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父親的郵票

By
on
2005-11-09

父親的郵票

文/zen

(原文刊登於聯合報家庭版)

我的父親,是相當典型的中國人父親。不會表達內心對兒女的擔心和關愛,只是板著一張臉。後來我才知道,父親是那種只做而不懂說的人。

記得我小時候父親頗喜歡集郵,每次有新的郵票小全張問世,就會買上一些,放在集郵冊裡。而三不五時,我也喜歡拿出來翻看。直到有一天,我覺得奇怪。那些郵票小全張的尺寸,並不符合集郵冊的大小。多半四張一組,總覺得突出冊子的格子。於是我自作聰明,把父親所有郵票小全張,全部一張一張撕開,然後一張張的按順序排列整齊。

後來拿給父親看,還笑他懶惰,郵票買回來了也不知道要「處理」好。只記得父親沒有什麼反應。後來長大,有朋友熱衷集郵,才從朋友那裡知道。小全張是要整套連在一起的,才有價值。那時候,闖進我心裡的,就是那一張張撕開小全張的童年畫面。突然覺得對不起父親,也感受到父親對還是孩子的我的包容。或許我讓他損失許多金錢,但他卻一句責怪都沒有。

後來,我仔細思索父親與我,我們父子雖沒有什麼親密的互動和交談。我們家也沒什麼錢,勉強溫飽再好一點的日子,但父親卻總是把最好的先給我,而且總是不說什麼。默默的做著。我知道他或許覺得愧疚,沒辦法讓我們過上好生活。但其實真的沒關係,從來我就不覺得物質滿足是家庭和樂的元素。父親的呵護,直到我發現小全張這段往事,才慢慢從心頭浮現。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