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上下班的十字路口

By
on
2005-12-05

上下班的十字路口

文/zen

時間是週間下午六點,我坐在信義復興南路交叉口的咖啡店二樓,透過玻璃窗,觀看台北市下班時段十字路口的交通情形。

頭頂上的捷運木柵線,車廂內擠滿通勤人口,以每兩分鐘一班的速度,運送著乘客。路面上,則是行人、公車、機器腳踏車並存。信義路正在進行捷運施工,主要幹道被工程施工需要圍起。原本八線大道,只剩下四線。公車專用道還在,但是少了一半運輸管道的信義路,車流量擁擠。

十字路口中央,站著身穿黃色外套、口含哨子、手拿指揮棒,指揮交通的交通警察。孤身面對這下班時間,龐大而混亂的車潮與人流,東南西北四處亂竄。

突然間,信義路段綠燈一亮。大批人龍與機車汽車公車向前猛撲,而左右停止的汽機車和行人們,也沒有閒著。除了眼睛瞪著行進中的綠燈,等待變換燈號外;心理多半琢磨著今天公司發生的事情,等一下要吃的晚餐等等。

突然間,想趁復興南路段紅燈停止時機灌漿的水泥車,冒了出來,橫在馬路上。又突然間,號誌燈已然轉換。那原本趁紅燈空隙藥灌漿的工程車,突然成為橫擋南北路段通行的龐然大物。汽機車莫不繞行駛,北上原本寬敞的四線道,頓時又只剩下兩線。

平日裡,就算沒有這些突然橫出的工程車,也會有公車綠燈右轉,卻同時被要過馬路的人流所擋住而停止,因而造成栓塞,影響後面汽機車行進。公車以四十五度側身橫卡在十字路口右下角,原本應該加快腳步通過十字路口的行人,突然好像對十字路口產生感情般,邊走邊看,緩慢宛如逛大街般的優雅從容。等到行人走過大半,而公車順利右轉後。號誌燈又一躍轉為黃燈。後面遠一點的汽機車,心理不斷冒著髒話,但確定衝不過去,只能等待下一個綠燈。

至於在公車屁股後面等了好久的,則不甘心還要再等一個紅綠燈。於是趁著黃燈,一個劍歩衝了出去。不巧剛過了一半馬路時,左右兩方的綠燈號誌已經大亮。汽機車與人龍亦紛紛奔竄而出。就在這麼千鈞一髮之刻,該車順利通過最後一段十字路口,徜徉而去。這一場景,時常發生。歷時短則一兩秒長則三五秒,迅雷不即掩耳。

不過,並不總是那麼順利。總有萬一的時候。若是往前衝的汽機車不幸和左右來車擦撞,那真是一時天雷勾動地火,雙方突然猛的停下,也不管前後左右東南西北,再有多少汽車行人需要使用這條馬路上下班。這片小天地,頓時成了兩輛事故車的舞台。

挨撞的一方,理直氣壯、從容下車,捲起袖子、破口大罵:「你是不會開車喔,你是麼開車的,連….。」髒話國罵不時噴出,好像這個不小心擦撞一下下的人,就是你一輩子苦苦尋找的仇人,終於狹路相逢。欲斬之後快。

若是雙方肇事責任無法清楚判定時,那更為精采。雙方你來我往隔,著一定的距離,狀似即將鬥毆,卻只是清楚的彼此叫罵,但我從來趕著上班,也不清楚事故最後如何善後?是否交通警察會帶青草茶替這些人降降火?

舉凡發生擦撞的上下班十字路口,交通沒有不亂成一團。更雪上加霜的是,路過行人司機,還會放慢腳步,想要看/聽個楚究竟,甚至交頭接耳評論兩句。更是頓時忘記上下班打卡的重要性。畢竟看的越清楚,上班時八卦就越有料。管他大後方車輛蔓延堵塞綿延數里。有經驗的汽機車司機,發現前方車行突然行減緩,就知道大概又出車禍了。拿出報紙,邊看邊等。

這類事故,每天不知在全台灣多少大大小小十字路口,重複上演。劇碼大同小異。今天破口大罵的主角,明天可能就變成被人破口大罵的人。沒有絕對善惡對錯,有的只是這場戲剛好扮演的角色。

上下班的十字路口,每天都上演著同樣的劇碼,不知何時方休?顯然這套交通號誌管理系統有一定的問題。例如綠燈亮時,汽機車和行人同時前行,但行人卻同時遇上需要右轉的汽機車,不是應該分設人車用紅綠燈,才更有效率?我不知道。

總之,開創台灣經濟的企業戰士們,繳交稅款給政府單位的善良老百姓們,每天就在上下班時刻,利用無數個十字路口,鍛鍊其眼力耳力衝刺力,卻似乎是不争的事實!我們政府部門裡的交通單位,除了推卸責任給市民不夠遵守交通規則外,是否想過設計一套更為嚴謹而符合國情的交通號誌系統,來保障我們這些納稅義務人的生命安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