樣貌也和平素家庭主婦無異。極少年輕女性操持理髮業務,偶爾有年輕妹妹幫忙洗頭或送遞毛巾,那也是店主的女兒或晚輩。家庭理髮店多半清淡的很,店內雖除必要設備外,可說幾無裝潢。但那因客人頭髮氣味和來往穿梭所醞釀累積的厚實感,卻是入店便知,扎實的很。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