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我在地球上的日子…

By
on
2005-10-21

我在地球上的日子…

文/zen

最近,常常在去買午餐的路上,我常常想起在地球上的日子…

在最近的生活裡,腦袋裡突然湧進了許多和生態反撲相關的資訊。先是讀了《當債務吞噬國家》,發現第三世界國家拼命開墾自然資源,是爲了償還永遠還不清的外債。

《公司的歷史》談到,當代經濟高度發展的文明,得力於西方人發現的股份有限公司。然而正是公司在地球上的成功,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市場經濟成形,企業主與股東們無不追求經濟高度成長。大量建立起市場和生產產品,快速耗盡地球資源。

《商業生態學》的作者說,我們每天所消耗的地球資源,需要花上地球二十七年的時間來累積。地球生產資源和人類消費資源的速度比是ㄧ萬比一。再過不了多久,我們將耗盡地球資源,引發生態崩解。而美國以兩億三千萬人口(約地球人口百分之五),消費了地球天然資源的百分之八十,這個常常高舉正義大旗的老大哥,卻是破壞生態的最大推手。

前不久又重新看了災難電影《明天過後》,想想電影所言真有道理,起新ㄧ波生態浩劫,實來自人類的工業開發和浪費。電影的戲劇化效果和特效,對於不久的人類未來,應該是個提醒。然而隨著電影的撥映完畢,似乎絕大多數人又重新回到市場經濟主導的日常生活裡。

最後,是最近不斷冒出來的禽流感新聞,讓我想起兩年前的SARS,那種人人自危,還有加拿大女作家瑪格麗特愛伍特的作品《末世男女》,對於人類經歷病毒之後/之前/之際的新世界的描述。禽流感來勢洶洶,應該在明年春暖之後,到盛夏之間,會在全球有一波大流行吧?!但就算經歷過SARS、即將經歷禽流感洗禮的我們,似乎也不懂得反省當前處境,照樣過著奢靡以極的生活(政客們則照樣打著無聊的口水戰)。用過即丟、不可回收的產品到處充斥,難怪有人曾經為文說,人類是地球之癌,真是有道理。

一連串闖入腦海的生態思想,讓我不禁常常想起自己目前在地球的生活,對資源的浪費和使用狀況。我以腳踏車代步,不學開車,搭捷運、計程車、公共運輸系統進行中長程旅行。因為汽車除了滿足個人自我的極大化外,在台灣開車簡直是讓人變成暴躁易怒的催化劑。再者一台車所必須耗費的石油、鋼鐵等天然資源實在太多。而三五年後報廢的汽車,並沒有完整的回收計畫,被當成廢鐵處理。人人一部車(電視、手機、相機…),將是摧毀世界的加速器。

企業主為了提昇公司效益與經濟成長,投入鉅大的廣告、行銷、公關資源。不斷要求催眠消費者購買。於是家裡有一台電視不夠,還要什麼東西都人人一台,什麼東西都追求人手一件。

這個世界生產了太多太多用完一次就不能再使用(紙尿布、衛生棉、罐頭飲料…),或者使用後不能回收的產品(汽車、沙發、冰箱、洗衣機、冷氣…)。人們不知節制的購買、囤積、擁有、蒐藏、消費乃至丟棄。到垃圾場和資源回售站看看,那裡堆著的,真的是「垃圾」嗎?

在市場經濟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邏輯運作了半世紀之後,我們其實早已刷爆生態信用卡,老早就透支了人類的明天與未來。

電視上常常播放著求好心切的家長,為了小孩子的未來,如何的願意花重金投資,讓他們接受最好的教育,上才藝班,念好學校,請家教務。必要創造好成績,勝過其他人。對子女的保護無微不至。然而,弔詭而可悲的是,這群善良的父母,卻也是用盡全力,破壞他們所鍾愛的下一代所必須生活的地球和未來!

這些父母(還有生活在市場經濟裡的我們)以為,有錢能買到一切(反正台灣不能住了可以移民加拿大、美國之類),所以拼命工作、賺取金錢,買最好的給小孩。但卻把最寶貴也是唯一的生活世界給摧毀了!我們能留給下一代,繼續生產足以維持生活所需的產品的資源有多少?沒人說的準,但是絕對不夠下一代再餵養下一代,似乎是不爭的事實!!

然而,我們並不關心!心理搞不好還認為關我屁事。無知令人自大且自滿。我們早已進入沒有階級、國界之分的「風險社會」(U. Beck)。生態風險並不會因為你是大老板而躲開你。

工業文明創造出,隨便哪一樣,都可以在地球存留個幾千萬年而不會分解消化的有毒廢棄物。這些遠超過人類文明年限數千百倍的有毒廢棄物,被裝在隨時可能外洩的筒子裡,丟到人煙稀少的地區去(全球核廢料足以把地球轟炸稀巴爛一千次以上)。平常的我們則假裝看不見就沒事了。蘭嶼就存放著台灣的核廢料,而相關單位卻以為丟給金錢補助就能了事。生命死活不重要,台灣人沒電用,政客沒話題吵才重要。

我們的地球,早就過了以金錢補助生態破壞就能了事的時代。這是個殘破的地球,有錢人別以為躲到美麗的美國、加拿大或澳洲退休養老就沒事了。看看《商業生態學》書中所描述的ㄧ切生態破壞,我真的不懂,善良的人類,怎麼會創造出如此具毀滅性的文明,怎麼能如此自大的佔據地球隨意開發消費?

《銀河便車指南》,ㄧ開篇不無諷刺的說,銀河帝國政府爲了開發星際高速公路,而地球正好杵在公路上,於是派遣工程艦隊降臨地球,並且在一段簡短的宣告之後,以短短兩分鐘,把地球蒸發的ㄧ乾二淨。不給人類辯白、討論、抗議,甚至哀慟世界末日降臨的機會,就完成了拆除作業。

而我,則仍然在買午餐的路上,繼續想著裝我的午餐的便當盒、塑膠袋、免洗筷、塑膠套、橡皮筋、塑膠吸管、塑膠飲料杯子們,每天乘以兩千三百萬次之後的數量,就是我們享用午餐過後的代價,及這個代價我們所要付出的未來!

《銀河便車指南》雖然荒繆,但或許,這還是地球未來最幸福的ㄧ種世界末日!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Evelyn

    2007-06-22

    這篇有一氣喝成的感覺 讀起來很棒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