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苦難的奧秘

By
on
2006-01-24

苦難的奧秘

文/zen

書名:痛苦的奧秘
作者:魯益師
譯者:鄧肇明
出版社:文藝

神為何允許苦難臨到我們身上?
BBS上的宗教版或基督教版,常有些教外人士半挑釁半疑惑的問:「你們的『上帝』既然是『全知全能』又全然『良善』,為什麼會『創造』這個不完全的『世界』,允許『惡』的存在,讓『人類』有『墮落』的可能性?人所遭受的『苦難』,豈不是對神的全知全能與良善的反諷?」

版上總會有許多善良而急切的主內弟兄姊妹,以其所知回答。偶爾在生活中,我們也會遇到教外的朋友,對上帝的「創造」提出質疑。有時雙方淪於辯論,有時稍解上帝的奧秘。但更多時候,提問與回答雙方火氣甚大,對自己所問/所答也都一知半解,更以彼此責難收場。

僅是神學辯論,或許過了就忘,無關痛養。然而,人活在世界上,總要經歷生老病死、悲歡離合。有時候,當至親所愛(或自己)遭遇患難險阻、疾病痛苦折磨、失戀分手心傷、失業愁苦困頓時,我們不免會仰天常嘆,私語問上帝:「為什麼這一切會臨到我?」甚至將人生境遇道德化論述,認為自己是個好人、好基督徒,服侍教會與上帝盡心盡力、待人至誠,為什麼要承受這樣的苦難?

苦難的問題,千百年來一直困擾著無數世代的基督徒。面對苦難,起先我們總是奮力掙扎,中途困頓疲乏,最後毫無抵抗力、只能雙手一攤,故作灑脫。更多時候,面對苦難,我們渾渾噩噩、憂愁終日,坐困愁城,陷於苦難深淵之中而不明所以。

所幸這一切,在魯益師的小書《痛苦的奧秘》中,有了深入淺出而精準深刻的探討解釋,替我們解開了苦難的奧秘。

痛苦的奧秘
魯益師認為,要回答「痛苦」這個問題,必須回到上帝的創造這個點來重新開始。只是關於創造,魯益師認為,不該與無神論或不信者,陷入「上帝創造自然」的細節爭辯裡。因為這物質的宇宙,總有一天都會滅亡。人類、文明、物種,有一天也都將化為烏有。生命的物質基礎,在無窮盡的時光下,終究是曇花一現。從宇宙自然論證上帝的存在、良善與智慧,是一條錯誤的道路。因為信仰的基礎另有根源。問錯了問題,也給錯了答案的方向。人類有限經驗所能得知的宇宙論,絕對不能當作論證基督信仰的根基。我們信仰的基礎,另有其他源頭。而那才是論證信仰的根基。

魯益師認為,信仰的陳述重點,並非證明上帝創造世界的神蹟與不可思議,而是詳實描述信仰的源頭。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把「痛苦」問題放回正確背景來認識了解,正確了解信仰的核心。

魯益師認為,宗教的形成有三個要素。一為神聖不可測的經驗,人們對此感到畏懼。其二為道德概念,人們能夠意識到道德律,然後人類用其敬畏那股神聖不可思議的力量,守護其所當遵守的道德。然而,魯益師緊接著說,基督信仰不只上述三元素,還有一關鍵性的歷史事件,就是耶穌基督的道成肉身、釘死十架與死後復活。基督教並不從爭辯宇宙來源而出,反倒是一個悲劇性的歷史事件,造就了基督信仰的誕生。魯益師認為,這才是基督教產生的根源。因此,就某種意義來說,回答「痛苦問題」才是信仰的關鍵,而非回答上帝如何創造宇宙。

確定了痛苦問題在信仰中的關鍵性後,魯益師緊接著要討論的是,上帝既然創造世界,且全能又良善,應該會願意使祂的創造物絕對快樂,然而為何會使祂的受造物承受不快樂或受苦?魯益師的回答是,我們誤會了神的全能與良善的意思。再者,神的良善和全能並非解釋痛苦為何存在的方法。

全能(Omnipotence)指的是「有能力做一切,或每一件事情。」然而神的全能和「我以為上帝可以做一切事情」是不同的。神的全能並不能和祂的良善特質自相矛盾,而且神的全能和良善,是以神自己的內在一致性、而非我們人的有限道德善惡判斷為依準。「神的全能指祂有能力去做一切內在有可能的事,至於內在不可能的事情,祂是做不來的。你可以把神蹟歸因於祂,但卻不能把荒謬絕倫的事情也算在祂頭上。」人們光是把「上帝能夠」這幾個字連接在我們想完成的事情上是沒有意義的。你不能因為自己說「上帝能夠」,就讓上帝的全能成為實踐人類自己想望或以為的那些事情。上帝不能完成某些事情不是因為上帝的能力受到阻力,乃是因為那個宣稱是人的荒謬。

想像一下,上帝如果每時每刻都在糾正祂的受造物運用自由意志所造成的後果,那麼這個世界將不可能有錯誤存在,也不可能有自由意志。

上帝能夠在必要時改變物質反應,但這機會十分罕見。人生在世亦然必須遵守某些固定的法則與因果關係所產生的結果。如果你想剔除因自然秩序與自由意志而可能產生的痛苦,你其實已經在排斥生活本身。

上帝的自由在於除祂自己以外,再沒有別的原因促使祂的活動,更沒有外在阻力妨礙其作為。祂自己的良善是祂一切行動得以產生的根源,人們面對信仰該探討的,並非創造比不創造好或壞。這是個虛假問題。在信仰與上帝面前我們必須拋棄之。

至於上帝的良善,並不等同於人們所認為的良善。也就是說人的道德律所訂下的善惡,上帝並非全然茍同(但並非全然不同)。甚至我們的黑,在上帝看來卻是白。

人面對苦難之所以會質問上帝,是因為我們認為神的愛,應該不會允許我們承受這一切。然而,這矛盾並非在上帝,而是我們把人自己以為的愛,理解成那就是神應該對我們施予的愛。人類濫用自由意志,自我中心的態度解讀苦難的發生與意義。人類驕傲的不認神為神,這便是我們之所以墮落與干犯上帝的罪了。人把自己寵壞了,而痛苦,在治療與矯正我們驕傲與不認神上,扮演關鍵角色。

人不是中心,上帝存在不是為了人,人更不是為自己而存在。我們被造是為教上帝可以愛我們(而不是叫我們可以愛上帝),使我們可以成為上帝愛的對象。神能給人一切,但並不需要回報。因為祂不缺乏。但祂仍然選擇需要我們,是因為我們需要祂需要我們。如果我們真知道上帝要我們得什麼,就不會認為那些看似暴君似的光景,有什麼好害怕了。痛苦是一帖良藥,治好我們不信神與驕傲的罪。因為若萬事盡如人意,人將學不會捨棄自我意志。神給人自由意志,是為了張顯神的良善和全能,並且透過痛苦,讓人們逐漸了解,捨棄自我意志的順服,才是回轉向神的良方。透過痛苦,神實踐我們所測不透的神之愛。痛苦的奧秘,也在此中彰顯。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