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我們還可以留什麼給後代?

By
on
2005-10-12

我們還可以留什麼給後代?

文/zen

(原文發表於聯合報讀書人)

書名:商業生態學
作者:保羅霍肯
譯者:簡妤儒
出版社:新自然主義

工業革命至今不過150餘年,人類以經濟成長之名,不斷挖掘地球資源,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破壞了地球儲存了億萬年才累積的資源。我們每天所抽取使用的地下水,遠超過地球累積的速度。全球每年喪失250億噸肥沃的土壤表層,面積相當於澳洲所有麥田總和。人類的商業行為造成生靈塗炭,若不再加以改變,地球上所有的生態系都將瓦解,土地、水、空氣、海洋全面受到汙染。不久之後出生的人類嬰孩,其免疫系統將全面遭受食物、空氣、飲水中頑固有毒物質破壞,造成無法挽回的情況。

商業,真的只能以強取豪奪、破壞自然,以不斷追求經濟成長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模式運作嗎?如果全球生態持續凋敝,真的引發電影《明天過後》的氣候風暴,商業還能夠維持的下去嗎?商人為了賺錢,持續濫用日漸稀少的資源,我們根本沒有未來可言?

到今天為止的環境保護運動,對於改變生態危機,幾乎沒有實質作用。因為誠如保羅霍肯所認為的,改變人類與環境關係的根本,在於「商業模式的改變」。若當前的商業模式無法調整成可以面對已經到來的生態問題,以霍肯所提倡的復原型經濟模式,重新界定商業模式,任何的環保行動,可能連治標都談不上。

在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形塑商業模式的時代,人們對於資源開採與地球生態之間的環境關係,尚不清楚。大眾也樂於把環境交給企業,任由企業開採資源生產商品以提升生活品質。然而,當商業破壞生態的事件一件件爆發,企業們卻不願意正視事實,逕自認為商業運作沒有問題,否認一切商業造成的破壞行為。

保羅霍肯認為,是到了我們應該正視並且解決這個錯誤的商業模式的時候了。企業是破壞生態的關鍵,相反也是修復生態的關鍵。企業對環境的破壞,並非捐款支持藝文活動,投身公益活動,或者在企業內部做做資源回收,就可以解決的。唯有嘗試以符合生態的倫理價值觀,重新建立未來商業運作的新經濟體,以生態的角度,而非過往傳統企業文化來定奪產品的開發生產售價與回收。

過往的商業語言,只考慮最簡單的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忽略了生態價值、自然資源的實際成本。唯有開發出能和文化與環境相容的資本主義,不斷思考我們取用了什麼?生產了什麼?浪費了什麼?將環境成本納入商品訂價中(目前的商品訂價完全不反映破壞地球的成本),拒絕生產損害生命和環境的產品。唯有改變商業模式,或許我們還來得及留下後代子孫一個可傳承的生態系統。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