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培根談讀書~世界名人談讀書一

By
on
2006-04-02

培根談讀書~世界名人談讀書一

文/Zen

知識就是力量
~法蘭西斯培根

法蘭西斯培根簡介:

弗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1561 – 1626),英國哲學家、文學家。一五六一年一月,出生在倫敦一個官僚家庭。十二歲時入劍橋大學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 Cambridge)。十五歲時任英國駐法大使的隨員,到巴黎供職。一五七九年因父親病故而辭職回國。同年入格雷律師學院(Gray’s Inn)攻讀法學,一五八二年獲得律師資格。

培根在伊莉莎白一世時代,仕途屢屢受挫。直到詹姆斯一世繼位(一六○三),才開始走運。一六○三年受封為爵士。一六○四年被任命為皇家法律顧問。一六○七年出任首席檢察官助理。一六一三年升為首席檢察官。一六一七年入內閣成為掌璽大臣。一六一八年當上大法官並被封為男爵。一六二○年又被封為子爵。

一六二一年,身為大法官的培根被控受賄,認罪下野。從此脫離官場,居家著述。一六二六年在一次冷凍防腐的科學實驗中受寒罹病,同年四月去世。

*培根談閱讀

知識就是力量(權力),是法蘭西斯培根最享譽後世的名言。培根早於彼得杜拉克數百年,就看出知識的重要性。

然而知識如何取得,自然是學習。培根可是心智白板論的始作傭者。

培根認為,人生下來宛如一張白紙,經過後天教育,才習得各項生存於社會的技能和智慧。

知識的取得,則靠教育。培根《論教育》,可以說是教育學相當重要的理論根源之一。

至於教育則靠閱讀,因此培根說:「讀書能夠給人樂趣、文雅和能力。」培根毋寧認為,讀書可以單純只是好玩,也可以培養氣質。而最重要的則是培養處理事務的能力。

培根說:「人們在獨居或退隱的時候,最能夠體會到讀書的樂趣。談話的時候最能表現出讀書的文雅。判斷和處理事務的時候,最能夠發揮由讀書而獲得的能力。」讀書的功用之大,在於「學問能美化人生」。

然而,盡信書不如無書。培根也說:「耗費過多時間去讀書,便是遲滯;過分用學問自炫,便是造作;全憑學理判斷事務則,是書呆子的癖好。」

培根似乎早在數百年前,就看透了讀書人會勢學傲物,以及專業主義的缺失。

不過,培根也不全然負面。培根認為:「讀書不是為辯駁,也不是盲從信服,更不是尋找談話資料,而是權衡思考。」

培根認為,人類的本性需要學問誘導。

學問可以幫助人權衡思考判斷。機巧的人,輕視學問。淺薄的人,驚服學問。聰明的人,卻能利用學問。

學問本身不會教人們如何使用,使用學問是在學問之外的一種聰明。

因此,書便有該讀與不該讀,以及該怎麼讀的問題了。對此培根說:「有些書只需淺讀,有些書可以狼吞虎嚥,有些書則需要細細品嘗、慢慢消化。」

有些書不需要整本讀完僅,讀節本即可。甚至有些連原書都不需要碰。

培根認為,讀書使人淵博。

那麼,該讀什麼書才好?培根給了我們一些寶貴的意見:

歷史使人聰明。

詩歌使人充滿想像力。

數學使人精確。

哲學使人深刻。

倫理學使人莊重。

邏輯和修辭學使人善辯。

培根認為:「讀書能陶冶個性,剷除心理障礙。」像運動可以矯正身體疾病一般。閱讀有意我們心靈成長與強壯,對於行事為人,自我修養,均有莫大益處,更是自我取樂,涵養教化的最佳工具。

法蘭西斯培根主要作品

《培根隨筆》,商周
《人類理解論》,北京商務印書管
Historia Ventorum
Historia Vitae et Mortis
Augmentis Scientiarum
Apothegms
Novum Organum (Or True Directions Concerning the Interpretation of Nature)
Colours of Good and Evil, and Meditationes Sacrae

法蘭西斯培根網站
http://www.luminarium.org/sevenlit/bacon/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