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假評真論~解構文本後設策略

By
on
2006-02-18

假評真論~解構文本後設策略

文/zen

(本文刊登於破報)

書名:完美的真空
作者:史坦尼斯勞•萊姆
譯者:王之光
插圖:鄒永珊
出版社:邊城

如果「評論某本實際上不存在、沒有被寫成的作品是否可能?」這個問題太過難以回答。那麼,換個問題,「書寫一個並不存在的國度、科學技術,並假設其中,世界和真理的存在是可能的是否可能?」這個問題將會容易回答一些。因為後者的答案,有一整個龐大的SF(科幻小說)類型文學,可以解答。至於前者,身為科幻小說名家的史坦尼斯勞,也以《完美的真空》(以及後續的Imaginary Manitude 、One Human Minute)巧妙的解答了這個問題。

或許有人好奇,書寫評論一本本根本就不曾(會)完成的文本創作的書評文章,到底有何價值?對於這個提問,若反推回提問者的根本心態,提問者無疑假設文本創作中的文字,必須具有某種道德性、權威性,而文字所傳遞的訊息,必須具備某種真實性和可靠性。

然而,史坦尼斯勞卻企圖以其科幻小說書寫的特殊技能,擴大應用,以顛覆、解構人們對於文字書寫中所傳遞之訊息,非得在某種程度上是真實這個前設。

在《完美的真空》中,史坦尼斯勞•萊姆大玩文字遊戲,讓文本虛實交錯,似真卻假(評論文章,其格式、語氣、手法、討論寫的頭頭是道,但所評論卻是根本不存在,或無法在真實世界被書寫出版的書籍),似假又真(在這十五篇評論不存在文本的作品中,卻又真實的隱含著對於西方書寫/文字/邏各斯中心主義的批判、嘲諷、挑戰和解構)。

史坦尼斯勞大玩科幻書寫技巧,將虛構書寫跨足到其他文類。而史坦尼斯勞大膽挑戰的,則是一般人視為權威、冷門但卻深信(或不敢懷疑)其價值的「書評」。

對於書評,出版人深信,某些大報的重量級書評的價值,因此,無不想盡辦法,渴望其新書取得書評的正面評價。也就是說,長久以來書評是出版人、讀者諸君賴以判斷書籍優劣的某種依據(銷售量是另外一種客觀依據)。

然而,常常有人嘲笑書評寫手,根本沒有看完書就著手評論。而更有許多讀者,是先讀到書評然後才決定購買該書與否。因此,看完書評後,沒有興趣購買或閱讀原書的讀者,或者看完書評才決定購買原書的讀者,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其書評閱讀經驗,和閱讀《完美的真空》中的十五篇書評的經驗是一樣的。因為,讀者們同樣都沒有實際完整接觸這些被評論的書籍中的文字或觀點。讀者們賴以判斷書籍優劣的,不過是書評寫手們的摘錄、描述、解析、評論。如果讀者放棄接觸原書,那麼其閱讀真的有某本書出現並被書評寫手讀完之後才寫出評論的書評,和這種被按照完整書評格式虛構的假書評,在閱讀感受上並沒有太大差異。

讀者在閱讀《完美的真空》時,應該會對自己竟然對於不存在的書籍所進行的評論時,腦中對於作者對其虛構之圖書的書摘、論點、鋪陳、敘述、批判和解構,卻能夠引起共鳴且本能的假設其為真,感到困惑吧?

關於這點,我想,史坦尼斯勞藉《完美的真空》點出兩點。其一,我們的閱讀,深受邏各斯中心主義的影響。人們對於白紙黑字寫下的文字,是多麼的根深蒂固的相信著。其二、如艾柯在《悠遊小說林》中,對於讀者進入文本所必須具備的對文本世界的模糊建構能力。套用知識社會學的說法,那就是即便史坦尼斯勞所評論的是不存在之書。然而其所使用的文字概念和學說,還是取用自我們所共同擁有的社會知識庫。因此,我們並不會對這些文字和概念感到陌生而全然排斥。也因此,我們的腦袋願意先入為主的接納這些虛構。

史坦尼斯勞,將其科幻小說作家的獨特視角,引入書評文類,對書評和經典,都提出了其獨特的批判和嘲諷。如果,那麼講究權威和真實的科學,都可以容忍科幻小說天馬行空的預測科學未來,並在科幻小說中以假設性的存在,進行某些真實性的問題的探討(例如:科技發達的遙遠未來的人性);那麼,以同樣的書寫態度面對書評,某種程度上也未嘗不可。畢竟,閱讀有許多時候只是為了愉悅,而不是追尋真理或者等待解答。

———————————————————————
後記 本文投稿野葡萄 文訊均石沉大海 最後落腳 破報 刊登於 2006.3.19日該期破報 非經同意請勿轉載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