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消失的樂昇戲院/父親童年的早餐

By
on
2006-04-02

消失的樂昇戲院/父親童年的早餐

文/zen

昨天一口氣讀完了《佐賀的超級阿嬤》,五月份《野葡萄》試讀室的主題書。小小一本書,頗感動。

讓我想起小時候,奶奶和父親常跟我說起,過往的窮困生活。

記得奶奶說,我父親小時候要從嘉義市的博愛路走路到大同國小上課。

每天路程一個多小時。赤腳走路是一定要的,因為那時候鞋子太珍貴了。大家都是用兩條鞋帶把鞋子起串起,掛在脖子上。鞋子穿人,而非人穿鞋子。

現在小孩,動不動就買幾千塊一雙的Nike球鞋。

可是,我卻覺得父親那一代的童年比較快樂,可以玩泥巴,赤腳走路,到處嘻鬧。

現在的小孩穿球鞋,卻只是追求名牌愛炫燿而已。為了比較,為了不輸人而買,感覺上好不開心。

上學的路上,會路過嘉義市長榮路的樂昇戲院。早上的戲院,還沒開,也沒人。

戲院外放著掃把跟畚箕。聽說我老爸總以為那是沒人要的東西,於是就順手拿走了。每次帶回家都被奶奶唸。

樂昇戲院除了老是被我把撿到沒人要的掃帚畚箕,外還晚場散場客人掉落的零錢。

父親小時候家境不好,奶奶說,爺爺薪水拿回來分配完家用後,就沒錢了。沒有早餐的費用。

因此,父親就到戲院附近尋覓,看是否有掉在地上的零錢。若有撿到錢,才有早餐吃,沒撿到就餓肚子。

不像現在的小孩,擺滿桌的食物,卻還看不上眼,東挑西撿。

可我總覺得,盼望撿到錢的父親,雖餓著肚子,但卻擁有希望。一但撿到錢那種開心興奮,更不是現代事事都可被用錢滿足,對一切都索然無謂的小孩所了解的。

臺灣社會或許不景氣,然而有飯吃、有衣穿、有房住,還是絕大多數所謂窮人辦得到的事情。只是有些窮人,在物質窮困的同時,卻連帶拋棄了自尊。

前鎮子<一碗麵>的故事,之所以熱烈迴響,不就這家人人窮志不短,令人佩服又敬重嗎!?相較那些裝窮,要小孩去行乞的父母,哪種人才是窮,高下立判。

最近讀德蕾莎修女的書,很有感觸。神看的永遠不是我們付出的多寡,而是擺上時的心意。

聖經裡喜悅的是窮人奉獻的兩個銅板,而不是豐厚的獻祭。真正的貧窮不是物質、也不是心態的豐儉,而是靈魂的高貴與貧困。

如果你窮到什麼都沒有,卻在收到資助時,把社會愛心給我的一半,拿去與和自己一樣貧困的人分享,這種人才是真富足!

什麼是才真貧窮/富足!?除了想,或許更重要的是做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