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引導全社會系統的自我觀察~大眾媒體的實在

By
on
2006-04-06

引導全社會系統的自我觀察~大眾媒體的實在

文/zen

書名:大眾媒體的實在
作者:尼可拉斯盧曼
譯者:胡育祥、陳逸淳
出版社:左岸

無論是對我們自己社會的知識,或者對自己所生活的世界的知識,都是透過大眾媒體的傳播而來。不只是對社會的知識,對歷史的知識,對文化的知識,對自然宇宙的知識,乃至對名人的八卦,和柏拉圖對亞特蘭提斯的知識,並無不同:聽說來的。

對於這個告知我們所有知識的大眾媒介,我們都知道這些知識/真實是建構而來。在臺灣多數人都相信,媒體的政經結構,影響知識傳遞的立場與說法對。然而,這並不影響大眾媒體存在的功能、意義和價值。

對盧曼來說,透過大眾媒體所得到的知識/資訊,猶如「自發地融入一個自我在強化的結構」。即便知識中存在警訊與不確定性,有可能為假。但我們仍以習慣/接受以大眾媒介當作知識的來源與基礎,並由此銜接往後的生活。

因為,大眾媒體是現代社會功能分化的結果。

對盧曼來說,大眾媒體是所有使用複製技術來傳散、溝通的社會設置。以機械方式製造出產品來作為溝通承載者。像是以印刷機器製成的書籍、報紙雜誌,以電子複製程序製成的電視節目等等。只要它們都製造了大量而目標團體未確定的資訊,透過廣播而出現、傳散、溝通,並且普遍可及,而且不只是被用來維繫個別參與者之間的聯繫,都屬大眾媒體中。

大眾媒體的最大特質,在發送者與接收者之間,並沒有(或者說不需要)出現「諸在場者之間的互動」。大眾媒體透過「機械複製」,排除了參與者的個別互動。雖有例外,如call in、民意論壇,但這是被刻意策劃安排處理的。

大眾媒體依靠的,是發送資訊者(電台、報社、出版社)的意願與接收資訊者(閱聽人)的興趣。雙方互相猜測,發送者猜測接收者的興趣與期待,進行判斷,生產資訊。

大眾媒體的實在(reality),它的真實實在,存在於它自己的運作之中。文字被印刷、傳播、閱讀,節目被收/閱聽,事前的準備與後來的討論,都圍繞這這些大眾媒體所創造的實在而運轉。大眾媒體的技術運轉方式,結構化並限制大眾傳播可能作為溝通的東西。

大眾媒體的實在,指的是對大眾媒體呈現為實在的某某東西,或者某某東西經由大眾媒體,而對非大眾媒體呈現為實在。

大眾媒體是基於「運作性建構實在論」的前提而出現的。對它來說,世界是現象學意義的界域,是無法觸及/達到的。大眾媒體唯一能做的,只是建構這個界域,從中建構大眾媒體的實在。而我們能夠做的,只是觀察觀察者(盧曼定義大眾媒體為引導全社會系統的自我觀察者)如何建構實在!

然而,大眾媒體如何建構實在?在盧曼來看,這並非討論大眾媒體如何透過自己的表現方式,建構了扭曲的實在。因為,這個預設實在本身是可被觸及、了解、解讀的。對盧曼來說,大眾媒體是現代社會的諸功能系統之一,而且和其他功能系統一樣,藉由分出、封閉性運作、自我生產式的主體性,來提升效能。

大眾媒體的實在,在盧曼來說,具有雙重意義。其一、作為實際發生的,亦即可觀察的運作,以及作為由此製造出來的社會與其世界的實在。其二、讓我們清楚看到,大眾媒體的實在,絕對不會排除來自外界的因果影響。

大眾媒體的實在,是從「如其所是的世界」裡,所創造出來的「被觀察的世界」。大眾媒體藉由觀察其他社會系統的實在,透過機械複製,發展出論題/資訊,從而建構出大眾媒體的實在。

在觀察中,大眾媒體與他所觀察的東西,區別了出來。進而取得了屬於自己的時間,並且建立起所有運作,更期待其他運作緊接著出現。然後,大眾媒體的實在,反過頭來,成為激擾「如其所是世界」的訊息。最後,這些訊息又被大眾媒體建構為實在,如此反覆遞迴,成為封閉式的迴路。

大眾媒體的實在,以「新聞報導」來說,重點並不在於訊息/事件的真/假。即便所建構的新聞報導,稍後被告知為假/錯誤,也可馬上進行修正,成為新訊息,再度被發送。對新聞報導來說,重要的/有興趣的是,有無論題/議題可供報導、討論,而非所報導討論的論題/議題的真或假。大眾媒體的實在,關切的是其所創造的論題/訊息,透過封閉式自我生產,可否不斷進行迴遞,無窮產出新訊息。

大眾媒體製造出一套持續更新的意願,兼顧接收者的驚訝與干擾,並從而成為其他功能系統的加速力/催化劑,使社會不斷面對新問題/論題。透過大眾媒體這種自我觀察,社會誘使自己不斷創新。社會製造問題,並要求解決之道;而解決之道又製造問題,然後再要求解決之道。在此不斷反覆之間,便創造出無窮論題。而大眾媒體則順理成章的掌握這些論題,並轉譯成資訊,公諸於眾。

盧曼認為,大眾媒體的功能在於「引導全社會系統的自我觀察」。這個觀察自己製造自己的可能條件,並在這個意義下,以自我生產的方式,進行著。大眾媒體實踐了一種雙重結構,這個雙重結構包含再生產和訊息,包含一個始終已經適應的自我生產的持續和認知上接受激擾的意願。大眾媒體的實在,表現在其對訊息的偏好上。可激擾性越高,代表可製造實在性越大。大眾媒體一方面將溝通吸入,另一方面刺激持續進行的溝通,將新的溝通應用到迄今為止的溝通結果,生產出現代社會的「固有值」。

因此,即便我們了解大眾媒體的起源與運行方式,就算是令人做噁的醜陋,都無法動搖大眾媒體在現代社會存在的固有價值。它毅立不搖,擔負起「引導全社會系統的自我觀察」的重責大任。

標籤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回覆

    左岸小編

    2007-03-07

    有來有往,我也來這裡簽到了!
    可以連結你這篇文章嗎?
    另外也希望能把你的新聞台加入左岸部落格的好友群之中,謝謝了. 期待回覆!

  2. 回覆

    左岸小編

    2007-03-07

    不好意思,我先做了連結
    請移駕至左岸部落格一看
    若不行我再移除,謝謝!

    • 回覆

      Zen大

      2007-03-07

      版主回應
      ok囉 歡迎連結
      貴集團 我還認識不少人 呵呵
      2007-03-07 22:45:29

  3. 回覆

    左岸小編

    2007-03-08

    感謝囉!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