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小小一段溫州街,滿滿我生活的思念

By
on
2005-09-11

小小一段溫州街,滿滿我生活的思念

文/zen

如果有一條街,說他不至於威武冷峻,也不會過於熱鬧商業,位於首府的第一流大學附近,街上盡是小巧的咖啡店、書店、小吃還有影印店。

街道小巧溫暖,兩旁機車鐵馬排排列。右有高樓、左有小屋,巷弄穿插,不時有汽機腳踏車穿梭往來,行人三三兩兩,悠然自得。還有書店前還擺著一組洋傘座椅,其中三五人群閒坐打屁亂聊,在煙霧渺渺中,家國大事、經濟危機侃侃而談。

穿巷過弄的行人間,前面迎面而來那個看似毫不起眼的白髮老頭,可能是某系系主任;另外相貌中規中矩,穿著短褲襯衫的男人,竟是某家知名人文書店的老闆;另外那個滿臉鬍子騎著腳踏車的中年男子,據說是開課就爆滿的熱門教授;還有正站在書店門口寒喧,大口抽煙,一頭光溜的,背個大書包的,據說是某大報副刊主編。在這樣一條不起眼的小巷弄裡,鴻儒碩彥,大隱隱於市,寧靜的街道底下覆蓋著知識的喧囂與激盪。

偶爾還可以巧遇故舊,打打招呼寒寒喧,問候近況,甚至隨性相約就往附近的咖啡雅座哈拉一下午,大概只有位於台北公館台大新生南路後面的溫州路了。

許多台大人,畢了業,離開了校園,卻離不開溫州街。或許在附近的書店、出版社落腳,有的搬進溫州街區附近的老社區居住,公司再遠,也希望回到令人熟悉的溫州街。有的則是學成歸國,返回母校服務。有的則是乾脆成為街區附近書店、咖啡店、小吃店的老闆,照護著小學弟妹們的日常起居、食衣住行育樂。

不住溫州街的時候,週末假日我一定到溫州街來逛書店、喝咖啡,讀書寫稿,看看漫畫,消磨時間。順便看看能否碰上求學時代的同學,朋友打工時結下的莫逆故舊。或者晃到還在附近書店工作的朋友店裡哈拉聊天,大啖八卦,批評時事,聊聊新書。大家平日並不甚用電話信件聯絡,但卻都有志一同的在週末假日聚到這裡,閒晃消磨。

這段路不算長,估計頂多不會超過一公里。從羅斯福路三段到辛亥路為止。精華集中在羅斯福路到明目書社之間,以及旁林的小巷弄。其間有大小名店林立。咖啡館有遠近馳名的挪威森林,書店有南天、唐山、秋水堂與明目,影印行小吃店穿插,右側更是真理堂、懷恩堂等教會的屁股,不時從地下停車場吐出一輛輛的汽車。

以溫州街為主體,向左右的巷弄連成網狀延伸,將整個溫州公園,羅斯福路284和269巷,以及新生南路過辛亥路到羅斯福路之間,與溫州街成垂直相交的巷弄包圍而成的街區,均屬於我所說溫州街區。

散歩在溫州街上,雖不時要閃躲汽機腳踏車,近兩年更被改成單行道,街旁逐漸林立起高大威武的教會總部,好似宗教百貨公司。但天暖日晴的午後,信歩走在溫州街上,一小段路走起來卻是漾著幸福,令往後的人生再三回味。不同季節不同天氣走在這段小小的溫州街上,都有不同的感受和滋味。

街道兩旁濃濃的咖啡與書香,,大口大口吃下青春和知識的少年學子們,大談戀愛的濃情密意,意外闖入卻驚喜發現世外桃源的過客,久居於此的老溫州人,文化、學養、書香,一點一滴的飄散發送,滲入了溫州街的一磚一瓦,這是個以五十年的時間為催化劑,將學院匠氣、少年風華,佐以咖啡濃淳與西方思潮,慢慢熬燉而成的人文風采。

一代一代的學生與老師們,穿街過巷。有的急於畢業出師,傲視國際;有的緩步慢行,只想找個理想的下午,悠哉閒晃;有的苦於報告論文,手報資料期刊,面色凝重中帶著一份自信的傲氣;有的從學生變成老師,從老師變成老老師,甚至退休下世。

世代輪替,一批批新學生新老師填補了離開者的空位,再去經營出屬於自己的溫州街。這裡有過在戒嚴底下偷讀馬克思的讀書會,解嚴之初的興奮莫名,有志於改造腐敗社會的青年們,在這裡聚集出撼動台灣的運動;甚至開始迎接消費社會的蒞臨。

街道上的行人商家不斷變化,開了又關關了又再開,印證著白雲蒼狗的美麗無情,卻也一日一夜,點點滴滴的見證著無數精采人生的上映下世。

走在溫州街上,總讓人覺得,連空氣中都有滿滿的文化與斯文。這段不算長的溫州街裡,累積的回憶和思念,滿滿足夠訴說五十年的精采。小小一段溫州街,滿滿我生活的思念。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