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回到佛洛依德

By
on
2006-03-10

回到佛洛依德~遵循良心或順從宗師:《幻想與無意識》的啟示

文/zen

(本文刊登於2006.5.28臺灣時報)

書名:幻想與無意識
作者:尚拉•普郎虛、賽基•勒克來、尚-博騰•彭大歷斯
譯者:沈志忠
出版社:行人

一九六一年,我不再去那個所謂的「講座」,我們幾個人決定離開大多數的人,他們將追隨著拉岡進入一九六四年圍繞著他的名字所創立的「學派」……。
~尚-博騰•彭大歷斯

思想史上每一次的重大轉折,多半源於「重回根本」的口號與運動。馬丁路德重新直接閱讀聖經,創發出基督宗教的反抗宗諸(新教)。西方哲學史上,屢創新局的哲學家或學派,幾乎都是重回古希臘羅馬時代哲學,以重新閱讀、思考文本。像是海德格重新發現的「存有論」,進而開創出二十世紀上半葉哲學發展的軌跡。

一九六○年代,佛洛依德在二十世紀初所開創的「精神分析學」,歷經五十餘年的發展茁壯,已經開展成相當壯大的思想學門。此時的法國精神分析學界,則以雅客拉岡獨領風騷。

開創出拉岡學派的拉岡,一方面可能自信於自己在精神分析領域中的獨特貢獻,一方面可能希望彰顯其宗師地位,遂向其當時的學生指示了:「回到佛洛依德」這樣的指令。而接到指令的一批學生們,真的認真投入「回到佛洛依德」,身體力行重新閱讀、思考佛洛依德。

這些乖巧的「拉岡的學生」,在一九六○與一九六四年,整理其「回到佛洛依德」的思考研究,分別提出了<無異識:精神分析研究>與<原初幻想:幻想的起源;起源的幻想>兩篇文章,在研討會上發表。進而引發了「回到佛洛依德」,但卻遠離拉岡,進而另創精神分析途徑的新局。這個結果,想必並非拉岡當初所能料想得到。

《幻想與無意識》與《精神分析辭彙》
《幻想與無意識》一書,正是<無異識:精神分析研究>與<原初幻想:幻想的起源;起源的幻想>兩篇文章的集結。這兩篇文章起源於「回到佛洛依德」,但卻與當時正在進行的《精神分析辭彙》(行人出版社)工作產生奇妙的連結。

《精神分析辭彙》的編者群們,盼望透過這兩篇文章,鋪陳出該書的理論基礎,以及編者們的思想與工作歷程。讓《精神分析辭彙》一書曾為紀錄精神分析學門的思想行徑的文件,而不僅僅只是一本辭典工具書。

在這樣宏大的內在需求下,「拉岡的學生」透過文本的張貼宣告與拉岡分裂。然而是否真的「回到佛洛依德」,卻也未必。在思想史上,每一次宣告的回歸運動,從來只是引導後人走的更遠。從不曾真正回歸(學科文本),卻也真正彰顯了回歸(思想精神)。

拉岡的學生:回到佛洛依德,看見無窮寶藏
從<無異識:精神分析研究>一文的敘述與開展來看,拉岡的學生們起初以拉岡為本,極力陳述拉岡的學說,甚至提出臨床案例佐證。即便文章的作者們,已經逐漸從文獻閱讀與個案探索之間,看見佛洛依德與拉岡之間的分歧。然而,作者們調和衝突的努力,卻大於彰顯差異。

例如文章中,作者們企圖援用拉岡將佛洛依德的無意識機制中的原「過程」(凝縮、移置)等同於語言學中的基本法則(隱喻、轉喻)。但是,為了縫合差異,作者們卻虛構了「化約狀態的語言」,好將無意識結構得以與一種(不存在)的語言結構相對照。

然而,學生們的努力並沒有獲得老師的青睞。反而在數年之後,接到宗師的踏閥。因為拉普朗虛的佛洛伊德閱讀所推導出的結論:「無意識是語言的條件」,不但直接質疑挑戰拉岡的「無意識像是一種語言般被結構」命題。「無意識是語言的條件」翻轉了「無意識像是一種語言般被結構」。宗師被學生踩在頭上,學生的無意識命題不斷推翻了宗師的命題,最糟糕的是,還證明了宗師所提的無意識根本不可能結構於晚於語言的結構,真是情何以堪。

拉岡:誤讀與回歸佛洛依德之間
在思想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位後繼者,能夠正確無誤的再現原初文本作者的觀點。所有的後繼者,某種程度上來說,都以自己的方式,或客觀或主觀的「詮釋」文本。也因此,某種程度上來說,都是一種「誤讀」。

正是透過誤讀,才能夠解讀出新意,也才能開創出思想史上的新局。而拉岡正是一位偉大的佛洛依德誤讀者,因此開創出極盛一時的拉岡學派。

只是,誤讀有各種可能性。偏離文本,以文本思考當下所產生的超越性解讀,也都是某種程度的誤讀。然而,卻也可能出現完全錯讀解讀(或翻轉)文本,進而開創出新局(最有名的就是馬克思翻轉黑格爾的辨證法),那是誤讀的貢獻。

拉岡與其學生們之間的誤讀與回歸,似乎有著這樣的差異。人文科學與自然科學最大的差異在於,「文本的正確性」,並沒有可以客觀檢證測量的工具判斷。「回到佛洛依德」也不代表佛洛依德的學說是(實証主義意義上)正確(或說真理,reality),僅只是後繼者對於同一文本的差異解讀。只要詮釋卓越,都是貢獻。

遵循良心或順從宗師~《幻想與無意識》的啟示
然而拉岡身為宗師,非但沒有鼓勵其學生的成功誤讀。反而在多年後的論文中,以情緒性的謾罵代替學術論證的回應。讓這原本該是精神分析思想史上的精采轉折,蒙上了一層陰影。

然而拉普郎虛等人無疑是勇敢的。他們勇於堅持自己「回到佛洛依德」的所思索讀,並且勇與宗師(當權者)決裂,只為了追求其所堅持的學術志業。這樣的精神,是值得所有後繼者學習效法的。宛如宗教史上,新教的馬丁路德,與舊教(天主教會)決裂一樣。

面對思想上的差異,即便是宗師權貴,也得斷然拒絕。「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拉普郎虛等人,無疑做出了精采的示範。《幻想與無意識》此書的價值,除了在拉岡當道的法國精神分析學界開出新局,令許多人重回佛洛伊德外;更在精神分析史上,另闢新局,在佛洛伊德與拉岡之間,走出了自己的第三條路。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