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失去神話力量的現代人

By
on
2005-11-08

失去神話力量的現代人

文/zen

打從遠古時代起,人類就不斷創造神話,以神話思索自身與自然界的關係。神話最常出現於人類無法解決的困境和難題處。例如世界的創造緣起,人類生命的死亡降生,大地萬物的蘊育消亡,氣候變遷的無情強力。

考古學家發現,尼安德塔人的墓穴裡,有武器、工具和獻祭品。代表尼安德塔人和我們現代人一樣,面對死亡,相信來生,面對並且尋找生命的意義。狗並不會擔心在世界上存在的意義,只有人才會,也只有人才會尋找生命的意義和出路。而初民社會的人在毫無反抗之力的面對無情大地時,神話成為人類思索意義與解釋困境的出路。

尼安德塔人的墳墓告訴我們,初民社會的神話所關心的,是死亡與消失,生命的極限,超自然的存在,人該怎麼做,與另外一個世界存在的可能。

在未經科學洗禮的前現代社會,此岸與彼岸是共存的,現實與夢境是同一的。人可以自由來去諸神世界。神在初民社會是一種真實、實際的存在,每一天都會在生活裡遭遇的存在。而非抽象的概念或善的表徵。也因此,古代神話中,神人共存於世界。希臘神話諸神就是一例。神聖界是世俗界的一部分。

神毋寧是人的完全體、原型與美好投射。人們創造神話,是為了幫助自己面對問題叢生的生命困境。神話讓人可以在不安中找到自我定位,並且知道該採取什麼樣的步驟。神話幫助人思考,我們從哪裡來?將會到哪裡去?

人類創造出神話,以便自我探索,以便追溯祖先,以便解釋週遭環境解釋鄰人社會風俗。雖然神話並非「史實」,但卻相當有力的幫助初民社會,面對巨大變動世界。神的存在讓我們得以面對思考永恆。神話幫助我們思考,超脫自我,追尋靈魂,探索內在。如同當代的詩歌藝術音樂一般,召喚我們的靈魂得以甦醒,面對自我必然消失的絕望與焦慮,讓生命找到出口。

人因擁有想像力,而和世間萬物有所不同。初民以想像力思考生命與世界,得以面對看似毫無道理的世道變化,找出對他們來說,合理解釋世界生成和變化的理由。人的想像力與思考力,也在創造神話的過程中,逐漸拓展與開發。然而這些思考,放到經過啟蒙運動、理性主義與科學洗禮的現代人眼,裡則成為神話(MYTH)。

神話是真實的,因為他對初民社會來說是實際而有效的,而非指說神話所紀錄的事件是真實的(雖然初民社會的人相信這些神話是真實發生的)。如果,一則神話能讓人類心靈帶來改變,讓人能夠面對困境並超越之,那就是有效的,那就是真實的,那就是神話出現的可能原因。

神話幫助初民,克服面對世界變動所產生的失序、焦慮、不安,幫助人類重新定為社會秩序與群己關係,甚自人和自然世界的關係。

因此,當我們簡單回顧人類神話發展史,便能發現,自古到今的人類,所面對的核心問題,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像是生命存在的意義,死後的世界,我們從哪裡來,世界是如何產生的?

唯一不同的是,進入科學昌明的現代社會。人類自以為文明進步,更高舉科學理性主義大其,認為所有一切都可以用科學加以解釋。「知識比想像重要」,拒絕承認接受一切科學所不能驗證的事實。

人類在邏各斯中心主義的主導下,逐漸踢除神話在當代社會存在的位置。把人以想像力消解生命中無解的困境的能力剔除,強迫人類用工具理性面對思考世界和生。活於,是人變得毫無彈性,無法逃向想像與神話世界。人們被迫只能活於此岸的肉身,而不能活與彼岸的精神世界。然而,精神壓力日重無法有效宣洩者,輕則憂鬱,重則發瘋死亡。

遠古人類的創世神話(還記得盤古女媧嗎)?,農耕時代的建族神話(還記得神農嗎?),歷史初期神人共存的神話時代(還記得希臘羅馬神話,諸神與人之間的偉大故事嗎)。先民的神話,曾經屢次幫助人類面對世界。然而,洪水神話卻是個關鍵的轉折,世界各地都有關於洪水的神話。傳說然而共同的特色是,神在洪水之後,不再於人同居於地上。神逐漸離開世界而回到天上居住,或者不再那麼頻繁的下到凡間參與人間事務。這或許是人類文明發展、理性成熟、歷史現身的結果,人將想像力排擠到思考邊緣,理性邏各斯中心主義逐漸勝過神話想像力。

人類歷史上最後幾個偉大的神話,是耶穌基督、穆罕默德、佛陀等宗教領袖和先知的成聖升天。此後,人類逐漸進入科學昌明,一切講求知識解釋和證據的時代。就連宗教也在這波科學理性的勝利下,被視為無知迷信。人們發現各種工具,幫助測量、詮釋、解析世界。越來越了解世界、掌握世界的人們,卻越來越忽略人內心世界的需求。

神話式微、宗教退位,人類一腳跨入科學現代,科學新正統取代神話與宗教的地位,主宰人類思考、面對世界的方法。西方現代化更是邏各斯主義的大勝利。現代的英雄是科學天才和技術而非諸神,得寵的是科學理性,而非神話幻想。科學勝利的西方人,人們深信科學能夠解釋/救世界。自信能夠以科學征服世界。而的確也以科學征服了物質世界。但卻創造出一個隨時會耗盡天然資源的資本主義市場。科學創造出一個科學無法控管風險,而隨時都可能崩解的世界。在現代化大旗下,宗教神話被放到科學標準裡面衡量。因而被駁斥為迷信。我們逐漸將解釋世界和生命的權利,交給專家。而放棄自行探索思考,我們不再聽從內在之聲。放棄諸神信仰。人們被迫只能用無解的科學主義面對日漸殘破的地球。

我們或許在物質文明的勝利下,擁有了更便利的享受。但心靈上的根本困境和問題,卻和遠古時代的人們一樣,甚至更加嚴重。因為古代的人有神話作為慰藉和出口,而現代人的科學最終將被證明是一個注定破滅的迷思。

我們必須覺醒,知道科學不能幫助我們解決心靈的問題,甚至不能幫助我們解釋當代世界。恢復人類想像力的重要性,愛因斯坦說,想像比知識重要。因為想像力允許任何可能存在,而不讓任何預先制定的框架限制思考。重新以神話思維,對抗過去沉溺於邏各斯主義的現代主義。放棄神話是錯誤、是迷信的進步主義想法。高舉自我的科學,才是當代最大的迷思。唯有回頭追求道德健全的神話,我們的心靈才能夠得以淨化。

在新的全球化時代,我們需要新的神話。不限於一族一國一家,屬於全人類共同所有的神話。以神話釋放人類想像力,突顯出當代生活的虛無、荒唐與錯誤,迫使人類正視被科學理性主義所破壞幾近殆盡的世界。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