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看看南韓,我們的經濟代工要到何時才肯罷休?

By
on
2005-02-21

看看南韓,我們的經濟代工要到何時才肯罷休?

當1997年,金融風暴發生南韓外匯存底最低只到39億美元,如今2005年外匯存底已超過2000億美元。而1997年南韓的國民生產所得只有台灣的57%,如今已經追平。
在全球經濟軟著陸的這八年,也就是台灣政客推說經濟不景氣不是我的錯(而是全球環境使然)的這八年,韓國藉由消費性電子產業、線上遊戲軟體和廣義的文化創意產業,在全國的努力拼經濟下,將國民所得大幅提升,並且大幅提升韓國的文化形象。
今年台灣和法蘭克福的國際書展的主題國都是南韓,這以上種種,可以給我們什麼學習和教訓?

雖然幾乎舉世都討厭韓國人在世界杯足球賽裡的惡行惡狀,都討厭韓國人。但是韓國的愛國團結,剽悍民風,還有全國上下拼經濟的決心和貫徹卻,是更值得我們借鏡的對象。
台灣都說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可是卻有越來越多的老闆和投資人看著大陸市場,西進大陸、債留台灣。

台灣由於過去複雜的歷史文化因素,還有長期大中國教育心態的影響之下,導致政府與人民對於政治上的假想敵-中國大陸,也直接接合成經濟上的假想敵。然而,同樣是中國大陸鄰居,且還有個北韓的南韓,卻因為不是這套大中國思維邏輯,沒有這個國共內戰的政治和大中國文化歷史包袱,所以可以思考的更清楚走的更遠。

而兩者的差異就在於,南韓(也是其他所以先進國家)看出,經濟並非對抗式的政治邏輯。(無論哪個產業)唯有創意、研發、品牌與行銷才是產業的發展的趨勢和成功原因,而非短暫的高獲利代工。

台灣的經濟問題歸根究底在於我們賴以成功的經濟奇蹟是「代工邏輯」,也就是無數人引以為傲的OEM,台灣經濟成功,是靠著幫世界知名品牌代工生產產品,賺取利潤。從過去的腳踏車、動畫代工,到如今的電子業都是。
正因為我們抱著勞力密集的代工產業邏輯,看待未來台灣與中國大陸。因此中國大陸興起的龐大廉價勞工,還有基於同文同種之下,認為可以大量複製台灣成功經驗的經濟操作前提下,台灣的資本家和商人紛紛自以為明智的提前出走到中國大陸卡位,希望以轉移生產基地的邏輯,繼續延續甚至擴大其經濟成果。
這原本是既有產業資本家的運作邏輯,舉世皆然。就像過去先進國家勞力成本增加後,第一次工業生產的轉移,是將紡織業移向台灣等地。如今台灣人力成本大幅提升之後,紡織業等初級產業開始外移東南亞更多廉價勞工市場。然而此時的台灣,已經進入高教育水準時代,又成功遇上電子業的高度發展的時代,於是,先進國家第二次將代工轉移給台灣。台灣接下了先進國家第二波的代工產業-電子產業。
然而,大陸在改革開放之後,也緊追在後,並以其廣大的土地和廉價的人力,想要分食這份代工大餅,且已經頗具成效。而台灣再無新產業可以適用第三波的產業代工轉移。而且以現今中國大路的人力成熟度,台灣已經未必是全球企業的首選。

原本在代工邏輯下建立產業者,為要產業自保與延續發展,自然要利用既有優勢,西進或南遷。然而全球一片進入文化產業和美學經濟的發展趨勢明確,然而台灣過去一職缺少美學認識和品牌意識近年來雖有改善,但還是無法全面提升。過往台灣,一直無法在全面性的深耕建立成功自有品牌(除了誠品宏碁等少數例外),導致產業升級瓶頸,國民所得無法再度大幅提升的關鍵就在於,我們死守代工邏輯。其實這跟所選擇的產業無關,而跟我們選擇參與產業的方式在後進代工而非先期研發與品牌創造有關。

初出來看,其實絕大多數的台灣人現在是變窮的,因為台灣現在有幾十萬的電子業從業人員,還有一批超高所得的電子新貴。這批人中不乏高薪工作者。然而台灣整體的國民所得這幾年來並沒有大幅提升,也就是說,這批人勢必拉高國民平均所得的水準。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扣除電子產業的從業人員的平均薪資,其實台灣整體國民所得,很有可能是下降的。只是不知政府部門是否願意面對這樣的統計分析!?

再者,過往代工邏輯的成功和興盛,導致許多資本家短視近利,更導致灣許多優秀的大腦,在選擇學校科系和就業時,都選了代工邏輯為主的高科技電子產業。然而那真是個有「錢」瞻性的產業嗎?想必許多人都心知肚明!

只走代工的產業是無法長久的。在全球化的時代下資本家,永遠會選擇更便宜的生產基地落腳,或者把單給能夠提供更低價格的公司。這也就為什麼台灣經歷過螢幕、滑鼠、鍵盤等生產世界第一,卻一堆電子水餃股。
這是一個既定的經濟模式,並無須產除,只要輔導他們轉往世界各地投資建廠,掌握住這份既有的代工優勢,加強管理階層的領導。

然而更重要的是,台灣開始空出來的人才,可以轉向高創造性的文化創意產業、消費性電子產業或其他有前瞻性的可以以研發和品牌取勝的產業的開發。南韓不就是個絕佳的例子。而南韓的先天優勢還不如台灣。台灣過去有中國、日本、美國等直接或間接統治,再加上台灣和中國同文同種,海外三千多萬華人市場等等。
而地處交接,且已移民為主的台灣社會,其實兼容並蓄的能力非常強,是個吸納各種文化與流行的絕佳場所。
如果,我們因為經過太多國家和文化的統治,而從來沒有自己的主體性和美學。那麼,就去創造一個吧。政府有計畫的提倡和輔導,經濟才是最好的國防,而非那些又貴又不中用的武器。同樣是模仿,為什麼日本可以被尊重,而台灣卻被冠上仿冒大王。我想其中的研發、創新和代工邏輯,正是兩者高下立判的原因。

台灣有太多優秀人才,只是優秀人才在文化產業上卻可能困於傳統士大夫觀念認為文以載道,而不能大舉釋放這個創造力來創造商業利潤。再加上從業者的分散和秘密主義心態,國家對於文化產業的漠視等,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就算全世界先進國家那麼多以創造文化創造故事賺錢的例子,當政者還是不願意學習提倡。像台灣電影,一直停留在得獎階段;而對比於南韓的商業電影逐漸繁盛,就可知兩者之間在文化創意產業上的落實差距。

就算南韓從落後於我們,甚至一度陷入經濟破產,到如今追平台灣國民所得,並且開始對台灣進行文化移入。然而,台灣的菁英卻仍然只會說韓潮一點都不吸引人這種消極抵抗的話,卻無法拿出東西反銷。而韓潮卻是大舉入侵卻是不爭的事實,看看台灣的電視大長今、冬季戀歌、電影我的野蠻女友等,以及這些所開創出來的無數明星和商機,甚至書籍銷售等就可看出,這已經不是單獨的成功個案,而是有系統的且全面的文化複製和生產。
韓潮,或許是唯一一個國家刻意且投資所形塑成功的文化產業。他是打造出來的所以精緻不足然而蟬食鯨吞大眾文化市場卻綽綽有餘。而台灣原本擁有最好文化產業的市場-大陸,可惜錯失良機。看看王文華、幾米在大陸的風行,卻沒有想整體的系統性的開發、發展真的很可惜。
台灣經濟奇蹟和生活型態,如果在正確的時間點下去銷售販賣,絕對是絕大多數大陸人所夢想的,也是台灣文化創意產業的根源。惟獨台灣似乎從來就不覺得文化產業重要,也不覺得該認真開發。然而文化產業確實是最能夠獲利而且傳之久遠又不破壞生態環境,看看哈利波特就知道了。還可以提升人民生活水準和美學素質。然而,就算有這麼多的例子可供借鏡,我們的執政掌權者,依然只在乎下一次選舉的選票,只在乎炒作話題,短視近利的打口水戰,只在乎政黨和權位問題,只會挑撥人民情緒。
而在這紛亂之中,國際局勢已然大變。落後我們的南韓已經追平,而且後勢看漲。中國大陸搶下台灣代工產業的趨勢也逐漸確立。台灣日漸增加的退休人潮,可以生產的人口也越來越少。台灣經濟勢必走向低谷。如果台灣仍只有代工邏輯的經濟模式,那麼台灣的產業和人民的未來在哪裡?前景堪憂!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