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咖啡館裡的人生百態

By
on
2006-02-18

咖啡館裡的人生百態

文/zen

一星期之中,總會有三五天,窩在咖啡館裡讀書寫字。往往一窩就是大半天,有時候是一大清早、有時候是下午、有時候是晚上。有時候是週末、更多時候是周間。久而久之,看多了咖啡館鄰座熙來攘往的客人,也看著一幕幕名叫人生的戲在此小舞台上演著,真是有趣。

下午時段最多穿著西裝或套裝的上班族男女,出沒咖啡館,藉此洽公,順便聯絡同業情誼。聊的是各種公事,各行各業都有。最常見的是保險業務員,幾乎每天都會遇到。這些人非常會利用時間,一個下午約可會見兩到三組客戶。一杯咖啡坐到底。如果都談得成案件,收入頗為驚人。另外,還有許多希奇古怪的行業也碰過,像電視台廣告業務,到藥品業老闆大樓,出租包商等等。當然最常遇到的,就是雖不相識但一看便知的出版同業,正埋首筆記型電腦猛敲亂打、騙取稿費。

傍晚時段,最多學生,放學下課後,成群結伴來咖啡館,每其名是讀書。好似當年自己高中時代,一下課就往哈帝窩一樣,名為唸書,實則和女同學閑混打屁聊天。

偶爾會碰到狀似親密但卻十分不搭嘎的組合。多半是偷情男女主角,趁白天另一半不在身邊,在咖啡館幽會。這些人自以為相當低調,但卻是整個咖啡館最調情最肉欲的一組人馬。無論言談舉止,均是肉欲,四處蔓延、無法遏止的濃郁阿。

五六七點的晚餐時間,是不供餐的咖啡館人氣最蕭條的時段。坐了一下午的走了剛下班的還沒吃飯,晚一點才會進來。所以,如果想忙裡偷閒下了班,等晚餐約會,又不想在路上閑晃的人,咖啡館是不錯的中繼站。這個時段人不多,冷清卻有點時空轉換的調調。頗怡然自得。

等到七八點,人群又開始湧入咖啡館。這時候多半是下了班的青年男女。在繁忙的周間夜晚,抽空在咖啡館小小約一下會,不過份鋪張浪費,卻又能夠滿足熱戀之黏逆。因此夜晚的咖啡館幾乎都是讀書學生和上班族情侶居多,少有人談公事了。當然還是有以咖啡館為家的soho族,死命的粘著咖啡館不放拉!

至於我自己一家店絕對不做超過一個時段。原因無他,坐久了沒耐性,工作效率便差,邊際遞減效率作祟囉!此時我寧願回家,否則就到路上晃晃,再換家店換個感覺,重新另外時段的打拼。

不過每天坐在咖啡館裡,看著過往來客,聽著他們說著人生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工作戀情、友情親情,總覺得人生熙來攘往,忙忙碌碌的,也不過就是混口飯吃,換件衣穿,求個房住,討個好對象,無病無痛,平安長大變老。功名利碌、富貴榮華,得知我幸、不得我命。倒是少聽到求世界和平的,或世界大同的。

咖啡館很有趣,偷聽別人講話也有趣。有時想想,真怕哪天自己忍不住,給隔壁桌的一兩句建議。特別是明明沒讀幾本書,連資本論哪一年出,法蘭克福學派有哪些人,馬庫色寫過什麼書都不甚清楚,卻能夠帶著漂亮清純小學妹,到咖啡館抖左派馬克思社會主義革命包袱的小男生們,其高談大論一點點「建議」和指教,一定相當有趣。

在咖啡館抖包袱,卻老是說錯話,不懂裝懂的文藝青年,實在太多了!特別以公館學府附近的咖啡館為盛。不可不戒慎恐懼阿!那些想炫學的青年學子們。小心你們的隔壁,就坐著像我這樣不學無術的中年怪叔叔,躲在電腦後面,偷聽著你們的胡說八道。憋笑到差點岔氣。特別是把一件明明是abc的入門事情,說到錯得離譜還振振有詞的時候…

喔喔,還有那些從教會混出來,不小心多讀兩本書的弟兄們也是一樣,不要自以為多讀兩本書,就騙單純的姊妹到咖啡館聊天,想博取崇拜以換取日後美人心,小心陰溝裡翻船,哪天遇到高人當場吐槽,那可真是羞死人不嚐命。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