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和悠閒偷情

By
on
2005-05-03

和悠閒偷情 文/ZEN (本文發表於台灣時報)

當生活忙到無以覆加的時候,總想旅行。

生活,偶爾總會像電池耗盡般疲累,非常疲累,累到倒頭就睡,睡醒卻依然頭昏眼花,分不清東南西北,食不知味,人如行屍,味如死肉。那就是極限了吧!睡眠已經無法喚回健康的時候,想要轉換口氣,稍作休息,就需要旅行。

只是,尚無須遠遊,心也放不下都市繁華。於是,都市文明的交界處,遂成為轉換心情滌清疲累的首選。世俗仍然可及,塵囂仍在,轉身即可回頭,只是不那麼密集。

於是,找個週間下班,或者週末午後,甚至乾脆就地丟下手邊的工作,揹上包包,換上我的藍色布鞋和牛仔褲,套一件清爽的素色T恤,或許包包裡裝本書,關掉手機,圖個暫時清靜。ㄧ派輕鬆裝束,搭上大眾運輸系統,緩緩往郊外而去。不開車,怕的是找車位的惱人情緒,打擾了休息的遊性。

地點或許是捷運終點的淡水、南勢角或碧潭,也可能是還要換車抵達的烏來、淡海、九份、陽明山。北投偶爾也去,卻是ㄧ次溫泉都沒有泡成。因為懶,不想帶盥洗用具。也怕麻煩,還要穿脫烘擦。出門在外,能免則免,圖個自在。

夢想中的廢人生活,越來越遙不可及。沒有含金湯匙出生,也沒有富甲ㄧ方的老伴。世俗纏身,放不下手邊工作,且還貪戀世俗歡愛。一種輕微拜金與享樂主義作祟。清心卻不見德寡欲。所以,知道離不開塵世,得認份的守著世俗忙碌而生活。

於是,和悠閒在生活的縫隙中偷情。

興許在淡水河岸鬼混一下午,亦或泡在慵懶裡一個晚上。什麼都不做。甚至連美食也免,風景也不貪看。只想以時間的虛晃換份輕鬆、求點自在。從來不逃避現實生活的煩瑣雜忙,也不打算放棄物質豐饒的美好。

風和日暖,海風徐徐,落日夕陽餘暉映照河面,裊裊塵埃飛揚。摻雜海味的清風拂略臉頰,遠方小山青樹挺立。泡在慵懶悠閒裡,讓無所是事滲透全身。終於,以無聊滌清全身,滲透骨骸,換空血脈。排出全身的都會汙濁與空調人工。讓身體吸飽太陽、讓肺部填滿自然,搭上便捷的大眾運輸系統,回返忙碌的日常生活。

畢竟,和悠閒偷歡之後,仍要回到世俗忙碌的元配身邊,盡責認份的努力生活!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