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金融生態浩劫-銀行浮爛借貸與併購的的社會後果

By
on
2005-08-17

金融生態浩劫-銀行浮爛借貸與併購的的社會後果

文/zen

(原文刊登於聯合報讀書人)

全球外債高達2.5兆美元,美國雖是全世界債務最多的國家,卻也是全世界稅收最高的國家,因此,不會有人擔心美國會破產(雖然也不是不可能)。不過,如果債務問題換成本身已極度窮困,瀕臨破產,政府貪污腐敗,國家無力償還外債的開發中國家時,將會對世界造成怎樣的影響?

除了遠在天邊,看似與我們無關的開發中國家外債外,今年以來佔據媒體金融版面焦點的金控併購案,前景真的是這麼美好嗎?金控合併帶給人民的金融權不平等,與銀行業昧著良心,大賺窮人消費性信貸利息錢的舉措等種種金融陰暗面,似乎一聲聲撞擊著金融生態浩劫的警鐘。

開發中國家外債與台灣國內消費性金融借貸,兩者之間,看似無關,卻有著同樣一套的運作邏輯,那就是銀行鼓勵借貸,大開方便之門,再從中賺取利差,並看準借貸人/國永無償還的一日,而讓其成為銀行奴隸,永遠必須償還那高額而且無法還清的貸款。

開發中國家的債務問題

開發中國家光是積欠美國的債務,就高達60億美元。而到1987年為止,阿爾及利亞、阿根廷、波利維亞、巴西、保加利亞、剛果、象牙海岸、厄瓜多、墨西哥、摩洛哥、尼加拉瓜、祕魯、波蘭、敘利亞、委瑞內拉等國政府外債合計高達4020億美元(約占這些國家生產毛額50%)。

到底開發中國家,是怎麼樣欠下這些外債?而借到的錢,又都用到哪裡去了?這些債權國,知不知道這些債務國的情況?

冷戰時期地緣政治下的金融借貸

被《今日管理》譽為「未滿三十五歲的三十五位頂尖女性」,也被《VOGUE》選為「全球最具啟發性的女性之一」的英國劍橋大學國際商業中心副主任諾瑞茲赫茲(Noreena Hertz),在其2004年新作《當債務吞噬國家》(I. O. U.:The Debt Threat and Why We Must Defuse It)中,順著國際地緣政治的脈絡,為開發中國家外債問題的根源、發展與未來,提出相當深刻的見解。

赫茲發現,貸款給佔據戰略地位的開發中國家成為冷戰時代,歐美蘇等世界強權換取安全與和平的理由。美國支持南越政權,並借貸給超過40億美元。蘇聯亦曾借貸中國3億美元。美蘇兩大強權為追求國家安全與穩定而大量,競相爭提供外援貸款給這些具有地緣優勢的國家,爭取開發中國家政府的支持。中國與台灣政府,也因海峽兩岸的緊張關係,借助金融借款,拉攏非洲、太平洋地區國家,以換取外交認同。

過去30年來,歐美日對開發中國家的貸款,有60%借貸給腐敗貪污的政府。全球貪污最嚴重的印尼、土耳其、菲律賓,正是向已開發國家舉貸最多的國家。這些政府將所借得的外債匯出至瑞士等國家的帳戶,枉顧民生,中飽私囊。再不然就是將借來的錢大舉購買軍火,用以屠殺人民百姓。1980年代,海珊就由一些懷抱地緣政治目的的政府手中,借到1000億美元。而這筆借款後來成為伊拉克入侵伊朗的資本。

無論獨裁者、暴君或軍隊,不論是購買軍火還是中飽私囊,只要提出申請,幾乎都可以獲得西方國家商業銀行貸款援助。過去50年來,許多震驚國際社會的重大事件與戰爭,例如懲罰日戰爭、兩伊戰爭、韓戰、越戰、東南亞金融風暴、911恐怖攻擊等的根源,都和開發中國家的外債有關。

後冷戰秩序的開發中國家外債

1989年,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國際政治風向大轉,美國獨霸全球。地緣優勢消失的開發中國家,失去利用價值,頓時面臨已開發國家催逼償還外債。就好像一直借錢給你卻不要你還的高利貸,有一天突然要你連本帶利清償。再加上經濟不景氣的影響,貸款利息快速飆升,開發中國家雪上加霜,負債積壘速度飆升。冷戰時期的貸款,成為未來世界動盪的根源。

平均國民所得只有90美元的剛果民主共和國人民,每年必須將37%的政府歲收,用於償還外債。南非諸國每年償還100億美元。積欠外債的開發中國家,幾乎都瀕臨破產與赤貧,每天都有人因為政府被迫償還外債,而大幅刪減醫療、社會福利等支出而大量死亡。全球超過十億人,每人每天不到2.2美元可應付生活開支(這個數字是歐盟補助每頭牛一天的費用)。就連高盛證卷所盛讚的「金磚四國」,也都深受外債所苦。

開發中國家為了償還外債,大幅刪減醫療、教育、衛生等社會福利預算。開發中窮國希望提升收入,償還外債,因此大量開墾土地,破壞生態系統,換取經濟收入,卻間接催生全球生態浩劫。

誰來承擔金融借貸的社會後果?

開發中國家高額的債務問題,雖是冷戰地緣政治的影響,但實際經手借款者,卻是來自開發中國家銀行,為了賺取高額手續費與利息,不管借貸用途與還款能力,而毫無節制的大舉借貸。而這個借貸模式,竟和當前台灣銀行大舉攻佔的消費性信貸業務有異曲同工之妙。

例如,兩者均是銀行捧著大筆的錢拜託借貸,而且借貸手續超方便,還款初期只要償還最低金額,甚至有許多鼓勵借貸的優惠措施。然而,不但輕易借錢這點很像,把借到的金錢胡亂揮霍也是兩者皆然。最後,利息之沉重,壞帳比例之高,還不出借款導致家破人亡、社會動盪等社會負面後果,更是驚人的相似。

是該解決開發中國家非法外債與消費性金融信貸的時候了…

開發中國家所積欠的外債,催生國際金融與生態浩劫。外債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隨時可能爆發金流黑洞,讓全球金融體系崩解;而開發中國家為償還外債所進行的大舉開墾,則逐步侵蝕著已經破爛不堪的地球生態。

按照赫茲的定義,開發中國家所積欠的外債,多半是在非法與不合理狀況下所孕生的非法外債。赫茲認為,西方國家這些年來光是賺得的利息早已超過本金,根本不該再要求開發中國呀償還。

台灣的金控公司,為了衝高業績,老早已放棄單純的借存款業務,而專攻小額消費性金融信貸。拼命胡亂借錢給那些不懂節制,熱愛炫燿性或耗盡式消費而卻還不出錢,沒有明天的消費者。這一波消費性金融信貸所創造出的消費熱潮,背後卻累積越來越高的呆帳、壞帳。而真的再也還出不出一分錢的人,只好走上絕路。而尚可還的起部份貸款的人,銀行則不斷的餵養優惠,希望以貸款綁死這些人,要他們永遠在利息的壓力下成為為銀行賺錢的奴隸。

不但如此,銀行更藉由併購銀行來增加分行通路,擴大市佔率。再將併購的分行大舉轉移到大都會地區,搶攻高階精英市場,棄人民金融平等權於不顧。而政府不但不加以管制,卻還大舉開放金融控股公司合併,讓銀行更巨大化、資本化,更無情的摧殘與誘騙市井小民。在《禿鷹的晚餐-金融併購的社會後果》中,夏傳位貼近金融併購案下被犧牲的無辜銀行職員的職涯生命史,深入淺出的點出台灣金融生態浩劫的危機所在。

是到了該徹底停止這種輕易的借貸模式了,否則開發中國家外債問題,國內消費性信貸呆帳問題將壓垮社會其他生態系統的運作,而正式邁入金融生態浩劫。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