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其實我們都討厭禱告…

By
on
2006-02-18

其實我們都討厭禱告…

文/zen

書名:飛鴻22帖~魯益師論禱告
作者:魯益師
譯者:黃元林、龐自堅、魯瑞娟
出版社:校園

生活裡有那麼多事情等著我們去忙,趕早起、忙上班,忙加班、忙開會,忙約會;忙聚會,忙服侍、忙崇拜,就算禱告,多半也是零零落落、草草了事。有誰還像耶穌天還未亮就起來禱告?要不然就是華文美辭,好似在寫文章一樣。有誰像耶穌,用悟性、心靈和誠實禱告?

我們可能讀了很多關於禱告的偉大著作,思考過關於禱告的各種理論,也聽聞不少信仰偉人、如何以禱告化解生命中的關鍵危機,教會牧長更是三不五時就耳提面命我們,要多讀經、常禱告,然而我們還是不愛禱告、甚至討厭禱告。

承認吧,其實我們都討厭禱告!

魯益師認為,雖然「禱告是一件討厭的事情,任何可以不禱告的藉口,總是大受歡迎。禱告完畢,我們會有一種了卻一件事的輕鬆,以及剩下的一天都可以放假的心情。我們老是不願意開始禱告,結束時則覺得興高采烈。」

禱告時,發生任何小事都可以令我們分心,但同樣的小事卻不會影響我們做其他事情。禱告甚至被當作一種贖罪的苦行。而且不只是在我們靈性軟弱之時,即便昨天我們才因禱告而聖靈充滿,或者充滿領受。但今早起床的禱告,又重新讓我們覺得壓力纏身,遲遲不想開始。

不只信徒個人如此,連教會組織也不自覺的「疏離禱告。」像主日崇拜或團契聚會,禱告都是整個儀式流程中最短少的一部分。禱告會更是大多數教會中最少參加的聚會之一。

魯益師認為,我們逃避禱告或覺得禱告令我們感到不安,究其根源,是因為我們覺得「禱告是個責任」。因為我們相信被造,是為了榮耀神並且永遠享受祂。我們面對上帝時,有太多屬靈的壓力和重擔,壓的我們喘不過氣來,無法單純的只來到神面前,單單的享受與祂交通的片刻。即便在最私密的個人禱告中,我們還是穿戴滿身的社會角色和期待。即便在禱告中,還是不敢向神完全敞開自己。還在鍛字練句,還在小心翼翼,還在顧念天國大義、教會事工、眾親朋好友的代導需求,就是不肯自我敞開?

因此,即便只是一點點和神共處的時間,我們都覺得如負重擔。而有太多屬靈導師,又更雪上加霜的告訴我們,我們在禱告上停滯不前,是因為我們的罪,我們沉醉於世上的事,忽略屬靈的操練和紀律,害怕聽見神清楚的聲音,恐懼赤裸的與上帝接觸。然而,罪並非我們逃避禱告的唯一原因。

禱告費力,並非證明正有一件大事情非得我們去做,所以才會遭遇如此艱難險苦。如果我們已然完全,禱告將會是全然的歡欣與享受,而非責任與重擔。對禱告的責任和重擔,最根本是因為我們尚未了解愛的真諦,心中仍缺乏愛的緣故。

即便現在我們就是認為,禱告是種重擔和責任,也無關緊要。雖然那感覺令人挫折、失喪,但我們仍不要灰心喪膽。而或許在人眼中看似最失敗、最軟弱、最掙扎痛苦、最需要被超越克服的禱告,卻是神眼中看為美好的禱告。因為,這些禱告放棄的外在的言語和人的理性思考,單單的回歸到生命與意志本身,以心靈和誠實,從心靈深處,向神托出所有的一切。那可能才是神所樂納的禱告。

禱告是向神獻祭的一種方式,但卻不是要我們裝飾華美而矯情。神渴望我們在禱告中與祂相遇,而前提則是我們自己的完全敞開,並且向神認罪。神深知我們的一切,祂完全知道我們的需求、渴望和軟弱,既然如此,我們何必還矯情的戴上面具來到神面前?神盼望我們在禱告中可以完全的向神揭露我們自己。

並且因此,無論何時,向神的禱告和乞求不要故做清高,假冒偽善。更不要迷戀過往神曾經賜給我們的高峰經驗。忘記背後,努力向前不要在禱告中老提當年勇唯有真誠的向神敞開,我們才可能在禱告中和神真實相遇、相交。

對禱告不夠熱衷,是當代基督徒(包括我自己在內)最常發生的屬靈軟弱之一。然而,不愛禱告甚至討厭禱告,是否就沒資格討論禱告,或者太過假冒偽善?魯益師並不這麼認為。多多討論禱告,多認識禱告,絕對有助於我們的禱告操練。

在《飛鴻22帖》中,魯益師從教會儀式的討論開始,緩緩的訴說其對於禱告的看法。尊重教會儀式的傳統,不輕言更替,因為儀式令我們在習慣中感到自由且釋放。禱告的文詞來自哪裡並不重要,無論是聖經、古代聖賢,或旁人的佳美禱詞都可,只要是你覺得能夠貼切的表達想和上帝傳達的心意,就大膽的剪裁使用。

隨時隨地,我們都可以向神禱告。並不需要拘泥於任何形式和姿勢。我們可以請聖靈代禱,因為我們的軟弱和需求,有時說不出來,只有神最清楚。

記住,我們的禱告,事無論大小,神一定垂聽。但不一定會按照我們所盼望的答案應允。因為神了解我們超過我們自己,神深知什麼是對我們最好的。單單放膽敞開心胸的向神禱告吧,神透過禱告所賜的平安和喜樂,不但充充滿滿而且超過我們所求所想。

不相信嘛,現在你就可以試試看喔!!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