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煉金術

和老闆一樣的享受就等於成功嗎?(修定版)

By
on
2006-03-06

和老闆一樣的享受就等於成功嗎?

文/zen

1.你認為如果我們和資本家/企業主們ㄧ樣,可以住的起豪宅、開的起賓士,過ㄧ樣奢華的享受,就算成功了嗎?就算被當作奴隸和機器使喚,就算出賣人生陪上健康和自尊,都無所謂嗎?生活水準的齊頭就等於平等和富裕嗎?

2.你最常使用的語言是什麼?工作上的專業術語,還是八卦言談間的無聊廢話?上ㄧ次你對社會不公提出有分析性且建設性的批判(而非空談和情緒性的發洩)是什麼時候?我們思考的邏輯是功利、實證、辯證、批判、浪漫、不切實際,還是根本不思考?你上ㄧ次進行批判性、否定性、超越性和創造性思考是什麼時候?

3.號稱自由民主的當代資本主義社會,充斥企業主無止盡的剝削廣告消費主義的轟炸,你真的自由嗎?上ㄧ次我們自由批判、思考、否定、拒絕超越社會不公義是什麼時候?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真自由,還是另ㄧ種極權主義?

4.如果整個交通系統都是單行道,交通會變成怎樣?如果人類思考邏輯只有同一套,又會變成怎樣?如果一個社會沒有反對意見,會變成怎樣?

批判的停頓-沒有反對意見的社會

發達工業社會,在可能陷入的破敗毀滅前提下(過去的冷戰,如今的風險社會),變得更加富裕、龐大、美好。越來越多人生活得更加舒適,並擴大人類對自然的控制。社會似乎日漸進化而美好,然而當代工業社會的本質,卻是非理性的。
帶來豐沛物質文明的生產力,卻是對人類的才能和自由發展,具有強烈破壞性。物質文明的昌盛,其實建立在高度的創造性/批判性/否定性壓抑上。

我們比過往的人類,更能有效的生產物質文明,提高生活水準,利用科學技術。我們交出了批判、否定、創造與思考,以換取物質生活的豐裕。人們學會用科技,而非恐怖來壓制社會的反對力量。

發達工業社會,深知人類渴望美好生活的心理,以科技技術控制的生產優越性,收編各種對立、反對力量/思維,整合其在大旗下,它有效的窒息那些要求自由的需要。。資本家階級,釋放出過去所吝於給予的經濟實力給(過去的)無產階級,為求免除可能的變革,成功收編無產階級。更賦予許多好聽的新頭銜如知識工作者、工程師、專業人士等。只要不動搖工業社會的生產本質,犧牲一些資本家的利益和無關痛癢的名稱,甚至代換已管理學上的各種學說,都是可以接受的。

工人和老闆享受同樣的電視機和旅遊勝地,閱讀同樣的雜誌報紙。並不代表階級的消失,而表明現存制度下的各種人在多大程度上享用著用以維持制度的需要和滿足。可以自由選擇主人的奴隸,並沒有使奴隸和主人消失。在大量商品和服務設施中所進行的所謂自由選擇,也不意味自由(只代表更有效的控制)。

發達工業社會最令人煩惱在於,其不合理中的合理性。發達工業社會的生產率和效能,增長和擴大,舒適生活品質的潛力。發達工業社會把浪費變需要,把破壞變建設的能力強大。人似乎變得為商品而活。轎車、豪宅、電視、音響等高級設備,變成人類生活的靈魂與核心。把個人束縛於社會的機制已經改變,而社會控制就在其所產生的新需求中得以穩定。社會控制的現存形式在新的意義上是技術的形式。發達工業文明地區的社會控制已經潛移默化。

在技術生產所提升的生活水平下,人追逐富裕,安於逸樂,失去否定性、批判性、超越性思考能力。言語逐漸乏味,言談只有工作與八卦,失去了深入思考探索社會存在的真正價值、意義和不公的能力。失去批判性思考的當代社會,看不見社會整體的問題,只關切自身的物質生活水準是否豐沛。

我們變成願意放棄一切其他成為一個人的重要面向,例如親密關係、親情,只求擁有美好的物質生活。放棄質疑,更別說改造社會不公平。我們只會隨著媒體起舞,新聞過後也同時發洩完畢。我們放棄深入思考,放棄人生智慧,放棄文化價值。知識成為知識經濟,文化變成文化產業。過去具有純粹、批判、創造、獨立性的知識與文化,淪為服務工業社會的管理/生產工具。我們接受單向度思想。

單向度思想是,由政治的制定者及其新聞信息的提供者系統的推進,這些壟斷性的假設不斷重複,最後變成令人昏昏欲睡的定義和命令。隨著單向度思想的開展,社會逐漸閉鎖,思想的自我限制增生,社會禁止各種對立的行動和行為,這些都被視為虛幻而無意義。

當物質生產的自動化程度達到所有基本生活需求都能夠滿足,而必要的勞動時間又降低到最低限度時,單向度思想就開始成形出現。技術進步超必須的領域進入慾望的層次。

成熟的工業社會把自己封閉起來,反對這種歷史的替代性選擇。操作主義在理論和實踐上變成了抑制的理論和實踐,在其強制性的生產率和給人以好處的協調狀態中自我推進。

我們接受收編,技術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社會控制和社會連帶的更新更有效更令人喜愛的凝結工具。「控制的極權主義」取代了「恐怖的極權主義」(例如法西斯)。企業主用溫柔夢鄉和美好生活遠景,麻痺我們反思社會、瞭解人生意圖的渴望。傳統認為中立客觀的技術,已經被資本家收編,成為控制人類批判性和創造性思維的工具。ㄧ切都只為資本主義和消費社會服務。電子金融業大灑高薪股票,為的就是收買一顆顆發達大腦,為其所用。

直接自動化的標準化過程,再現於工業文明之中。但此直接性是高級科學管理和組織的產物,在此過程中,反思現狀的思想逐漸從內心被移除削弱。這種內心向度本來是否定性思考的力量,也是理性的批判力量。其喪失為發達工業社會壓制和調和對立面的物質過程。在思想意識的反應進步的衝擊,使理性屈從於現實生活,屈從於產生更多和更大同類現實生活的強大能力。制度的效率使個人的認識遲鈍,使他對不表達整體之壓制力量視而不見。

操做主義讓我們的思想習慣產生改變,我們不再容許思想概念裡,把我們不能用來操作充分說明的東西當作工具使用(無法下操作型定義的,無法被量化統計測量的,無法生產加工製造的概念全部都會被拋棄)。

發達工業社會地區有兩個特點。第一、使技術合理性完善化的趨勢;二在已確立的制度內,加緊遏制這種趨勢的努力。而這正是發達工業文明的內在矛盾-不合理成份存在於合理性之中。掌握科學和技術的工業社會,之所以組織,原本是為了更有效的統制人和自然,更有效的利用其資源,然而當這些努力達成時這些卻反過來阻止社會新的生活方式出現。而達到富裕的發達工業社會,其所統治的公私領域,都將遭受單向度思想的襲擊。而在此之中,創造一個新的極權主義。

這個新極權主義控制力影響層面擴及整個社會。無論語言、論述、行為、精神文化和物質文明,都陷入這種技術媒介與控制管理的範圍內。知識成了知識經濟,文化成了文化產業。所有單純純粹的藝術創意和思考,所有鼓動社會革新變革的批判性辯證性思考,都在技術控制與物質成長的工業文明中被收編。

生產效率和經濟成長率就代表真理和正義,在追求生產率的前提下,所有的技術理性成為政治理性、社會正義與文化思考的前提和結果。我們任由資本家使用我們的,交出腦袋和自主權,只為換取(看似和資本家同等級的)身體安逸、享樂。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