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2006年一二月出版新聞之我見

By
on
2006-02-16

2006年一二月出版新聞之我見

文/zen

第十四屆國際書展剛過,剛讀完《法蘭克福六百年風華》,和熱心的朋友談著台灣出版的未來。

有朋友好心的想推薦我去營利或非營利的出版單位磨練。

心裡有很多感想,多半是感激,也有些許感動(但如果能繼續混吃等死就好囉,可惜還是得出去討飯吃)。更對台灣出版的未來,充滿期待…

最近的出版新聞,除了很書展,如果關心出版的朋友,應不難發現,有幾個趨勢正在醞釀。

第一是台灣出版版圖即將產生巨大變化。最近不少出版新聞,都繞這這個議題發燒。例如蘇拾平離開城邦,到今年一月正式抵定。而果實邊城橡樹林啟示等編輯高層的去職,也是連帶效應。更別說之前因港資入主陸續引發的編輯搬風潮。

這個變化,多半是從幾年前城邦集團高層決定引入港資陸續引發。到今年可以說是完全發酵完畢。許多城邦創業高層,這幾年相繼出走。陳雨航(後成立一方,也已半結束)、郭重興(成立共和國),到詹宏志、蘇拾平(成立大雁)。出走的人,也連帶帶走一批批編輯,各自開發新版圖。

雖然,這種開枝散葉本來就是台灣出版業的特色。然而,在某些人企圖讓集團化與資本化進入台灣出版市場的努力下,顯然有許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合資風波,隱藏在這一批批的出走潮背後。

往好的方向看,出走的編輯,可以開創新平台,成立新品牌,服務讀者。
然而,卻也是加速市場更加混亂,同質性品牌互相競爭不說,最心酸的,大概是被迫和自己過去一手拉拔起來的品牌競爭對立比較…

出版的集團化,在台灣似乎走到某種瓶頸。

如果簡單的從大環境來看,台灣也錯過了集團化的最佳時間點。因為,如今對華文出版有興趣的資本,多半會投資那個尚未開放而遲早會開放的大陸市場,那是個超級大市場。就算不能直接成立出版社也,已經有許多可以切入的角度。

然而大出版集團不可行,單兵作戰的小出版社,也很難生存。就拿書店舖貨來說,小出版社要負責倉儲行銷等均以人力吃緊,更別說有什麼籌碼和大連鎖書店談判。而台灣書店的連鎖化,已經成為不可逆的趨勢。

更糟糕的是,台灣有這麼強勢且優秀連鎖書店品牌,其實反而更讓獨立書店難有經營空間(詳細原因不細說,有機會另為文說之)。

過去既有的大品牌,可以穩健的鞏固版圖,攻城掠地。

至於有志於出版的新品牌,我以為,某部分的聯合作戰,會是可能的出路。但是絕非過去城邦那套模式,可能也不是共和國、華文網的那套模式。而是一種,將書籍印製開始的後端業務,如倉儲、行銷、舖貨等,前端的版權洽談等,交付統一的作業單位負責。編輯則化身為一個個獨立的單位,負責圖書企劃文稿編製等工作。也就是說,將可以統一使用以降低成本,統一平台以壯大行銷資源的事務統一交給某一事業單位負責,以求降低成本 。

第二、大概是誠品書店。
民生報最近有一系列的誠品團隊人物介紹。誠品在台灣,已經是太成功、太成功。所以有新聞有賣點,大家都願意報導,願意歌誦,並不為過。然而,如果同樣的篇幅拿來介紹一些小出版社,介紹一些也是很努力為台灣閱讀市場提供優秀讀物的出版社,是不是也很(當然現實狀況不太可能)。好當然不是說,不要介紹誠品。只是大誠品已經擁有夠多資源,已經夠成功了。是否應該發揮品牌承諾,給予一些小出版社,更多提攜和幫助。就像當初在小誠品時代,還有誠品經歷諸多危機的時代,那麼多人願意為了這個品牌投注資本,幫助其度過難關。如今誠品站穩腳步了,是否也更應該提攜後進幫助更多的出版同業。

不要讓許多資深讀者和出版人覺得,大誠品只和大集團結盟。雖然誠品的營業額,可能有百分之八十是由百分之二十的出版社所創造。然而誠品之所以能在讀者心目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不就是因為誠品過去承諾,願意為了那百分之八十只能提供百分之二十的營業額的小出版社(專業特色出版社),提供平台嘛!然而這個承諾卻是日漸破產。

一個書店,若沒有豐富的出版品可供販賣套利,才是最可怕的問題。而出版下游的誠品化,代表的是誠品的成功與貢獻。然而出版上游的戰國時代,卻讓許多優秀的小出版社相繼中劍落馬。若誠品或其他中下游出版同業能夠伸出援手,或許可以幫閱讀市場保留一些什麼吧!

第三、當然是台北國際書展

今年是第十四屆。我已經連續兩年沒去國際書展。書展對我來說已經不是過去搶便宜或大拜拜的地方,至於國際區和主題館早在多年的失望中,懶得在有所期待。而諸多專業研討會則太多流於形式。至於洽購版權的功能,書展更是今非昔比。這是所有書展幾乎都會面臨的問題。

每年書展過後都有人討論書展的定位與未來。對於書展,自然我也有自己的一番想法(這也將另為文撰寫)。

書展已經是許多小出版社去不起也不願意去的地方,是大出版社衝業績的賣場(這沒有什麼不好)。至於國際區為何總是聊備一格,我想有相當複雜的原因。

今年主題館倒是相當不錯。我沒去卻敢這樣說是因為我採訪了今年三個主題館的負責人,了解了主題館的精神、規劃與活動聽起來就很吸引人(文章見2006.2幼獅文藝)。

書展無論是要變成賣場、變成出版同業的交流場地、變成什麼都好。總之,就是能夠貫徹到底在某個特殊點上,作出特色。吸引人群前來,便是好書展。其實很簡單到無須有太多道德規範或者理想期待。書展就不過是種商展和電玩展旅遊展車展沒有什麼兩樣。或許,多像其他展覽學習是書展作出特色的契機。

倒是今年書展推出的重頭書,沒有往年多,是值得憂心的一件事情。

至於2006年出版大事,第一件首推大雁出版集團成立以及城邦版圖的重新洗牌。第二則是我認為,人文出版品將會日漸減少。再過幾年,除了教科書外,人文出版品若沒有公家單位補助,將越來越難有民間出版社願意出版了(原因很老套,市場太小、大陸市場衝擊等等)。第三、公版書應該會越出越多。第四、簡體轉繁體圖書比重也會越來越多。第五、漫畫言情類型小說閱讀與銷售穩定成長。第六、具本土特色和生活風格類圖書品質將會日漸精美、數量日漸豐富。第七、除上述漫畫言情外,文學(含各種類型文學)、商管、立志、宗教、語言學習、生活風格(包含某些藝術推廣)類圖書仍是市場銷售主流(還有很多拉,就不預測下去了,反正猜中猜不中有什麼差嘛?)。

至於最紅作家,應該會是九把刀。氣勢應該會更勝去年,而推向頂峰才是。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