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資訊饗

金磚四國與純愛三部曲 (書人日記) 4月17日

By
on
2005-04-18

純愛三部曲-電車男、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現在,很想見你
書人日記 4月17日

文/zen

昨天寫日記到五點,於是,今天當然是睡了個飽。到中午左右才醒來(當然也就翹了教會禮拜,上帝對不起)!起床盥洗完後,一如往常的週末行程,去鳳城吃了盤三鮮燴飯(鳳城真是好吃又便宜)當午餐,然後轉往附近的星巴客。

我的三大閱讀-文學、人文與商管
今天帶的是前兩天買的《現在,很想見你》、《理論之後》和周五要導讀的《金磚四國》。其實這三本書剛好反應我目前主要的閱讀範疇-文學、人文、商管。
通常我都是周間通勤和零碎時間閱讀文學,如前文所說的董橋、林文月等等(在排隊的還有張曉楓、波特萊爾和紀曉嵐,與不時可能插隊的好作品)。

而週末下午,則多半泡在咖啡店讀人文書。人文書,其實讀多了,其實有點像是頭腦體操。一本書,讀完之後不久,通常就只有幾個重要概念能夠存留在腦袋中。如果,不是要做研究,其實只要看看導論和介紹就可以掌握使用方法了!可是讀人文書的概念推演過程,卻頗有樂趣。一方面可以了解歷史是如何被概念化;另外一方面則可以訓練自己的思維邏輯(雖然所謂的邏輯,可能只是從小到大的反應累積記憶而成)。所以讀人文書需要一整段的時間,通常我選週末下午的咖啡館,在人聲鼎沸中閱讀抽象思維。

最後就是商管書了!自從去年十一月答應了這份工作,讓我開始有系統的整理收集分析國內商管出版作品。也陸續讀了不少好東西。回頭看這些商管書,對我來說讀商管書的好處,訓練組織企劃能力,更多習慣用正面陽光態度思考問題,更了解將本求利的重要性。對於我這個有點文人性格的知識青年來說,大量閱讀商管書算得上是一種調整,讓自己對事業更務實一點。

唬誰阿,《金磚四國》
今天先看了《金磚四國》,詳細書籍內容討論就請大家上讀書會去看吧。這裡說點感想。老實說,這本書的確沒讓我意外,果然是讓人非常失望。我本來就覺得,這是本雜誌社炒作話題的東西。只是,沒想到看完整本書之後,有種無力感和空虛。除了還是感嘆花了這麼多錢和人力,作報導,寫分析,推行銷,只為了一個漏洞百出,而且沒有意外的話,幾乎不可能實現經濟預測模型-高盛99號分析報告。《金磚四國》整本書,不斷重複那些用諸多理想經濟模型所預測出來嚇人的未來,並穿插一些金磚四國內的成功個案作為證明。

當然《金磚四國》中,對於中國、巴西、印度、俄羅斯的現狀分析,並非一無可取之處。可是這和那些大力吹捧這些國家經濟發展優勢的著作,並沒有兩樣。唯一不同的是,這次這些報導掛上了一個很炫的前提-2050年的時候,世界六大經濟體將重新洗牌。一些所謂的第三世界國家竟然紛紛幹掉英、美、德、法、義、日這些傳統工業強國。可是,如果細看書的內容,則根本毫無竦動特別之處。
全書所賴以存在的未來,建立在一堆預設(幾乎不可能實現)下。再者,誰能保證未來五十年,沒有天災人禍。不過,這或許是商管書的好處-有時候就是太樂觀理性了,總把世界架設在靜態平衡中,好像人類永遠不會再有戰爭,地球溫室效應不存在,南亞大地震只會發生一次。不過,商管書的閱讀對象是企業主管囉,這些人可愛經濟成長這種鬼東西!

純愛三部曲
不過工作就是工作拉,快速把《金磚四國》整理完筆記後,就拿出《現在,很想見你》。這才是我今天的重頭戲。昨天才看完感人電影,今天要趁勝追擊讀讀元作小說。雖然小說原作的人物背景設定和故事發展和電影有些許差異,不過看了小說,才解開電影中一些雖然可以猜中,但還是沒有明講的部分。

翻讀小說之後,其實有點小失望。雖然小說電影各有吸引人的地方,不過小說本身文筆意外的簡單清爽,人物背景架構上也頗為簡略。

不過如果硬要我說,我認為電影改編的比原作好。書中雖然也傳遞出這份愛情的動人,然而電影卻因為畫面,因為空間,因為配樂,因為風景,因為男女主角鮮明的人物扮演,而讓人更想飆淚。或許有人不同意,但是我認為,《現在,很想見你》的電影改編的很棒。更把小說中一些重要的經典對白穿插的更巧妙且感動人心!

那麼,接著來說說最近的純愛物語熱潮吧!前面我已經寫過一點,為什麼在這性愛氾濫而輕易的時代,純愛盛行!

然後,如果我們把《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電車男》和《現在,很想見你》擺在一起看,不難發現,這幾部作品中的男女主角,其實都是現實社會生活中被主流青少年同儕排擠的邊緣人。沒什麼朋友,個性怪異,而有所堅持。再者男女主角們都只遇見了彼此,甚至有兩部都是女主角身亡的小說,他們都相遇於青春年少。

或許,我們每個人心中都住這一個小孩,渴望被愛,渴望幸福,渴望遇見今生的唯一。而且更幸運的是,在年輕的時候就遇見了彼此今生所認定的那位。然而純愛小說動人之處在於最愛卻無法永遠廝守(主角之一必定會死去)。

再者,三部純愛物語述說的都是初戀故事。或許初戀真的最美,最感人,最讓人神化,最動人而令人無法忘懷。

當然,這三本小說都很賣座。都有著令人飆淚或噴飯的經典對白。

《現在,很想見你》中,小澪最後一景要去見阿巧時,所寫下的「現在,正要去見你我」。相信當這句對白映入觀者眼簾時,大概沒有人不被感動的吧。而當亞紀白血病發時,不知又讓多少人飆淚。

《電車男》雖然搞笑,但是看見2ch上那份真誠,以及最後電車男成功擄獲芳心時,天南地北網友的祝賀的盛況,確實也頗感動人心,或許也會飆點小淚吧!

在初戀就遇上摯愛,一期一會,一生只愛一個人(但卻無法廝守),或許是每一個人心中最奢望的一種幸福模式。但卻只有極少數人能夠達成。因此,人世間的絕對悲劇,在純愛物語中,就是當你知道那個人就是今生唯一,而他卻只擁有短暫的生命風華。另外一半將只能孤獨的活在世界上,以緬懷對方的方式,走完一生,但本人卻是感到幸福而無怨無悔。那份至高的悲情,轉化成無上的愛情與幸福!

或許這是純愛物語的公式。你今生的唯一,必須死去,以感動讀者之心。然而即便無情的文學理論,對大眾文學炮火猛烈的攻擊,這近似公式的小說鋪陳方式,卻無損小說能夠直指人心的感動人。或許理論巨獸能夠無情的揭發某種真實,但卻無法感動人心,因而對於那些可以巧妙深入人心,並且或許認同與感動的純愛物語,痛恨不已吧!

不過,讓理論歸理論,而讓小說歸小說吧!對於小說,我總簡單的認為,能夠感動人心,引發共鳴,讓人反思/投射自己生命狀況的,就是好東西!不知你以為如何?

讀完《現在,很想見你》差點在咖啡館飆淚,於是去了廁所轉換心情,回來看了半本的《理論之後》就回家看電視了!今天星期天不要太忙,看了兩本半的書回家,翻翻董橋《甲申年記事》,感受一下董橋溫厚的文筆,重看一遍丹佐華盛頓電影的《迫在眉梢》,吃了晚餐,上上網,東翻西看,整理了明天要看的書,在床上擺了《蘇格拉底大問哉》,寫完日記,準備來睡覺。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000000

    2009-04-11

    《世界中心呼喚愛》與《現在很想見你》和《大陽之歌》,被稱作純愛三部曲0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