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理想生活就從芝麻米粒始

By
on
2005-10-29

理想生活就從芝麻米粒始

文/zen

書名:芝麻米粒說
作者:黃寶蓮
出版社:二漁文化

吃是人類基本需求,是文化傳統累積,是健康養生關鍵,是情趣氣氛所在,是時尚流行尖端,是芝麻米粒的生活瑣碎,同時也是國族文化秀逸的精華關鍵。吃在當代,更是一部胃袋演化的全球融合史。

吃從來可以簡單,可以奢華;可以安靜,可以喧嘩;可以優雅,可以粗魯;可以雄渾豪邁,可以纖細秀麗。吃是性命維繫之所在,吃也是富貴豪門的炫耀象徵。

講究吃是太平盛世富裕社會的特權。更多的時候,在更多的窮困時代裡,吃都只是一件渴望而不可及的遙遠幻想,是日常生活中的邊際小事、無足輕重(而是節日慶典的關鍵大事,馬忽不得)。而吃,在脫窮入富那一代人的集體記憶裡,則有著貧窮過往美食不可得的珍貴回憶。藉以訓誡生活於富裕社會的下一代,珍惜所有的共同教材(只是富裕世代的我們,似乎都有何不食肉靡的愚蠢之問)。

飽暖思淫慾,富貴思饕餮。進入富裕奢,華講究美食的文明的居民們,沒有不盡力,在食物和餐桌上,追求舌尖感動的瞬間。因此,有人可以週五下班之後,搭上飛機,直奔東京,只為一頓豪華美食。散盡千金,只為一嚐美味在味蕾上翻騰的喜悅體驗。

吃可以是單獨解決生理需求之日常例行反覆,可以是情人調情享受溫存的最佳前戲,可以是溫馨家族團圓聚會的喧嘩焦點,可以是三五好友聚會閒聊的伴桌良品,可以是商場利益輸送的斥候,可以是政治勝負奪取天下的決勝千里。

吃與人從來分不開,吃從來就滲入每一個人的身體五官四肢百體腦袋靈魂。每日每餐的進食,日積月累的凝斂,吃成為人類生命精華的所在,展現人類之所以異於禽獸的重要分別。畢竟,獸族們並不會來個滿漢全席,烹煮炒炸烤涮煎。

文學反應人生,反應生活。生活在都市富裕生活的民主中產階級或文化精英,自然難以再對鄉土文學或者戒嚴高壓有任何的深刻體會。過往之歷史之於長成於富裕社會的當代文化精英,不過是一份擁有鄉愁的集體記憶,幫助我們建立想像的共同體,自然沒有每日浸泡在都會生活氛圍那麼深刻而入木三分。

因此,飲食文學的興起,除了標示台灣進入富裕社會。更是富而後求雅,渴望從白手起家的暴發戶,蛻變成豪門世家的轉折。更是中產階級文化精英追求生活品味的必然所歸。

因此,飲食躍然紙上。從前幾年食譜書的逐漸精美,主題逐漸系統分化,既講究實用,卻又多元豐富。更重要的是考慮到消費者社會經濟地位,飲食分門別類的需求。醬料介紹的食譜書,甚至常居生活風格銷售冠軍。

尤有甚者,人們開始不甘只是了解菜色如何製作,更渴望了解食材的演變,文化內涵和歷史故事。追逐名牌廚師、米其淋三星餐廳,嘗試各國料理,而不居於自家傳統。當代都會人,誰不是今天中式、明日日式、下週義式,不時來個美式速食的飲食全球族。而自創菜色,挖掘特色小店,紀錄三五好友一同饕餮的美好經驗,更成為是否懂得品味生活的重要指標。

因此,網路部落格上,充滿年輕人的挖掘各大小餐廳的美味照片和雜記。而圖書市場上,也陸續出現飲食一路的文字圖書。早年有林文月的《飲膳雜記》可堪代表,而近來筆者以為黃寶蓮的《芝麻米粒說》最為精采真摯而動人。

《芝麻米粒說》可算是作者凝聚數十年飲食生活、廚房經驗的精華所在。書中文字輕巧誘人,美味可口。令筆者觀之,隨文想像,飢腸轆轆。作者在書中記述童年過往文化記憶裡的傳統美食,寫下數十年間穿梭五湖四海的飲食全球化經驗。更和讀者一起分享品嘗作者自創家常菜餚,訴說飲食哲學。例如作者以為無菜不可烤,而烤過的蔬菜,則增添口感厚度。吃來味道深遠。既可感動味蕾,又可沁入心脾,留下繞樑感動。例如焗烤番茄,就是一道家常美味。

不但如此,作者更在書中,以飲食為紀錄生活變化的核心。紀錄友人人生變化關鍵時刻的吃食光景,紀錄自身穿梭情史之間所吃食的不同珍味。和讀者遍聊飲食全球化、飲食工業、基因食物、有機食物等飲食演變對人類未來的影響。作者以飲食紀錄生活,書寫生命史,兼談飲食與政治、環保、時尚、生態問題間的盤根錯節。行文情義真誠,流暢自在,可見作者之真性情與愛美食之深。字裡行間不時流露其對食物的無限想像。世間綺麗風光,似乎盡在飲食之間。

然而比起散盡千金只為求一味珍品的高調奢華,作者渴望的無疑是日常飲食中的素樸之美。在書末結語處,作者認為,理想的生活,就是那一點一滴「小小的樸素慾望,食物、陽光、健康、好男好女,以及簡單的快樂!」都能夠被妥當的安撫與滿足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