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吉爾茲的深描讀書法~世界名人讀書法三

By
on
2006-04-04

吉爾茲的深描讀書法

文/zen

克列佛德吉爾茲(Clifford Geertz),詮釋人類學之父。1923年生於美國舊金山士,1956年於哈佛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先後任教於芝加哥大學、哈佛大學、史丹佛大學等,現為普林斯頓高級研究學術中心社會科學部門講座教授。其著作應用範圍甚廣,包含哲學、人類學、社會學、文化研究、符號學等領域。主要作品有《文化的解釋》、《地方知識》等書。

深描(或譯為厚描,Thick Description)
深描,是吉爾茲重要的研究方法之一。吉爾茲認為,深描是研究文化的一種重要方法。深描是一種質性研究方法,認為其研究表述應包含經驗的脈絡、組織經驗的意向與意義(而非僅獨立的意向 或狀況)、呈顯過程性的經驗。

吉爾茲的深描,是從分析哲學家吉伯特•賴爾借來的。吉爾茲認為在《深描:邁向文化的解釋理論》一文中,轉述了賴爾的一個孩子眨眼和對眨眼深描的例子。以此來表述其文化解釋的內涵。

眨眼之所以需要深描,是因為這一個由照相機看上去只是機械的快速地張合右眼眼瞼的動作,可能是機械的眼皮抽動,也可能是擠眉弄眼的擠眼,也可能是模仿他人的排練擠”等等。也就是說,一個獨立事件的發生,其意義的解讀必須放到更為廣泛的脈絡來思考。

既然有深描,也得簡單解釋一下淺描。以眨眼的例子來說,快速地張合右眼眼瞼就是淺描。而深描,則是更精確的指出眨眼睛的時機、動機、目的等,更多只有當事人才懂的原因。

吉爾茲認為文化人類學的工作就是對眨眼進行析解——即深描。吉爾茲相信:通過與當地人的商談對話,人類學解釋能夠深描出一種接近行為者視野的意義。

深描想說的是,要想「理解他人的理解」,就必須要站在「異文化 」的位置上,反躬自省,回過頭來反思自身的「本文化」。

深描打破了現代社會科學家囿於「堅硬的事實」的既定「科學」思維模式,尋求對被研究者的觀念世界、觀察者(解釋者)自身的觀念世界,以及此一觀念的接受者的觀念世界的三方互動和三方溝通。

文化的研究,往往不是簡單的「科學實證式」的求證,而是在對某一文化(現象)的參與中,尋找文化共同體之間的對話、理解、溝通的途徑,建構一種「交互文化性」,以其相互理解溝通的可能。

透過深描法,可以讓意義之網顯露。他對印第安人語言調查的資料以及對其文化習俗的細緻描寫,被當今學界公認是格爾茲深描的原始範本。

在格爾茲看來,深描關注的是如何揭示行動與文化之間的關係,由此解釋行動的意義。澄清在某個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麼(意義活動),以減少困惑。深描是使意義的猜測與理解成為可能的關鍵。

深描詮釋是一種整合互動、脈絡與歷史的過程,其目的在於瞭悟行動者的主觀意義,進而理解這個主觀意義在社會生活世界中的位置。

深描讀書法

那麼,深描該如何應用到閱讀?

按照上述的解釋來看,應用深描讀書法,指的是我們在閱讀文章/書冊的時候,必須考量其「經驗的脈絡、組織經驗的意向與意義」。也就是使用並不出於我們自己腦袋的文章/書冊內的文字鋪陳、排列組合,語意邏輯,反省思考某個議題的論點或想法,然後再放到屬於我自身的脈絡和想法來判斷,找出彼此的異同點以及原因,促成彼此之間的關聯性。

透過文章/書冊所傳達的觀點,掌握作者所要表達的意思,了解作者本身對某個議題的立場和態度。或者相反,因著之前對作者的社會背景和過往書寫的立場和意圖的了解,來解讀在你眼前的文章/書冊的意義和目的。然後,透過這個來自他者/異世界的觀點和想法,和自己原本對某個議題的論點和想法,進行比較、對話、溝通、互動,以求得出新(或深化/確認/補充/修正自己的)觀點。

確定作者在該議題所處的角色和位置,順著作者的論點脈絡,爬梳解讀作者的可能想法和觀點。然後視為工具,納為己用。在閱讀上最怕的,不是讀不懂。而是忽略作者的意圖和心情,刻意要引入其他毫不相干的論點,或毫無脈絡可循的其他對反意見,作出偉大質詢。

絕不斷章取義

深描讀書法,最重要的特質就在,透過文字的上下文脈絡,推敲作者本然的意義。先求貼著作者的文字敘述邏輯走,透過文字的上下文脈絡,完全掌握作者想要傳達的意思,拒絕斷章取義,把某段文字或概念抽離出作者文字的脈絡、逕行解讀。這是很可怕的事情。世界上的許多衝突和吵架,就都是因為自己的斷章取義任意,解讀對方敘述中的某一個表達想法的用語,而不考慮對方的整體感受,甚至扭曲對方原本的想法。

媒體、官員、衛道人士還有有心人士,是最容易用斷章取義閱讀法,惡意的扭曲對手或不同意見人士的觀點,並且進而激化差異引發衝突。

舉例來說,衛道人士常會因為一本書裡面出現某些性愛場景,就把書籍逕自定義為色情/限制級作品,而不考慮這些性愛場頸可能的文學價值,或者在整本書中所占的位置。最經典的例子當屬小叮噹漫畫被歸類為限制級,原因是書中出現太多靜香洗澡的畫面,這真是貽笑大方的做法。

另外,在一些學術研討會場,偶爾會看見某些學生,對於某些專業論文,問提出ABC入門型提問,或者完全不管作者書寫的脈絡,逕行表達自己的觀點和立場後,硬指責作者的不是,便是最好的一個例子。

當一篇文章,在討論某個主題之前,作者的意圖已經鎖定在某個層次、某個範圍,用某種研究方法去,研究解析。而作者在文章開篇之前,也已經先行解釋過如此做的原因,把研究範圍目的動機和方法都確定在一定程度和範圍之下了。然而,某些讀者或評論者卻硬要把這篇文章/書冊,放到更廣義,甚至對反的命題來討論(這當然可以),然後卻大辣辣駁斥或者嘲笑作者沒有做到某些研究或討論,甚至批評作者研究論點無效,如此的閱讀方法雖然可以炫燿自己的博學,但對於實質討論本身,卻毫無意義可言。

透過深描,我們必須懂得藉由站在他人的立場,反省思考,作出兩造相互溝通了解的判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