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美女,不是野獸

By
on
2005-09-23

美女,不是野獸

文/zen

大學時代,我們班有個女生,長的小巧靈秀,五官分明,氣質出眾。每次看到她總是讓人覺得非常舒服。然而大學四年,無論男生女生,沒幾個人和他講過話(我也不例外)。他的美麗似乎抹上了一層冰霜,讓人難以靠近。

然而,原來事實卻非如此。最近,有機會透過MSN和這位同學聯絡。發現他不但大方得體,而且能言善道,思路條理清楚,甚至非常隨和好相處。大出我意料之外。冰山美人的形象,似乎令人望而生畏。然而冰山的背後,會不會比較多是我們自己對於美的幻想。是我們先在心中認定了某種美的想法,認為美女ㄧ定怎樣怎樣,才讓我們無法和面對一般人一樣,平心靜氣而公平的和她們相處。

迷惑於美女的外貌,古今中外例子不勝枚舉。褒姒、西施、楊貴妃、埃及豔后…,比比皆是。於是有了紅顏禍水,這種道德化論述。把美女視為野獸,既愛又怕!也讓我想起,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對於美,讓人又愛又怕的矛盾感受。《大和拜金女》中的菜菜子,以美貌吸引無數男人的目光。男人們對於菜菜子,各有自己的想像和欲望。接近菜菜子的男人們,沒有一個能夠穿透美貌的魔咒,全都迷惑於自己對美的想像之中。

美麗,令人愉悅。卻也令人卻步,望而生畏。原因無他,在於面對美的凡人們,在遇見美之前,對美麗總早已自行填滿許多的想像,最常見的前人(史書/面相學)留下的道德判斷。

我們先天早已認定,在美麗的外表之下,必然隱藏著可怕、醜陋、黑暗等負面元素。我們對於美,有ㄧ種泛道德化論述,美的東西必定功能不好,必定不真實,美本身沒有價值,美是為了欺騙而存在。

過往主流價值與評論家們,均口徑ㄧ致的否認美感的價值,認為動人的外表是為了掩蓋內在缺陷的謊言。美感是用來操縱與欺騙的工具。西方馬克思主義傳統中,法蘭克福學派的阿多諾與霍克海默的虛假意識、文化工業的概念認為,讓大眾愉悅的事務,基本上全為虛假與欺騙的。現代主義觀點認為,形式必須服膺於功能之下,內容才是真正具有價值的部份,美感是謊言、浪費時間。

然而,人們卻是藉由感官認識世界,以「美感」判斷真假,而非理智。社會心理學曾有個研究指出,美麗與英俊的人比較不容易被視為犯罪,我們習慣把美是為好,甚至高不可攀。對於美麗的人事物,我們向來無法持平而公正的面對。彷彿我們心裡總有ㄧ點自卑,逼迫著我們碰著美時、抬不起頭。我們害怕被美的光采所照射,因而感到無地自容,想逃回黑暗洞窟。人們對美,既愛又怕。愛美所帶給我們的歡愉感受,卻害怕一旦接觸這份美,會被灼傷。

ㄧ般人認為,外表/實質不能並存。人為加工必為偏離事實。我們深深害怕美掩蓋了真實。古代導師也告誡我們,美沒有意義、無價值,並使我們忽略更為重要的事物。

再者,過往論點認為,人們追求美麗的事物是為了炫耀,為了彰顯自己的地位。無論人們追求的是藝術、豪宅、名車或者美女,都是為了用來證明自我的不凡和地位,而不是真正欣賞這些美本身的價值。

然而事實其實並非如此。美本身的確有其價值和意義。美所帶給人的愉悅感受,美所彰顯的新奇和美好,就是一種非常珍貴的價值。唯有我們學著破除美感與道德判斷之間的連帶,美感才能從形式服膺於功能中解放。讓美感找回自身的價值和意義。從而才得以公正而客觀的看待美這件事。

過去的人類,在美身上加諸了太多不屬於美的特質。例如美就是真實,美就是純正,美就是善良(或邪惡)。然而,這些附加在美身上的延伸物,卻讓美蒙上陰影,讓美無法令人真實的接受和看見。

原來,我們對於美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偏見和意識型態。例如我們自以為美女都是愚蠢而無用的。然而事實是,美女可以是既漂亮又聰明的。記得電影《金髮尤物》,劇中人物看待女主角的各種態度,似乎正說明了這世界上對於美的各種偏見和想法,然而,女主角卻用行動證明了,自己兼顧內外,破除美麗/女迷思。讓我們學習開始破除對美的偏見和道德判斷,並不要去分析而只是感受。

畢竟,美麗本身並沒有錯/罪,有錯/罪是人心影響對美所做的判斷。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