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奇妙的生命演化

By
on
2005-10-29

奇妙的生命演化

文/zen

(原文發表於幼獅文藝)

書名:雀鳥、果蠅與上帝~演化論的歷史
作者:愛德華拉森
譯者:陳恒安
出版社:左岸文化
閱讀對象:所有對生命創造與演化有興趣的人

這個星球按照重力的既定法則繼續運行的時候,最美麗和最奇異的類型,從如此簡單的形式,曾經而且現今還在演化著,這種觀點是極其壯闊的(P331)。
~達爾文

1859年,達爾文發表《物種原始》,以一種廣義的自然研究者身分,整合地質學、古生物學、比較解剖學,以大量的生物型態比較,提出據份量的科學根據,和嚴謹的科學假說,衝撞科學、哲學、宗教與社會,提出了震動西方世界的「物種演化論」,大膽推翻/質疑源自基督宗教的上帝創造論。引發新一波的科學宗教衝突/對話。

然而,達爾文雖然成為演化論的代表性人物,但演化論並非自達爾文而橫空出世。本書《雀鳥、果蠅與上帝~演化論的歷史》就以達爾文為分水嶺,探索演化論在前達爾文(上帝)/達爾文(雀鳥)/後達文時期(果蠅)的科學發現、宗教衝擊、社會影響與歷史意義。

上帝以七天創造世界,是西方社會數千年來所承認的宇宙發生說。然而,自十九世紀自然科學逐漸成熟,生物學加地質學讓人類突破時間限制,創發演化意識。十八世紀法國唯物主義者提出一種「物質自身可以自我組織而具有知覺或意識」的素樸演化論。比較解剖學者居維葉則再地層間發現從簡單到複雜等不同的古生物化石,拉大地球年齡,挑戰世界歷史只有不到六千年的創造論說法

雀鳥,指的是加拉巴哥群島上具有不同鳥喙的雀鳥,是達爾文在將近五年的小獵犬號航行南美等地的田野觀察後,領悟到其不可能出自造物主特殊創造設計的重要關鍵。然而達爾文的演化論卻留下一個「未尋獲的環節」,等待後達爾文時代,遺傳學、基因等科學突破相繼出現,才得以完成。

而果蠅,正標示著遺傳學的出現和證明演化論的巨大貢獻。透過果蠅的交配研究,結合達爾文天擇說,遂逐步提煉出演化論現代綜合論,並證實了達爾文演化主義的科學性。

然而,這本演化史著作精采之處,除了作者在演化史各階段重要科學發展和突破,有極為精準而精采的描述外。更傑出的是作者扣著科學學說發展對當時宗教、主流價值、社會的影響,提出意味深遠的觀察和討論。例如社會達爾文主義、優生學等偽科學,如何倚靠演化論學說,大張旗鼓,甚至引發世界大戰。以演化論為基礎,更深一層的探討了科學與社會間的交互關係,值得身處基因科技決定論的我們,仔細思索,再三反芻。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