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自助行

買與吃的天堂—8/19-21香江行上

By
on
2005-08-25

買與吃的天堂—8/19-21香江行上

文/zen

「買東西、吃東西,買東西、吃東西」,這就是香港!

六月的時候,大學同學突然有個提議,安排一個週五下班後,直飛香港,星期天晚上回來。來個三天兩夜香港遊。幾經波折,最後終於敲定8/19-21出發!

我們搭星期五晚上九點半的飛機。在台北的集合時間是六點(後來發現似乎太早,理想的集合時間應該是六點半。下班後集合,完全符合行程規劃)。雖然星期五晚上的高速公路會塞車,但頂多ㄧ個半小時就會到機場(如果自行開車更快)。

8/19夜-台北飛香港
香港台北這段航線,據說是全世界里程價最高而且也是運送量最頻繁的航線之一。我想大概是因為過境香港到大陸的台商台幹台勞甚多之故。畢竟在大陸的台灣人有接近百萬。飛行時間約一個半小時,飛機上僅有點心提供。

下飛機已經是晚上十一點,由於是第一次到香港,本以為深夜入港會有一種寂靜。然而香港真不愧是國際港。國際機場裡滿是各色人種-黑色白色黃色印度人美國人英國人大陸人日本人香港人台灣人,硬是比桃園機場國際化。

八達通與機場快線
出了關,一行人決定購買「八達通」(類似台北的捷運悠遊卡,唯便利超商購物也可使用。而我這張八達通,最後除了搭地鐵外,只在便利超商買了ㄧ瓶水,好像有種去試用看看的鄉巴佬的感覺)。然後搭乘機場快線到九龍站,換搭計程車到下榻旅館。

香港機場快線類似關西機場到京都的特急電車。兩組電車設計也很相似,而赤落角機場的整體設計給我的感覺也很像日本關西國際機場。出了機場往前走就是通往市區機場快線(回程的出境大廳設計更是相像,從航空公司樻檯到出入關與商場規劃佈局,不同的是,關西機場又更大了,連接登機門與出入境大廳的是貨真價實的電車,而非手扶梯)。

黃色暴風雨
不過,我們來的不巧。正好遇上香港黃色暴雨。整個香港滿是大雨傾盆,雖然夜間海港佈滿雨絲別有一番風情,但作為第一次的香港行我卻為自己未來行程感到憂慮(後來果然應驗,所有戶外行程均被取消,成為名符其實的買東西吃東西之旅)。

8/20凌晨-蘭桂坊
雖是大雨傾盆,但按照同行原訂計畫,第一晚的行程是中環的「蘭桂坊」。蘭桂坊是位於中環的ㄧ個小街區,街區由諸多各色酒吧組成。平日天氣好的夜裡,街區上擺滿桌椅,客人或坐或站,喧囂舞曲音樂與人聲交雜,編織出香港繁華夜生活的某一個面向。

然而黃色暴雨果然不是蓋的,在我們冒著大雨搭上計程車到達蘭桂坊已然半夜一點半不說,大雨果然澆息不少泡夜店人士的熱情,蘭桂坊街區人群三三兩兩正在離去,剩下仍開著的店,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小貓兩三隻。

而同行人卻也不急著入店,反而找了家港式餐廳點,了一堆熱食果腹,然後才挑了家酒吧。酒吧裡幾乎清ㄧ色是外國人,由於下雨,除了我們隔壁的酒吧仍舊人滿為患外,其他店均冷冷清清(事後同學告知該人滿為患的酒吧似乎有明星到訪,因為久吧外站滿香港名產-狗仔隊)。由於我實在太累,在酒吧裡就昏睡過去。至於同行其他人似乎玩的甚愉快,而我在半睡半醒之間,搭上計程車回了飯店(更神的是據說我ㄧ上計程車就打呼,可是我還是有起來付車錢阿!)。

8/20清早-茶餐廳
隔天ㄧ大早,同學就把我喊醒,說是難得來香港,一定要去吃茶餐廳。於是我們只好冒著大風大雨,撐著我那把新買的雨傘外出。我們住的是靠近太子地鐵站的飯店,附近尚算熱鬧。走約莫五分鐘後,就看到一批批茶餐廳(只是這黃色暴雨大約可以想像成中度颱風,在中度颱風的日子裡走上五分鐘的路,可真是要人命)。

終於選定了ㄧ家茶餐廳,一入店內,便望見客人四處散坐。吃早餐的客人們,人手均ㄧ份報紙。果然喫茶要看報。同學點了ㄧ份特餐,而我點了ㄧ份招牌餐,份量十足,而價格在80~100元台幣上下。只是同學不解的說,香港人吃完早餐是要下田耕地嗎?吃這麼多!以我的套餐來說,有一份雙蛋黃煎蛋、魚排、豬排公仔麵、三明治,還有一大杯檸檬水,份量驚人(不過更驚人的是我吃完了)!

香港報紙
吃完早餐,同學說難得(怎麼老是以難得做理由)來香港,要去買報紙(因為他唸新聞又在電視台新聞部工作),於是買了明報、蘋果日報、信報等,就回飯店去了。

香港書報攤也是驚人的多。書報攤多半賣報紙週刊雜誌和漫畫,攤子或大或小,生意看起來應該還不錯。買報紙都會裝入塑膠提袋內,大概是上茶餐廳前來買份報紙,就拎著直接上餐廳吧!

回了飯店等待其他尚未起床同行時,我和同學熱烈的研究起香港的報紙。發現走八卦路線的蘋果日報果然無論下標或者照片都甚為精采鹹濕,然而香港在八卦文化充斥的媒體中,卻依然有像「信報」這種以方塊專欄和紮實報導為號招的清流。如果要歸納香港報紙特色的話,大概就是八卦鹹溼和方塊專欄兩大類吧!

巴士、地鐵與電車
香港由於地窄人稠,大多數人的交通均以巴士和地鐵為主,開車人士不多。我們這趟行程也均以地鐵為主(不過還是有小坐了ㄧ下雙層巴士)。不過香港的地鐵除興建較早,設計感較為古樸外,尚未出站的地鐵內就有商家(幾乎都是佐丹奴、糕點店、7-11),以及地鐵站內外均無公共廁大概也是其特色。

不僅如此,甚至購物中心的公共廁都十分稀少。就我們第一天去的太古廣場來說,整個廣場的公共廁所就只有一處(據說其他的均位於店家內部,也就是說不消費是不能夠上廁所)。也就是說,不消費想上廁所,難!

8/20中下午-太古廣場與采蝶軒
約莫中午十一點左右,其他同行女人(我們這一團共八人,六女二男,二男為我和我同學,六女為朋友介紹認識之友人,剛好同時間要去香港,固湊團同行)終於梳洗完畢,準備出發。據說今天原訂行程是ㄧ早去西貢,然後中午吃海鮮。然而由於風大雨大,ㄧ行人隨即改變行程,轉向太古廣場以及采蝶軒前進。

到了太古廣場,同行人突然開始飛奔。因為時間接近十二點。我正在狐疑的當下,已經到了太古廣場G樓的采蝶軒外。采蝶軒是港式餐廳,有大片落地玻璃,店內十分乾淨明亮,店內客人也三三兩兩看報喝茶等吃中餐。

空蕩蕩的店內ㄧ經詢問,竟然均以訂滿。但在同行人是一再協商之下,服務生同意可以讓我們吃到一點。於是我們快快就坐。八個人點了近二十道菜,原以為時間不夠,然而由於實在太好吃了,不到十二點半就盤底朝天。飯桌上有說有笑,似乎略為遺忘黃色暴雨的痛苦。

這頓飯八個人吃了980元港幣,折合台幣約末4000塊。ㄧ個人伍佰元,以這個價位吃到這樣的美食每個人都直呼划算。飯後同行女士們開始談論下午及晚上行程,原本規劃是下午在太古廣場各自逛街,晚上上太平山看夜景(此行程後來也沒有成行),於是四散閑晃。

香港的購物中心
香港的購物中心相當多,幾乎每個鬧區的地鐵出口附近,都有四五座百貨商場或購物中心共同構成購物區塊。例如太古廣場,還有隔天我們去的Landmark等等都是。而不同建築之間以空橋連接,相當方便。購物廣場內食衣住行育樂樣樣俱全,可以再裡面耗上一整天。至於愛敗家人士,在換季折扣時間來香港,要不傾家蕩產大概很難!

香港購物中心特色是樓層不多(幾乎都只有四到五層樓),而佔地廣大。世界級名牌精品充斥,價格比台灣略便宜而且品項更多。除此之外建築空建設計與動線規劃相當流暢和時尚。例如Landmark的中心廣場設計,就十分流暢而時尚感十足。以ㄧ有限空間包含整個購物商場四層樓的所有往來動線,有壓縮又放大的聚散效果。
兩個小時的自由逛街行程,已經讓同行人中的某些人戰果豐碩,至少都敗掉半個月的薪水有吧,我猜!真是項昂貴的室內休閒活動!

招牌
香港的時尚與傳統是並存的。中環無疑是時尚的代表,而旺角和尖沙嘴則保留了相當部分的傳統。老香港給我的感覺就是盡情的雜亂,自由資本主義的典型。大商家招牌盡可以橫擺在大馬路上方,而設計毫無美學設計可言,大剌剌的店家名稱也給人ㄧ種土財主般的霸氣。

不過店家名氣和生意的大小似乎也從招牌看的出端倪。例如周大福金飾、商務印書館這種老字號或者大品牌,其招牌就硬是比其他商家大上好幾倍,讓人遠遠望去就ㄧ清二楚。

8/20晚-龜苓膏與涼茶
從太古廣場出來後,我們ㄧ行人先回飯店放置某些人的戰利品。然後繼續轉戰尖沙嘴吃龜苓膏與涼茶。原本的行程是吃完龜苓膏與涼茶後,上太平山看夜景,然後到樂富吃方榮記火鍋。結果同行女人們,再度發揮愛逛街的本性,在某個百貨的飾品專櫃前認真的逛了起來。最後又因為某個天兵誤以為錢包被偷而在百貨公司裡耗去大半時間與眾人的耐性,於是又取消了太平山夜景行,直接轉戰樂富。

8/20夜-樂富與方榮記火鍋
在往樂富的路途中,由於我們想ㄧ定要坐ㄧ次雙層巴士,於是在樂富地鐵站外的巴士站走來走去,找尋可以到火鍋店的巴士。最後,問到了ㄧ位超熱心大嬸(心裡還在想說香港人也有好人的時候),原來這位大嬸竟然是廈門人。於是,我們就用閩南話談起天來(第一次用閩南話和非台灣人談才,驚覺台灣畫裡攙雜的日本語之多。例如我們所的「便所」,閩南話是醫院的意思)。雖然偶爾會雞同鴨講,但在外地講起家鄉話卻挺奇妙。

晚上八點鐘左右,再折騰了半小時多,只為了做三站的雙層巴士的我們,還是甘心樂意心滿意足的到了方榮記。聽說這家火鍋店湯頭以沙茶為底,我們叫了兩鍋一鍋清湯一鍋沙茶點了招牌牛肉(超大一盤牛肉只要80元港幣),豬肉,蝦,鯊魚丸等十數道菜,吃的熱呼呼暖烘烘卻心滿意足。這頓晚餐吃了1119塊港幣,大家也直呼划算。

香港版萬年大樓與甜品
飯後已接近十點,我們女王團長說要帶我們去美食街走走。雖然我們已經吃的飽東東,但是甜點的胃是有留著的。於是前去一家相當有名的老甜品店吃甜品。這家店的豆腐花真的超好吃,我點了芒果豆腐花,索價11塊港幣,可以說是料多便宜又大碗,而且比糖朝好吃的多(隔天晚上我有和同學跑去糖朝且點了一樣的甜品),軟嫩卻有Q勁。大家可以說吃的酒足飯飽心滿意足(而且在等的時候,那群愛逛街的女人還跑去像台北萬年大樓商場裡的ㄧ家佐丹奴,人家本來都要打烊了,卻硬是在已經半拉下鐵門的店家裡,逛了半小時,買了ㄧ堆迪士尼香港限量版,真的是太厲害了)。結束今天的行程,搭計程車往地鐵站回飯店!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liago

    2007-01-14

    在日本的森林公園見到

  2. 回覆

    liago

    2007-01-14

    上傳出現問題,模糊的字是

  3. 回覆

    zen

    2007-01-14

    liago
    其實說到這個我不是很了
    只是記下當時發生的事情而已
    只是臺灣的台語裡面 的確有很多是日文
    例如麵包的pan就是日文
    我不知道現在廈門那邊對於麵包的閩南語說法為何?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