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喝咖啡

By
on
2005-09-26

喝咖啡

文/zen

喝咖啡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重要。是日常生活中不可獲缺的ㄧ環生活細節。雖然精神未必全在品嘗咖啡本身,雖然喝了會睡不著,但每週上幾次咖啡館,卻是調適生活,放慢腳步的ㄧ解良方。

我非饕客,也非難伺候的傲客。黑咖啡我喝,調味咖啡也喝。貴的咖啡喝,一杯35元的平價咖啡我也喝。喝咖啡,我不在乎風格小店或者連鎖商場。除非真的太差勁,否則也不在乎咖啡的好壞。

我常去的咖啡店,不是什麼名人雅士讚譽的風格名店,喝的也不是一杯三百的特製咖啡。而是生活環境週遭,徒步或腳踏車可及範圍內,的知名連鎖咖啡店。雖然人們常批判連鎖店是一種大量複製。然而我覺得,成功的連鎖店,複製的是某種社會所能/願接受的生活美學/風格,企業所欲傳達給社會的核心價值,以及因為連鎖大量採購所壓低的成本,還有因為品牌需求所建立起的最低程度品質。連鎖店無論加盟或直營,連鎖的本身只是設定最低門檻,真正店面營運的好壞,還是非常在地而無法複製的。

例如我常去的星巴克羅斯福店,就是有一種氛圍,是其他星巴克門市所不能給我的。或許可以說是熟悉,也許是親切,但我相信是投緣。正確的說,是因為碰到這家門市,還有門市裡的那一群服務人員,我才慢慢接受了星巴克這個連鎖咖啡店。這群人都相當的熱愛且衷心的相信她們所從事的工作,無論是和客人的應對進退,對於各種工作細節,乃至同仁之間的相處互動,再再散發出一種讓人感到舒服的安適感。讓我很喜歡往這家店跑,以前約作者朋友談生意聊天,也幾乎都直接約在這裡。大有當作辦公室加客廳使用的辦勢。

從開始出沒在這家咖啡店至今已兩年。多半是周末中午用過餐後,就邊逛書店邊晃到店,一直窩到晚餐時間才起身收拾離去。和其他這家店的常客不同,我幾乎不和人打交道,也不和服務人員寒喧,總是一派簡單,撿了座位,放好隨身事物,點杯拿鐵,就開始佈置我今天佔據的位置。通常我會搬出我的筆記型電腦、記事本,還有最近工作和休閒閱讀的書目,掏出手機鑰匙圈,隨性散放桌面。安放妥當之後,咖啡也以泡製完成。

咖啡店之於我,就是週間工作之餘,個人讀書寫稿的ㄧ個空間。偶爾會邀友朋一起共享這個空間。這個空間對我來說,未必要安靜,但卻要投緣。這家門市就讓我有種投緣的感覺。

喝咖啡的時候,那種一人獨坐窗邊,隨手翻看包包裡放著正在讀的書。偶爾抬頭,顧盼四座。或高聲喧嘩者有之;或討論功課者有之;或談情說愛者有之;或埋頭寫稿讀書者有之;甚或發呆言不及意者有之。

咖啡好壞、四圍吵靜,都不影響我安於此中的心情。咖啡店是我周末下午,放下週間工作繁忙,退去週五夜晚友朋嬉鬧喧囂宿醉之餘,和自我獨處的時間。享受獨處的優閒,放下忙碌都會生活的吵雜與壓縮。最重要的是,放鬆心情。不管咖啡店多麼吵鬧,不管還有多少事情沒辦好,總可以藉著一杯香濃的咖啡,投入一種遠離塵囂的安靜裡。

照片轉引自
http://sh.21cn.com/foods/knowledge/2003/11/11/1337750.shtml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