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日常生活中的一日

By
on
2005-07-05

文/zen

日常生活的一天,多半是這樣開始的。清早起床趕上班,換裝梳洗三分鐘,大便拉屎趕不急,早餐永遠忘記吃。學校校車到門口,家裡小孩還在睡。擠著上捷運,嘴裡塞麵包。慌忙跑進辦公室,只為打卡怕遲到。

工作場所,幾乎是我們清醒的時候,待得最久的地方。同事比家人常見面,上司比爸媽常罵你;主管老問嫁了沒,你說沒能有機會!午餐休息像加班,同事成群談公事;囫圇吞棗沒得睡,接著又是半天忙。

加班永遠加不完,六點下班沒我份。晚餐永遠延誤,等到飢腸轆轆,才只能隨便呼嚕呼嚕。披星戴月算什麼,老子早已忘風月。拖著疲憊的身軀,搭上晚般空盪無人的蕭條捷運,回到狗窩。看著雜亂無章堆積如山的家務,往往眼不見為凈。更有甚者,倒頭就睡。別說寬衣解帶、梳妝盥洗,連拖鞋換襪的時間都沒有!更別說調情與約會。

你會問這麼忙,為什麼?還不就為了「理想的生活」!

打從一出世,父母就對手無殺雞之力,又毫無反抗能力的我們,任意灌輸他們理想生活的美麗願景(我並非責怪父母,他們也只是單純的為我們好,只是社會太複雜,他們不了解!!)。希望我們當醫生、當工程師,會唸書,賺大錢。從小到大,我們都會唱:「我家們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

於是,從還沒懂事開始,我們就拼命的補習學才藝,上英文,彈鋼琴,畫畫跳舞樣樣來。所謂樣樣通來樣樣鬆。通常能夠學有所成,且以此維生的,可謂鳳毛麟角。等而次之的可以說培養了布爾喬亞的藝術品味,尚堪欣慰。最糟的是絕大多數人不過把一切還給老師。留下了衝忙上下課,穿梭在補習班之間,連便當都來不及吃的童年。至於「池塘邊的,榕樹下…」那款童年,可能只是一種烏托邦。即便父母最放任(其實是管不動)式家庭教育長大下的我,離家前印象所及的求學生涯,就是每天趕上課,放學趕快回家吃飯(甚至不吃),吃完飯趕補習,吃飯只是為了填飽肚子,好有體力晚上補習。而當年在屏東唸國中如我都得如此拼命,不難想見首善之都台北的盛況。

這熟悉的共同成長經驗,想必並不陌生!大概沒人不知道,這麼忙碌,究竟是為了什麼吧?

於是,在匆匆茫茫之間,我們長大成人。最自由的大學四年,並沒有因此而完全悠閒,雖然因緣際會的窺探了悠閒的美妙,但當時矇懂無知,尚不知可貴。仍然繼續奉行努力打拼,走向理想人生的口號。於是上課補習(插大研究所、托福GRE)、社團夜遊、戀愛打工、遊學鬼混,大學四年,一樣匆匆忙忙,混完了學歷文憑。當然,是有人十分認真的得高分,拿文憑畢業(不過這種人更忙)。

然後就每天趕上班了!直到有一天,我們生病,開始變老。工作做不動,身邊有點錢。社會說不需要你了,美其名叫「退休」,要你讓出社會地位,交出職位,哪邊涼快哪邊去。於是,我們突然閒了下來!我們終於到了小時候大人口中所說的「理想生活」。可是我們老了、病了,開始常常上廁所,七八點想睡覺,胃口不好吃不下,牙齒掉光換假牙。美食咬不動,想玩走不動,哪裡都去不了。空有一堆錢,子孫不肖,等著分遺產。

當然,也許沒這麼慘。有人說我有錢夠過三輩子。有人說我身體好的像頭牛,三餐可吃三大碗。有人說我命好不用工作,自然有人幫我賺錢。有人說我還年輕就賺夠了,想退休好好享受。有人說我子孫孝順,晚年不愁吃穿。好,我要來過從小到大大人口中一直念茲在茲的「理想生活」,我要環遊世界,我要吃遍美食,我要打高爾夫,我要好好享受人生。然而,日子一久,卻總覺不對勁。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