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地下經濟是人類內心不可見慾望的總和…

By
on
2005-07-15

地下經濟是人類內心不可見慾望的總和…

文/zen

書名:大麻、草莓園、色情王國
作者:艾瑞克西洛瑟
譯者:張美惠
出版社:時報文化

西洛瑟繼揭發美國速食工業黑暗面的《速食共和國》之後,再度推出震撼人心,顛覆你對社會事務既有想法的作品《大麻、草莓園、色情王國》,探討美國地下經濟內部的現況源流成因與矛盾,以及關於犯罪是什麼,人們對於犯罪這件事情的看法,深受社會刻板印象和主流意識形態的建構、操弄與影響,進而導致數十百萬計的善良無辜百姓被打為罪犯,徒增諸多無辜的悲慘人生。

如果說市場經濟是人類可見慾望的總和,那麼地下經濟就是人類內心不可見慾望的總和。兩者對於人類與經濟來說同樣重要、緊密、相關互聯且互為表裡、缺一不可。人們對於地下經濟的事務,表面總是擺出一派道德主義的嫌棄,然而私底下卻可能愛不釋手。例如廣大男性都一定見識過的色情刊物、光碟,卻總在房間被抓包後說,是朋友借的。永遠都是朋友出借,卻找不到擁有的當事人。

地下經濟的基礎,其實是建立在人類內心深層慾望,渴望被滿足但卻又不能見容於社會既有規範和道德尺度之下所產生的一種交易模式。它相當程度紓發了人類深層慾望然,而西洛瑟認為,正因為政府當局以及道德主義者對於這些非法地下經濟的禁令措施,導致人們心裡的慾望無法正常宣洩,而導入地下。西洛瑟舉出北歐諸多開放色情產業的國家的相關產業銷售數字為例,開放色情產業對於管理色情產業與將人類性慾望做有效導正其實有更多的助益。

市場經濟與地下經濟可以說是社會主流價值與非主流價值的各自表述,唯有能夠上得了檯面的主流價值,才能夠成為被政府或社會所認可的經濟交易。然而人們內心深層的慾望與黑暗面,卻被主流價值假裝其不存在,放任其流入黑暗地面。等到爆發嚴重問題與衝突,甚至暴力流血事件時,政府當局再以萬惡皆因此而起之姿,介入與管制,大舉搜捕。然而到那時候浮現檯面的,不過是嚴重問題的冰山一角。到了爆發問題的當下,問題本身已經自我增長成無可管制的怪獸。

西洛瑟在《大麻、草莓園、色情王國》中則針對美國三大非法地下經濟-大麻、非法移民的季節性勞工、色情深入探索其起源、現狀、成因、價值觀與本來面貌。除了揭露社會主流價值如何以權力打壓扭曲非主流價值外,也帶領我們探討思索何謂犯罪?犯罪本身真的有絕對標準來定義其為惡或錯誤嗎?亦或者犯罪正如犯罪社會學所說,犯罪是一時一地,因社會文化價值觀而有所不同規範與決定。

西洛瑟善長文字鋪陳,在文脈起伏中,勾動讀者的良心與義憤,進而導入其所欲傳遞的觀念。西洛瑟更擅長使用統計數字的比較,指出現狀的荒謬性。例如西洛瑟指出美國每年花在非法藥品的總金額,比香菸市場還大。然而香菸工業卻遭到人民以及政府乃正社會各界大力在其生產、銷售、廣告等各個環節的攻擊管理約束。然而,對於非法藥物的取得與使用,卻是毫無管理辦法並且放任自流。

更糟糕的是,因為偏見與刻板印象,而逐漸將大麻這種本身並無決定性證據證明其對人體有害而且會導致上癮的植物,而且更是美國開國早期重要經濟作物大麻,斥為毒草。在美國開國時期,幾乎人人均有種植。因為大麻本身的高經濟效益,對當時殖民地人民有相當重要的經濟支持。然而當美國社會因為厭惡墨西哥移民,後來更因為美國經濟大蕭條引起的反移民情緒進,將墨西哥移民的大麻吸食文化扭曲為邪惡毒品,吸食大麻被標籤化,進而引起對吸食大麻者的偏見,最後引發大麻禁令,甚至把大麻斥為殺人毒草。而1960年帶的頹廢嬉皮反文化勢力,雖讓大麻暫時紓緩其社會非法性,但卻因為進入1980年代新保守主義當道,反文化勢力式微,大麻被視為反文化代言人,命運雪上加霜,從此開啟美國當局迫害大麻的悲慘史頁。

大麻的悲劇在美國如熱浪猛襲。2001年,美國因違反大麻相關法令被捕的人數高達72萬4千人。更荒謬的是,在美國殺人比持有大麻所判的刑期還輕。大麻原本是美國最大宗的經濟作物,大約有100~300萬人左右種植。這些人都是和我們無異的正常市民,並非邪惡大壞蛋。然而卻因為道德偏見還有歷史文化衝突等相關原因,大麻被官方所排擠定義成惡意罪犯,多少無辜市民因大麻而被迫入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西洛瑟翻出一大堆醫學研究報告指出,大麻具有諸多醫學用途而且並不會上癮而且其影響性,其上癮可能性更遠低於我們社會所認可的合法食用尼古丁、酒精、咖啡因。大麻具療效又沒有致命劑量,西洛瑟說,人必須每分鐘吸食一百磅大麻連續十五分鐘才會死亡。而我猜想,無論是任何可吸入肺中的物品,以這種程度的方式吸食,沒有人不會死亡吧!?

大麻在美國的地位,其實就是一場文化價值的戰爭下的階級鬥爭工具。大麻早已不是醫療問題,而變成道德問題。犯罪社會學理論說,犯罪是一種社會行為,會因時因地的差異而有所不同的界定。大麻是最好的例證。

在美國隔鄰的加拿大,大麻則是合法開放的一種菸草。僅一鄰之隔,卻因為社會對該物品本身的定義差異,而造成巨大的落差與影響。西洛瑟對於美國社會本身那種無來由而且刻意忽略大麻正面價值而一昧污名化大麻的行為,感到非常憤怒與悲慟。在書中西洛瑟以一名無辜市民楊,只因介紹兩個人認識,後來這兩個人自行進行大麻交易。最後在被政府當局的惡意栽贓文,楊定義成無惡不作的壞蛋,更被判處無期徒刑。

想想,你不過因為剛好認識兩個朋友,而介紹他們相互認識,最後卻因為他們後來起念一起做一件你所不知道的非法勾當,而被當作仲介人,甚至被判無期徒刑,這該有多荒謬?大概可以媲美卡夫卡和卡繆的存在主義荒謬作品了!西洛瑟藉由這起案例,企圖點出美國社會對大麻文化的恐懼和扭曲,已經嚴重到難以想像的地步!

大麻判刑可以說是美國最大一種文字獄和冤獄。只要和大麻兩字沾上邊,未審先判,甚至不用證據就,可以判出比殺人還重的罪行。你不用販賣銷售大麻,只要持有,而且僅只是持有一公克不到,就會被判已相當程度的重刑。美國政府對大麻的歇斯底里,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邊沁說:「凡超乎必要的懲罰,都是無謂製造悲劇。」而大麻正是在美國製造無謂悲劇中最荒繆而毫無道理的一種。更糟糕的是,有些因重病纏身只好非法取得大麻者,一但被捕,只有重刑等候。而西洛瑟更反諷的指出,許多檯面上大力反對大麻的政府高官,其子女在被發現持有甚至大宗販賣大麻之後,卻能夠輕鬆脫罪,西洛瑟藉這種落差呈現市民的相對剝奪感,企圖激起人們對於此等不公義現狀的反思與批判。

西洛瑟明白的指出,持有大麻而犯之罪並非來自醫學,而是來自文化、價值觀與人們的偏見。社會對大麻那種精神分裂式的恐懼,其實蘊含美國白人社會強烈的種族偏見。然而在美國這個號稱多元共存的自由鎔爐社會裡,大麻便變成了主流價值觀宣洩其焦慮的最好出口。

草莓園一章,探討加州非法季節性勞工聘用的成因現狀與問題,非法外勞的聘用有其無奈的結構性經濟壓力,其中的諸多不公義和剝削,讓人讀了心酸。在我們大口享用草莓這些高經濟作物的同時,心理可否曾經想過這些草莓是來自許多人犧牲人生而換來的。那鮮紅的草莓,其甜美卻是由非法勞工所流的血所換來,確實令人感到不安。本章大有延續西洛瑟在《速食共和國》裡,探討速食工業剝削美國西部肉類供應商,導致供應商聘請非法移民廉價勞工,不給予福利與醫療補助,又迫其長時間勞動,其間諸多慘無人道的相似處,讓人不禁唏噓。

《大麻、草莓園、色情王國》無疑是西洛瑟又一部向美國社會發出不平之鳴的鳴冤力作,本書相信應該會如前一部作品《速食共和國》一般,在西方社會引起廣泛的討論與迴響,進而迫使人們與政府當局靜下來反思社會裡一些既定刻板印象與偏見的來源、存在價值等更深層的問題!

西洛瑟絕對是人道主義者。他以其筆,靜靜的寫下人世間的不公不義。等待我們去思索、瞭解、行動與平反。你關心心理深層的慾望無法被滿足而總被莫名的壓抑嗎?或許你也該讀讀《大麻、草莓園、色情王國》!

延伸閱讀
西洛瑟,《速食共和國》,天下文化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