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失去開創環境能力的三十世代

By
on
2005-11-08

失去開創環境能力的三十世代

文/zen

狄更斯曾說:「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沒錯,就看你怎麼定義好和壞!

孔子說「三十而立」,三十歲是成家立業的關鍵。開始承接上一代,並培養下一代的責任。然而,當前的三十世代,卻離「立」越來越遠。別說建立家庭、承接社會重擔,連基本的經濟獨立有困難者都大有人在。

在戰後嬰兒潮長大的父母養育下的三十世代,享受著台灣經濟奇蹟,政治解嚴開放,在一片富裕下成長。然而,當三十世代開始於1990年代中期陸續就業,卻遇上全球經濟衰退,產業轉型,人口結構老化,大陸市場興起,各種大環境的快速變動讓習慣安逸富裕的三十世代,初出社會時,茫然無措。

許多從小接受升學塡鴨教育,以考試取得的人生成功入場卷都已作廢。如今曾經熱門的電子業、電子業、教師、公務員,管你是鐵飯碗還是金飯碗,通通成為破碗,沒有任何產業的前景,可以保證三十世代未來的生活無慮。

光是台灣一年就生產兩萬五千個碩士,八百個博士(將來還會成長一輩),個個學有專精。更別提一大堆進口碩博士,找不到和學歷相襯的工作。無奈之餘接下低薪工作或轉戰大陸者大有人在。當然也有放下身段,期望殺出一條血路,或成為草地狀元。

三十世代進入一個全新的就業環境,和過往父母所創造的黃金世代無法相比,卻又無法放下富裕背景的呵護,所養成的嬌嫩。父母過度保護,縱容高學歷的孩子在家怨懟大環境,並一同責怪大環境,埋怨運氣。最常見的說法是,最好的時光已經過去,今非昔比。就連醫生也比不上過去。再不然就責怪政局動盪,導致民心不安。

看好科技夢的年輕人,更是打擊最大的一群,科技新貴早已成為昨日黃花。許多上市公司股價便成水餃,後進者以無當年分紅配股的鼎盛(這自然是代工產業必然結果,當授權廠商找到更便宜的地方生產相同東西時,就會外移。再者科技產品的定律就是,成本日降而功能日強,代工毛利日低)。

大陸的發展,更是台灣三十世代怨懟經濟前景不若以往最好的說辭。然而,大陸人民富起來所付出的努力和代價,似乎是三十世代所不願意正眼面對的。對岸的三十世代和彼岸的三十世代最大的差異性,並不在環境,也不在市場結構,而在我們島上三十世代(乃至往下的二十世代)失去了創造環境的格局和能力。

所有的指標都告訴我們,台灣的大環境在變壞。埋怨出生太晚,是最常見的逃避藉口。戰後嬰兒潮世代的父母披荊斬棘,餓著肚子,全憑一身傲骨長大,為了就是想要開創不再貧窮的生活。是信念讓我們的上一代開創出經濟奇蹟。不眠不休的工作,努力奉獻犧牲的精神。若當今三十世代生在那個年代,會不會埋怨自己出生太早。沒能享受到經濟起飛之後的一切?曾經什麼都沒有,從赤貧長大的父母,為什麼可以開創出富裕世代?又為什麼我們不能替這塊土地開創新局,而只能怨懟「時不我與」?

每個時代都有其艱難之處,也有其可開創的契機。不是環境,而是心態。「態度決定一切」,「氣度決定高度」,「幸運是創造出讓機會可以成長的環境」,這些商管書中的老生常談,卻被三十世代的失敗「外在歸因論」(都是別人的錯)所矇蔽而看不見。

三十而不能立這個問題說穿了很簡單,就是長年享受慣富裕家庭的孩子,有一天,父母突然宣布說,由於外在大環境影響,我們家道中落,沒辦法再供養你過去的生活水準了。於是,小孩自信滿滿,想出家門闖蕩一翻事業,認為自己學有所長,早已想一展長才。然而,才一出家門,卻被眼前世道的混亂所驚。直說怎麼環境沒有當年父母那個時代好?進而回家關門,埋怨社會,埋怨環境。而家道雖然中落,卻還能勉強供得起的父母,也跟著附和安慰著說:「沒關係,沒關係,你再去唸書,唸了博士,再過幾年,等大環境好一點了,一定沒問題。」於是大家都繼續裝做問題不嚴重,繼續逃避現實,繼續放任富裕世代失去獨立精神、解決問題和開創格局的能力。繼續等待大環境好轉,等待好運,等待幸運降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