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on
2005-06-07

學妹

文/zen

照片中的女生是這次我去京都當地陪的學妹,拍攝地點是京都南禪寺旁邊的湯豆腐料理店。風景超好,在戶外用餐,山光水色,園林假借京都四郊之山,相當優美。不過料理頗貴,中餐定食ㄧ人要三千日幣。而真的只有豆腐,和一些配菜。老實說,我並非味覺纖細的日本人,吃不出這豆腐有什麼精進之處。不過風景很美,南禪寺也很美,那也就夠了。

說到這個學妹,還頗有一段小淵源。他是小我兩屆輔大日文系畢業的。至於為什麼會認識,因為大學團契的關係。不過我在學期間,並沒有真正認識她,只是打過照面,是畢業之後,有一次回輔大陪女朋友聚會(當時的女朋友還念大四,我常公館、新莊兩頭跑),在校門口遇到學妹,就一起走到聚會場,就那一段路,於是認識了,很快就熟起來。

然而,認識之後的聯絡,其實也斷斷續續的,我忙著我的研究所生活和打工陪女朋友,他則去日本交換學生,隔了一年,他考上日本交流協會的公費。

而那時候的我正值轉換感情的階段,有一陣子比較密集的聯絡,他偶爾會到學校來找我,或者相約逛街,因為他拿不定主意念什麼研究所,還有一些他認為別人不懂但我能懂的心情,會找我疏發。

當年我正值自以為社會學最了不起的時代,於是,就苦口婆心勸他念社會所。他本來要去一橋大學,我卻還慫恿他去東京大學跟上野千鶴子(因為日本的外籍生要唸研究所,必須先當研修生ㄧ年。在大學與研究所旁聽,並先選定老師。然後隔年才參加入學考試)。還帶他去買了一堆社會學經典和教科書惡補,因為他原來是日文系的,沒念過半點社會學。總之,她出國前那段日子,總繞著社會學打轉。

後來,這些書據說半本也沒帶去日本。而且還躺在他姐姐台北的住處。而他姐姐今年六月十八也要遠嫁美國了(又ㄧ個六月新娘),於是那批書會如何,尚不得而知?

後來,我交了新女朋友(不過並非學妹)。而學妹也如期出國唸書了,我還記得出國前ㄧ天,他和我出去的最後一次,是陪我去學校對面拿影印的書,後來就送他回去。

然後,就是四年的沒有聯絡。這位小姐音訊全無的消失了,連他的好朋友都沒有他聯絡方式。這四年中間雖然我曾經想過打電話,問她爸媽,但還是沒打。因為覺得要解釋兩人關係,大概很難說清(老ㄧ輩的男女關係理解程度比較低吧)。也沒有特別要找的原因,就這樣擱淺著。

然後,我分手、畢業、當兵(只有三十五天拉)、出社會,換工作,戀愛,又分手。直到去年秋天,開始厭煩,開始想到學妹應該要畢業了吧,開開始很想去日本看楓葉(因為退伍後我就嚷嚷要去日本玩了好久,都未成行)。

直到我託一個日本的作者,幫我尋人。

終於找到學妹。然後任性的我就說:「我要去日本找她玩!」而她也爽利的答應了。

而在去日本之前的去年十月,學妹回台灣一趟,據說是為了學位論文回來收集資料。那次有見了幾次面,也敲定了日本之行,還聊了四年的變化。學妹變瘦了(大概日本物資不足吧),更加精明幹練,但卻也依然浪漫天真。

然後,就有了一月20-27的八天日本之旅。目的地是京都。我們兩個人在京都玩了八天。不過那是只我們都在京都的時間。他小姐總共在京都待了半個月超過的樣子。因為我回台灣的當天,剛好是她們舉家去日本探望他。

他二月碩士論文口試,三月畢業。

結果,學妹沒念東大。據說和上野千鶴子不合,再加上東京太貴等諸多理由。他念了九州大的社會所(當年她報考北海道和九州兩所學校社會所,ㄧ南ㄧ北,可真是極端),跟了一個做文化研究的老師,寫了觀光社會學的論文。

說到觀光,這位小姐可真會玩。去日本四年,光日本國內就進行了二十次的旅行。幾乎全日本都玩遍了,光京都就去了八次。真是驚人的數字。

於是回台灣那天我跟他說,下次我還要去。她也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不過要等他找到工作安頓下來。

其實,很感謝學妹這樣讓我任性。我說要去日本,就很夠義氣的當我地陪。幫我翻譯、訂房、規劃路線、到處奔波,尋訪那些他早已玩遍的古蹟名勝。還忍耐我每天晚上都要逛那我看不懂卻很喜歡逛的日本書店。

學妹說,他是第一次這樣招待朋友去日本找他玩(除了他那當空姐的姐姐每個月飛日本找他去瘋狂採購不算)。

我還記得剛出京都車站,他看到我的那種興奮狀,我真體會他鄉遇故知,果然是一種很令人感到慰藉的歡快。

日本行有非常多好玩有趣的事情!也多虧這位聚少離多,交淺言深的學妹,才能讓我有這麼棒的一趟日本之行。

全程充當翻譯,帶我到許多觀光客不會去的京都小巷弄去探詢日本人最道地最古老的生活,還吃了完全家常味的簡餐,碰到日本人的日常生活,還有許許多多值得紀念的有趣的搞笑的旅行點滴。

因為當年是被我慫恿之下去念了社會學,我還很認真的問他說會不會怪我。他竟然說不會,也不知是客套還是真的。這樣影響別人人生,給別人人生方向出意見,真的是要冒很大風險。還好,沒有犯下太大的錯誤。

總之,非常感謝學妹縱容我的任性。我想他不知道會不會後悔那天要不在校門口遇到我,就不會替自己往後惹出這一堆麻煩。出國唸書也許念的是日本文學也說不定(就如其他日文系畢業生的選擇)。進而有一番完全不同的研究所生涯。

如今,他安然在東京落腳定居,在顧問公司當上班,住在三坪大小的套房裡,努力著自己往後的人生。
————————————–
我們在生命裡遇見了每一個人,其實都和我們有著一段特別密集或者影響深遠的互動。而這一切的點點滴滴,則構成了我們生命中最美好的財富–朋友。

雖然有時候,會和一些朋友因為誤會、因為口角而斷了連絡,甚至彼此記恨討厭。但我相信內心深處,其實我們都是珍惜這段過往的友誼可以這樣的延續。最近一年來似乎和幾位真的是多年好友因為誤會而疏遠了,著實非常的遺憾。但我盡立了,對方既然不願意合好,只好祝福他們一切順利。我相信上帝在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美好的安排。

畢竟,每個人有自己的人生和選擇。至於過往曾經被我的任性所得罪的,也只能說抱歉。至於接受與否,那也是一種選擇。畢竟,我承認自己是個不夠成熟的小夥子,老是無法圓融的讓所有人滿意,更常不經意的說話得罪人,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個性的優缺點,雖然都快三十了,也只好請還在身邊的朋友,多包容,爭ㄧ隻眼閉ㄧ隻眼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