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三十而未能立該怪誰?

By
on
2005-11-08

三十而未能立該怪誰?

文/zen

三十歲,應該是怎樣的一個年紀?孔子說「三十而立。」相當精準的點出三十歲所該承擔的社會責任。絕大多數的人在這個年紀已經完成學業,投入社會,結婚生子。上承父母手中所交棒的社會責任,下啟新世代的誕生教養。是社會的中壯派,是社會下一代的中堅。

然而,台灣當前三十世代,卻有孑然不同的光景。應該是最幸運的一代,成長與經濟奇蹟後的富裕台灣,接受高等教育,享受物質文明的三十世代,卻出現了集體焦慮,感到前途茫茫。為什麼?

許多台灣三十世代的年輕人,不僅無法成家立業,甚至連基本的經濟獨立,甚至完成學業,都很有困難。而台灣三十世代的年輕人,看淡未來,認為爾後的台灣,無論醫療、電子,還是教育公家單位,甚至整個台灣社會,普遍將不若過往父母輩所開創的經濟奇蹟。而看著父母所創造的經濟奇蹟,三十世代感嘆無法再如以往。

許多三十世代在懂事長大的階段,正好是父執輩已經辛苦打拼後而小有所成(甚至大有斬獲)的年月。那的確是個台灣錢淹腳目的黃金時代。然而,被寵壞的我們,只須讀書而萬事不用操煩的我們,一切順遂無憂無慮的我們,成長過程中唯一擔心的就是球鞋比別人的遜,哪個學校的女生漂亮,考上台大光耀門楣。而父母也以為其所創造的經濟榮景,足夠傳遞給兒孫輩,吃喝不盡。

社會的主導階級(四五十世代中壯派),似乎也普遍認為三十歲,還是孩子。有些父母花了幾百萬讓小孩出國拿了碩士,卻因回國之後找不到(自己心中理想的)工作和薪水,又無法屈就。於是,又拿了父母的錢繼續出國深造。而父母也以博士為榮,甘之如飴。繼續不眠不休,犧牲退休金,拼命工作,挺孩子到底!

這樣做,算不算溺愛?算不算放縱?以博士為合理化溺愛孩子的藉口?過幾年拿了博士學成歸國,生活起居一無所知的博士們,會不會在找不到教職或理想工作之後,又開始怨怪大環境不好,學校不好,東不好西不好,就不是自己不好?

台灣每年生產兩萬五千餘位碩士,八百多位博士(未來將成長到一千五百位)。大學錄取率更超過百分百,只要想念,人人都是大學生。然而普遍學歷的提升,似乎並沒有為三十世代帶來解決辦法。越來越多頂著高學歷,卻到處打零供或兼差。當前台灣三十世代,看似學歷提高了,但腦袋非但沒有變清楚,反而更加糊塗。

工作難找,有人認為,大環境逐漸變壞;有人認為,政黨惡鬥造成局勢不穩;有人認為,大陸與東南亞的興起(產業西進),讓台灣的競爭力逐漸萎縮;有人認為,人口結構老化,未來逐漸透支。就是沒有人認為,自己的心態應該調整,放低身段,或者開創新局(南韓的成功不就是一面鏡子)。

筆者日前看一篇雜誌談論三十世代的集體焦慮中,所訪談的三十世代個案,不是放洋碩士,就是博士生,在不然就是設計、金融、醫療、電子業等高學歷份子。莫說我從來就不相信高學歷等於知識份子這套錯誤論述,就看這篇報導中,這些高學歷個案對於自己工作環境不如過往父執輩的反應,竟然是「一言以蔽之,就是四個字:出道太晚。」「我們是什麼都趕不上的一代」不然就是「感嘆大環境實在是不好」。

舒曼、舒伯特、莫札特在三十歲時,已經是歐洲響鐺鐺的音樂家。法國啟蒙之父伏爾泰三十歲時已經是腰纏萬貫的大富豪。耶穌三十歲時,開始傳道,三年後被釘死十字架,卻讓基督教福音從此傳遍世界,改寫人類歷史。

康熙三十歲時,早已是統一大清王朝的聖主。拿破崙三十歲時,就贏得整個法蘭西的愛與接納。亞歷山大大帝二十二歲時,父親馬其頓國王菲力普二世遭人謀殺。繼承王位的亞歷山大所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衝向戰場,到了三十歲時,亞歷山大已經來到了印度河畔,準備進入印度。

這些大破大立之人,如果將年齡換算成當前最流行的「年級」世代論述,就是所謂的「六年級生」(而且還是中段班)。亞歷山大、拿破崙、耶穌、莫札特,這些三十歲就成就事業的人,所處的大環境,絕對比我們還糟糕。但是他們卻成功開創新局,而同樣身處三十世代的絕大多數人,卻只能怨怪大環境,為什麼?

時代在變,環境在變。上一代和下一代,其實沒有好與壞,只是「不同」罷了!正如狄更斯在其不朽著作雙城記開頭所寫:「這是個最壞的時代,也是個最好的時代。」我自己也是標準的三十世代,知道外在大環境是和過去「不一樣」了。產業沒落、萎縮、西進。

時代,從來就沒好過,也沒壞過。時代就是這樣,因時制宜、因緣際會,變化無窮。每個時代都有霸主與成功者,也有弱者與失敗者。有結構性的因素,也有個人因素造成這複雜世界的構成。然而,人的素質,才是決定一家一族一國在世局中存亡興廢的關鍵。我們的上一輩,花了大半輩子的積蓄和時間,百般呵護,培育出一群空有學歷,沒有挫折忍耐力,無法放下身段,無法宏觀世局,開創時代的三十世代。只想複製上一代的成功模式,面對「不同」的社會環境,只有乖乖束手就擒。

創造台灣新一波經濟奇蹟的電子產業,這麼快就如昨日黃花,科技電子產業代工的高毛利壽命如此之短?摩爾定律說,十八個月商品週期就會翻轉一次。電子產品只有功能越來越好,而價格越來越低(因此代工毛利也越來越低)。大陸改革開放,同文同種的中國人硬是向當年台灣奇蹟的客苦耐勞拼命複製學習,在短短不到二十年內,部分人民富起來了(至少有沿海一千萬人吧)。甚至硬是開始搶攻台灣過去經濟奇蹟引以為傲的代工商業模式?

當我們說現在環境比不上上一代時,那是因為富裕社會長大的三十世代,沒吃過戰後嬰兒潮世代長大的父母那種一窮二白的苦。也沒碰過滿地荒蕪,只是想辦法拼命要活下去的那種掙扎。我們的父執輩,成長在一窮二白的環境,當時的大環境,絕對比雖然已經中落的當前台灣經濟,壞上很多。當時做了還不一定有飯吃的時代。

在我們責怪大陸搶走產業榮景和就業機會的同時,我們想過大陸同胞如何拼了老命工作,付出多少倍於我們的辛勞嗎?舊有產業萎縮西進,我們想過如何產業升級,再造榮景嗎?還是只想著昨日黃花,拼命擠到大陸和人搶那口飯吃?一心只想體制保護(鐵飯碗、退休金)的人,就已經注定會失去保障。這是歷史從來血淋淋的教訓,但人們永遠學不會。畢竟歷史給人唯一的教訓就是,人們永遠學不會教訓。

三十而不能立,如果不能怨天尤人,不能外在歸因,那要怎麼做?唯一我知道的是,關鍵在「人」決定怎麼做?三十世代富裕一族,你決定好怎麼面對、思考、承擔人生和大環境不景氣了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