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弔佩娟

By
on
2006-03-06

弔佩娟

文/zen

2006年3月6日,夜,MSN,Blackemily說:「妳走了!」

一整個無言。心底好像有什麼突然被抽空了,卻又說不上來。只直覺想到,又是一個早春時節,又有一個朋友,因為癌症而過世。

聽說,你在3月4日走的。我記得,那天。天氣晴朗,出了好大的太陽。一整個早春的溫暖,重重的包圍住我。而我,過著與平常無異的日子,讀書、發呆,MSN,耍白爛。而妳,卻在相去不遠的時空座標下,悄悄走了。

這個月,同樣是我同學的阿水,即將迎取美嬌娘。同樣是我朋友的明蓉,即將下嫁疼他萬分的老公。然而,同樣是我的同學的你,為什麼走了?等著我的,為什麼會是你的喪禮?

為什麼?你走了!原因是癌症我聽說了。癌症我知道,在台灣四個人就有一個人會得癌症。因我怕死,癌症險買了最高給付。曾經,也有親近的學長因癌症而去世。但是、但是,身邊有更多的學長和親朋,安度癌症危機,繼續,開心生活阿?

而你,怎麼就走了?聽說因為發現已經是末期,是子宮頸癌。是因為來不及?還是因為神要了你,不忍你在世上受苦,便決定接走了你!!我不知道!!

從來在我的印象裡,你就是簡單、低調、單純、素雅。有點後山人的天真開朗,滿滿大學生的浪漫氣息。笑起來好像很開心,雖然心裡一定也犯愁(少年誰不強說愁?)。但模糊的印象裡,你總是爽朗而令人自在,一副堅定自信的模樣。

聽說去年仲夏,你開始接受化療。而你卻囑咐知情的同學不要聲張!是怕大家擔心?還是你想清靜?亦或者,別的原因?

只是無論如何,你還是走了!

想必在以你為中心的生活半徑裡,一定激起莫大漣漪。就空間說是花蓮(是嘛?),就年紀是三十歲(是嘛?),就社會關係說是家人、鄰居、青梅竹馬、同學或還有其他?顯然,我不在,也從來不曾在,你生命的半徑中,呼吸過。

你選擇安靜的離去。知道的同學們,不曾先你下世已先,透露過什麼!想必,是出於你的決定!是你的風格?還是我的誤解!我情願相信,是你的選擇。想走的自在瀟灑、清清爽爽、簡簡單單、安安靜靜!

在你生命最後的最後,所面對的、看見的、聽到的、感受的,是什麼?

無論什麼,我確信你是勇敢的!雖然一定也有難過掙扎困惑痛苦焦躁厭煩寂寞無奈空虛憤恨不安不知所措,但最後的最後,我相信你勇敢的面對生命,走的漂亮乾淨,不帶一點屈辱。

對你的印象,淡的即便你在此死生交關之際,也不過寥寥數筆。很抱歉,在我們比此的生命半徑裡,從來都僅止於擦身而過。從沒來得及交會,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和機緣,交心。只因為我們共用輔仁大學483630這組學號前六碼,同窗四年,因有在課堂上,下課時,交換過幾次為不足道的眼神手勢,交流過幾次無意義的談話。然後,甚至有點敷衍的,互道再見,轉身離開!至於交談的內容,甚至你的長相,都模糊而淡漠。

這樣的我,原是沒有資格寫下什麼悼念你的文字的吧?

只是,因為,我下意識的、天真的,把你放入世界的括弧裡,存而不論的相信你會和絕大多數人一樣,過著工作、結婚、生子、變老、生病而逐漸凋零的平凡穩定生活。從沒想過你會脫軌演出(相信你也百般不願意)。

你沒有走上大多數人會走的標準化的生涯,癌症的暴力逼迫你脫離軌道,提早進入我們所不知道的世界。

即便你遭受癌症暴力,但可以在人生的中間點上,離開。不至於太過年輕到沒嚐過人生的喜怒哀樂,也不至於老到孤苦伶仃,承受一次次看似無止盡的死別。雖然肉身遭受痛苦,但我寧願相信,你是幸福的!我相信,你走的平安,一切都很滿足,一切都已嘗試過,雖然短暫,卻以不枉此生。沒有遺憾、沒有抱歉、沒有來不及說出口的話….

同學,來自花蓮的鍾佩娟同學。畢業後在台北飄蕩數年後決定回歸後山的妳,我相信,你的生命,過的豐盛而又完滿。而且,以你為中心的生活半徑裡,肯定有許多人因為認識你而感到不枉此生。這些親朋或許正在失去你的哀痛中,但你們的彼此相知相熟,相信悲痛過後,你將以某種記憶的穩定性,重新轉生在他們的心中,彷彿新生。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存在於你至親所愛的生命裡。逐漸填補那因癌症暴力而消失的肉體之苦。

而我,只能以這寥寥數筆,悼念這突然被抽掉的空。你的存在從來在我生命裡如此的淡泊,彷彿畫的留白,聊備一格,雖然偏遠,但確實擁有一個社會位置。對你所擁有的資訊過少,以至於只有些許數據性的資料能被記憶喚醒,其他關於性格態度價值觀等展現你個人風格的一切,我都完全空白。如此缺乏資訊的我,將無法讓你順利以記憶轉生在我心中。而那突然被抽掉的空洞,將會以一種日漸縮小但卻永遠無法被填滿的方式,存留在我的靈魂深處。

或許,這就叫做來不及的遺憾!

不知道我能否送你最後一程?因為尚在人間的你的好友們,拒絕讓你曝曬在我們這些從來不生活在你生活半徑內的人士參加!然而,你又是怎麼想的?會願意讓我們這些忙於自己生活的俗鄙之人,送你最後一程嘛?

又一個不解之謎!

早春的微風,依然緩緩輕輕柔柔的吹送著,彷彿天使天軍們輕輕巧巧安安靜靜的,把你接走,不著一絲痕跡。

慢走,同學!雖然沒有和你交換過靈魂的深度,也不曾和你交換過生命的秘密,沒說過半句體己話、場面話,但在這最後的最後,你已離開人世的後天,僅以此寥寥數語,記我們同窗的淡淡情誼。

好走!

2006.3.6於敦南居所

2006.3.8於敦南寓所修改稿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