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過期食品與食物公社

By
on
2006-02-17

過期食品與食物公社

文/zen

前兩天疑似喝了過期飲料(或者發芽馬鈴薯)而有點食物中毒。原本以為是自己感冒,結果連室友也是同樣症狀。悶了一整天,昏昏沉沉,不得下嚥。

昨天半夜看書,睡前翻看《慢慢快活》裡,銘甫寫的<當冬天和春天在一起>,記的是銘甫在德國,跟隨Tuntenhaus到KOMMUM(公社)拜訪,並且陪同一起到超級市場收集(即將)過期的食品,擺在公社供人免費取用的雜文。令我感慨良多。

這個舉措讓我想起,台灣每天超級市場和7-11即將過期的生鮮食品,都到哪裡去了?以新鮮為名,讓垃圾處理業者回收了?或者偶爾也流出一些給遊民們吃食。

關於遊民的議題太多論述,打高空不著邊際的道德論述也有,說遊民自找的也有。但無論怎樣都好,遊民的存在就是事實,好好照顧這批還不想改變遊民身分的人,也應該是執政者的責任。

每天電視上介紹著因窮困而吃不起營養午餐的學生。為何不見善心企業前去認養?特別是做食品業或便當業者,捐贈既可以抵稅,又可以賺取美名。博取社會地位,何樂而不為?

雖然我才不小心吃了過期食品而輕微食物中毒,但休息一下也就好好的拉。而且我是身嬌肉貴,比起長年在垃圾筒間翻找食物,練就出一副鐵胃的遊民老大哥來說,一點點的過期,根本就不受影響。

我們的社會這麼富裕。如果各式大小餐廳、生鮮超市、7-11、麥當勞等餐飲店,願意把每天賣不完的食品,統一集中到一個地方,供遊民或窮人低收入戶,取用該有多好。

或者如文章所介紹,成立某種廚房,每天有人志願煮簡單的食物,以成本價錢賣給低於平均生活水準的低收入戶食用,豈不是更為直接而有效的社會工作?

試問,7-11標示午夜十二點過其的食品,難道十二點十分吃了,就真的會中毒或引發什麼大病嘛?如果是,那這種生鮮食品也太毒了,不是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