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京都事

我的京都夢(六)、仙洞院、上七軒、吉水民宿

By
on
2006-02-22

我的京都夢(六)、仙洞院、上七軒、吉水民宿

(照片為吉水)

文/zen

京都有很多知名民宿,而民宿又有許多種。第一次去京都,當然希望住日式風味的民宿。這類傳統日式民宿,有名的不少,像是布屋(www.nunoya.net)。原本學妹說要訂布屋,可惜太過熱門,都滿了。然後太貴的我們住不起,像是俵屋、(木冬)家。最後訂了吉水。當初我還很開心的說,想多住幾晚民宿。於是訂了兩晚吉水。後來證明,我錯了!日式民宿這東西,一泊是最好選擇。多住真的令人抓狂。特別是京都吉水,被性格店長如此散漫經營著的話。多住真是自討苦吃。

吉水(www.yoshimizu.com
——————————————————————-
簡介
京都吉水は、円山公園の一番奥の高台に建つ100年の歴史を持つ数寄屋造りの宿です。

春は桜と新緑の大木に囲まれ、夏は京都とは思えない程涼しく蝉時雨に目覚め、秋には虫の声と色とりどりの木々、そして冬の陽射しに包まれる庭。一年を通じて、または一日を通じて自然の中に細かく豊かな変化を味わうことが、ここ吉水では日常のことです。

古い家は自然と一体化し心地よい場所となり、歴史の奥深さの中にくつろぐことが出来ます。10分も歩くと祇園の華やかな街があります。この短い距離を歩くだけでも文化の変化を感じ取れ、また守られている自然と作られていく街とを比べ感じ取ることが出来ます。

ムササビが飛び、フクロウが鳴き、吉水の庭先には様々な動物達が一緒に住んでいます。海外からのお客様も多く、京都の歴史探索の宿として、日本の暮らしを楽しんで頂いてます。

京都には言う迄もなく、神社仏閣庭園至る所に美しい景観が自然に存在しています。が、しかしそんな京都でさえ古いものが壊され、次々と新しい無機質な建物へと変わってしまいます。そんな時代だからこそ、ここ京都吉水で薪能・展覧会・音楽会等を企画し、日本の文化を守っていくお手伝いをしていきたいと思っております。
———————————————————————-

說起吉水,從頭到尾給我的感覺只有「妙」。首先是地點妙。位於祇園八坂神社的円山公園最後方山坡處。

當天一大早,我們就從四条西洞院的商務旅社退房(但學妹的行李,多數還是寄於旅社樓。因為我回家那天,他父母要從台灣到京都找他玩,也算是慶祝他畢業,順便用掉他那空服員姐姐每年給直系血親的優惠機票配額),搭公車到祇園。

然後,學妹宣布說,我們要住的民宿在公園裡面。當時我一整個傻眼,想說京都的民宿竟然開在公園之內,那白天不就被遊客旅人所包圍嘛?結果後來事實證明我想太多了。吉水並不在円山公園之中,而在円山公園後端山上。

円山公園並不小,而且是在京都市區平地的盡頭處。因此越深入公園,越有坡度。當天我大包小包(因為之前在逛街買了不少),氣喘噓噓,感覺走了好久好久,穿越無數公園美景(卻無暇駐足觀賞),終於走到公園盡頭。

然而,是看到了公園邊幾家高級料亭,但並未看見民宿這東西。學妹又不斷電話向民宿問路,還是找不到。最後,只好問在一旁排班的計程車司機大哥。那位好心的司機大哥,指著公園最末端旁一個類似圓環的地方說,從這邊在往上走,就會看到了。

當時那個狀似圓環的地方正在施工,而民宿連個指路招牌都沒有,京都的地址又完全是參考用。若沒有遇到司機大哥,我想我們有限的大腦就算想破頭,也想不到吉水竟然會在那麼偏遠的地方。

好不容易終於找到吉水,卻發現是一棟頗為老舊的日式住宅。那還沒關係,旁邊不遠處,竟然是一片日本墳墓。正對著後來我們住的房間廁所。當時我只想到,該不會在異國他鄉的半夜裡,撞見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吧。頓時一陣寒意上心頭。

大包小包走了好久才找到吉水的我們,當然趕緊開門入內。然而,既無親切的歡迎光臨,也絲毫沒有店員或店長的跡象。我們再三等待之下,終於有一位看似安達充漫畫裡路人甲角色的三十來歲男子現身。

一般日式旅店或料亭,都是由女大將負責統籌。然而,吉水的店長(稱店長是因為吉水尚有其他分店如銀座吉水、加賀吉水,京都只是吉水老闆開的一個分店,原因當然是看中這個百年老建築囉)是男生不說,看起來一點都靠不住阿(事實證明,還真是如此)。完全一派悠閒自在,沒有客套問候。雖然泡了咖啡,讓我們坐下聽他解釋吉水的使用規則。

其實,吉水哪有什麼使用規則?所有的規則,就是一個自己動手,老闆翹腳等收錢。房間裡面沒衣櫥、沒電視、沒開水、沒水壺外,棉被得自己舖,垃圾自己倒,走時得自己將房間還原收好。所有東西都得自己準備。沒有晚餐。雖然會準備早餐,但是水煮蛋都只肯給半顆,另外的就只是考吐司。想吃電視中民宿的豐盛大餐或日式早餐嘛?很抱歉,全部沒有!

老闆則是相當自得其樂的沉盡在個人世界裡的奇怪壯年男子。然後,我開始後悔為什麼我訂了兩晚。而且本來價錢還更貴的,是學妹騙他說我們回去後會替他宣傳(有拉,隔了一年。我這不是在寫他壞話了嗎?!),然後,不知怎麼東談西ㄠ的,最後才算了便宜。

總之,雖然有上了賊船的感覺。雖然逛了一天回來還要穿過夜間無人的円山公園才能休息。雖然房間外面就是墳墓。但是,既然都訂了,臨時也找不到其他民宿,只好就硬著頭皮住下。最後一切總算搞定之後,寄放好行李的我們,還有一整天的行程(可為什麼我還沒出門,就已經累得想睡覺了)要跑。

先是逛逛這諾大的円山公園。円山公園據說是日本第一座近代化公園。佔地龐大。內有假山假水,烏鴉成群。另公園中有一顆大櫻花,據說春天賞櫻時節,円山公園可是熱門景點。可惜我們來的不是時候。公園冷清蕭瑟,樹葉全無,大樹僅枯而已。

公園頗大,逛了好一會兒。還順便參觀了八坂神社。近中午,學妹說中餐要在祇園德屋吃義大利料理。於是便離開公園,朝山下祇園走。來了京督多天,終於第一次踏入花見小路。

然而,祇園真不愧是觀光熱門景點。前幾天在京都幾乎沒遇到講中文的人。這一天才入花見小路,迎面走來,已經有兩組操國語的台灣觀光客。另外,街上到處可見歐美白種人。

不久,在宛若迷宮的花見小路巷弄內穿梭一陣,再加上學妹的電話詢問店家正確走法之後,終於到了我們要吃午餐的店。這家店從外表看起來,你絕對不知道是一家義大利餐館,因為外面全是日式木造平房,且沒有招牌廣告,簡簡單單,好像一戶人家坐落於此的感覺。然而,一踏入室內,便可看見店主巧心經營的布局,全部重新設計裝潢,十分現代時尚。餐具、桌椅、廚房、廁所都簡潔洗鍊而講究。最後,我們兩個各點了一套2200円的午餐套餐,總共有七道菜,非常好吃,算是值得。

吃晚午餐,就是下午的仙洞院參訪行程。其實仙洞院,我已經不太記得其特色了。可能是前一天逛的修學院離宮太美,後一天的皇宮御院雍容華貴,帝王氣十足。即便我現在重新看著簡介,還是想不太起來仙洞院在我心裡留下的感覺了。

逛完仙洞院,原本安排的行程出現空檔。我提議去逛京都大學,然而學妹卻是怎樣都不肯(或許有其隱情)。最後,學妹說去參觀新選組的壬生寺。我一口氣就答應。於是便從皇宮御院向壬生寺移動。

—————————————————————————–
新選組簡介
新 選 組 的前身是一班由浪人組成的浪士組,後來成為京都的治安警察隊,最有名的事跡是在京都發生的池田屋事件.它由成立至瓦解共經歷六年時間,曾經參與征長戰爭及鳥羽.伏見之戰.並在鳥羽.伏見之戰中被配備西式軍備的維新政府軍打敗,局長近藤勇被斬首.一八六八年幕府最後將軍德川慶喜交出政權後,副局長土方歲三率領新選組的殘餘部隊支援會津藩反抗維新政府,可是戰敗.後來只好參加幕臣榎本武楊佔領北海道成立蝦夷共和國繼續反抗維新政府.

——————————————————————————————–

不過,對於新選組沒什麼感覺的我,恰巧又碰到壬生寺的改建工程。於是隨便參拜了一下,就轉到附近巷弄內閑晃去了。學妹說原本可以去看誰誰誰原本住過的房子。但是對此段歷史完全沒有存在感的我,就算看了也難以燃燒愛國熱血吧(自認並未哈日到凡日必愛般瘋狂)。剛好也沒能參觀,遂放下心頭小石。

倒是下車時,路過某神社間,巧見一個神情極為專注的在描繪神社中的石獅的女畫家(或者女學生?)比較感興趣。我偷看了一眼其素描,非常鮮活有力。將來想必是個高手(或許現在已經是高手也未可知)。

上七軒、精進料理

上七軒自古是京都花街柳巷,不過如今已經成為觀光景點。此處高級料亭、京菓子店、西陣織和服店都有。

我們到上七軒時才下午五點多,但天色已全暗。怕太早吃晚餐的我們,在上七軒閑晃不知去處時,偶然發現一家非常有特色的和服店-「弓月」(www.yuzuki-net.jp)。該店為町家改裝而成。店內女主人身穿一席純白和服,高雅大方,非常有氣質。

店內販售物品有和服、配件以及製作和服的原料衍伸生產的相關產品。例如用緞帶剩餘的布匹製作的名片夾,最便宜的一個一千日円。但卻有和服緞帶的高雅與品質。真令人愛不釋手。不僅如此,弓月使用的包裝紙和包裝技巧,更令人嘆為觀止。學妹不過買了個千餘元的名片夾,卻包的像是內藏數萬日幣高級禮品般,簡直藝術,令人不忍拆開。其工藝技術精巧如此,氣氛之凝練,再無可說。

晚上去上七軒吃的精進料理,是我答應答謝學妹擔任八天地陪的謝禮。學妹選了一家名店,每道食物都很美,只是,後來發現,竟然是以豆腐和素食為基底,還真健康、精進,難怪叫精進料理。這頓飯吃了我一萬日円,但算值得囉。

餐廳本身就夠日本味,店內客人也不多,食物比南禪寺湯豆腐好吃多了。又逛了頗為有趣的上七軒。整天的疲勞,在晚餐後稍微紓解。算是完美的一天行程。

拖著疲憊身軀的我們,搭上公車,回到祇園。深夜走進円山公園。寂靜清幽,寒風吹來。令人不自覺間加快腳步。好不容易才看到吉水的燈火,有總終於到家的感覺。

真難想像要是單身女子,租住吉水,晚上單獨穿越円山公園,一定別有一番滋味。

然而,妙就妙在,吉水還真有不少女生來住。不過日本女生均結伴旅行,會單身來租住的,只有歐洲來的客人。吉水店長閑聊之間說道,他們吉水很多歐洲來的客人(我猜大概是歐洲和日本文化差異極大因此並不把這種一點都不體貼的服務視為缺點反而甚為欣賞吧),言下之意頗有自讚的意味。於是我們佯裝不懂,敷衍了事。

跑了一整天行程。先是逛了仙洞院,後來又去了新選組的紀念寺廟,晚上則遠征上七軒吃精進料理。一整天下來昏天暗地之後,回到吉水,還要舖床暖被,整理戰利品,寫旅行雜記心得,真是又混亂了一陣。

不過吉水夜晚之靜,真的是萬籟俱寂,掉根針在地上都聽的到。由於客房沒有電視音響等設備,更沒有電腦,讓人逼入非得面對自己的氛圍裡,也算是出來旅行的一大享受(附帶說明,此趟旅行我和學妹夜晚返回住宿處後,均各自在房間活動,少有交談。除非要去超商買東西。他安排尋找明天行程和吃食店家,我則寫遊記讀書看電視,配合還算愉快)。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