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速食店,自助式人類食品加油站

By
on
2005-12-15

速食店,自助式人類食品加油站

文/Zen

今天一月的時候去京都,有一天晚上實在太累了,就在四条河源町的摩斯漢堡吃晚餐。一個套餐六百多日幣,合台幣兩百左右比。台灣的摩斯還貴一些(約120~150元)。去過日本的都知道,六百多在日本吃ㄧ頓飯算是便宜。平常隨便吃ㄧ頓還可以的飯,大概都要一兩千塊日幣(我印象最深刻就是去南禪寺旁的湯豆腐店吃了一份湯豆腐定食,3000日幣。三塊清淡無比的豆腐。我沒慧根,吃不出意境)。

而且,不只是摩斯,其他像吉野家等連鎖速食店的價格,也都在數百元日幣之間。在日本外食,速食店相對來說是比較便宜的選擇。

回頭看台灣,即便物價最高的台北,去自助餐吃頓飯,約莫五到八十元不等。上班族的便當,約六到八十元。這個價格買到的是我們數千年累積下來,適合我們腸胃的平民飲食文化。然而,隨便一個麥當勞摩斯肯德基套餐,都要ㄧ百多元。貴了三成左右。

同樣的東西,放到不同的社會環境,有了不同的社會價值。也有了不同的解讀。

在先進國家,速食連鎖店是低價方便快速滿足人類基本需求的自助式加油站,沒有情趣、沒有裝璜、沒有菜色、沒有服務,講究的是以最低的成本、最高的效率,完成生理需求。因此,速食在先進國家來說是最便宜,也是味道最不怎麼樣的垃圾食物。

在開發中新興國家,速食店搖身ㄧ變,成為向發達工業文明學習的表徵。人們上速食店用餐,既吃不飽又難吃還很貴,但卻可以建構對先進國家文化與社會價值觀的認同。

由於薪資只有先進國家(開創這些速食品牌)五分之ㄧ到二分之ㄧ,因此速食相對來說並不便宜。然而卻變成一種品味,卡入某種社會階層,代表某種社會意義。就像大二時我去越南,當時越南年平均所得是二十美元。汽水在當地是非常非常昂貴的食物(雖然售價跟台灣差不多)。然而許多人已能喝到汽水而驕傲。同樣的道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