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米爾斯的觀點轉移/換能力讀書法~世界名人讀書法七

By
on
2006-04-10

米爾斯的觀點轉移/換能力讀書法~世界名人讀書法七

文/zen

米爾斯其人

米爾斯(C. Wright Mills,1916~1962),美國已故社會學家。其扛頂之作《社會學的想像》,是部公認的社會學經典。是所有社會系學生必讀之作。

米爾斯1916年出生於德州瓦口,父親為保險經濟人,母親為家庭主婦。高中入達拉斯科技高中就讀,立志成為工程師。沒想到後來成為舉世聞名的社會學家。

1934年米爾斯入德州農工學院就讀,後因誤傷同學,轉德州大學奧汀分校就讀。自此,米爾斯投入長達一生的社會學。在學期間,表現優異,獲得1937年度阿布萊特獎學金,更曾當選西南社會科學會學生會長,是典型的塞翁失馬故事翻版。

1939年6月5日,米爾斯自澳汀分校畢業。並同時獲得學士和碩士學位。其碩士論文為<反省、行為和文化~一個知識社會學的研究>

畢業後米爾斯,轉往威斯康辛大學攻讀博士。1941年,米爾斯獲得馬里蘭大學社會系副教授的職務,從此展開其社會學教學生涯。並於隔年完成博士論文《實用主義的社會學解釋》。

1945年,米爾斯轉任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應用社會研究局,擔任勞工研究室主任。後來,才正式成為哥倫比亞大學社會系教授。米爾斯上課方式精采,十分吸引人,但也毀譽參半。

年輕時候就因體檢不合格而不用當兵遠赴前線的米爾斯,年紀輕輕便有高血壓。往後更四度心臟病發。最後於1962年以年僅46的壯年逝世。

米爾斯的成就之高,從美國社會學界把每年審查最優秀的社會學專門作品所頒發的獎項定名為「米爾斯獎」,可見一般。

米爾斯的《社會學的想像》~觀點轉移/換的能力

《社會學的想像》可以說是米爾斯的扛頂之作,於1959年出版。在將近五十年後的今天讀來,仍然令無數學子學人受益良多。

米爾斯認為,現代人的私人生活是一連串圈套。現代人意識到他們在日常生活當中,有許多無法解決的「煩惱」。這種煩惱的感覺將會影響,他們去做以及想去做的事情,人們都將受限於自己的私人生活軌跡。眼界與能力,則被侷限在職業、家庭、鄰里等所構成的社會框架內。我們被套牢在一種連我們自己都不清楚的社會框架之中。

不只是煩惱,另外關於個人幸福,一般人也不認為和整體社會有關。人們很少意識到自己的個人生活模式,其實和社會世界的歷史軌跡之間,有一種巧妙的接合。一般人就只是參與社會運作,但卻對於自己將會變成哪一種人,毫無頭緒?

在這樣充滿個人焦慮的時代裡,資訊往往分散了人們的注意力,並且淹沒了人們吸收資訊的能力。人們需要的是一種幫助他們運用資訊,發展理智的能力。使人們能夠清晰簡要的了解世界、掌握世界,並且了解自己將變成怎樣的人。

因此,米爾斯寫了《社會學的想像》。書中有許多針對社會學學派和觀點的討論。在此我們無意多加介紹,僅將焦點鎖定在《社會學的想像》的核心~轉換觀點的能力。透過社會學的想像,人們可以:

從個人煩惱/焦慮中看出社會/公眾議題。
結合小我生命與大我生命,以及社會結構,來思考問題。
懂得避免傳統科學的僵化界線,而以問題為中心。
將人類的理性和自由常存己心。
勇敢的說出並且站穩自己的立場。

擁有社會學想像的人,能夠解讀為什麼一個個在日常生活經驗中打滾的人,經常錯認自己的社會位置,進而正確定位自己的社會位置,了解自己的生活經驗,並且預測自己的命運。畢竟,唯有了週遭個人的機運,才能了解自己的人生機運。

社會學的想像幫助我們掌握弘觀歷史,卻又能連結於私人傳記,並且自己日常生活所碰到的每個問題上思考:

一、這個獨特的社會整體的結構為何?由哪些基本成分組成?又是如何串聯在一起?與其他社會秩序有何差別?

二、當前這個社會/問題站在人類歷史中的哪一個位置上?它的變遷機制為何?對人類全體的發展來說,它具有什麼樣的地位和意義?我們所正在經歷的問題/煩惱/焦慮,如何與這個社會所經歷的歷史階段相互影響?

三、在現今這個階段的社會,佔有優勢的是什麼樣的人?哪一種人正當道?他們以什麼樣的方式,選擇、淘汰或解放自己,讓自己成為當道的人?而在這過程中,又展現出哪一種人性?

米爾斯總結說,社會學想像是一種:「觀點轉移的能力」。這種能力廣及最遙遠的非個人的社會轉變,觸及人性自我最私密的部分,並且看出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找出在個人存在與特質所經歷的社會階段中,個人的社會與歷史意義。

藉由社會學想像的引導,人們能夠掌握世界的動向,並且理解他們所遭遇的事情。社會學想像幫助人們「調和情境中的個人煩惱,與社會結構中的公共議題。」一個屬於私人的煩惱所引發的問題,其實並非獨立於社會而存在,乃是一個更廣大的公共議題的一環。

例如,一個中年男人被公司裁員、解雇,導致的失業。除了是他個人的經濟煩惱外,其實更關聯到整體社會的重大公共議題。全球化經濟結構轉型下,勞動力外移所造成的就業人口過剩,因而引發的公司裁員搬遷潮。而這位被公司裁員的中年男子,很可能就是這股社會潮流下的產物。

社會學想像是一種心智特質,戲劇性的承諾我們將能「理解我們本身與大社會之間的密切關係。」只要我們能夠熟練這種心智能力,便能「敏銳化我們的文化感受性」,乃至人類理性自身。進而在人類事務上扮演一定角色,在危機動盪的混亂社會中,尋找屬於自己的安身立命之道。

觀點轉移能力讀書法

談了這麼多觀點轉移能力,那麼,我們要如何將之應用到讀書上?關鍵就在「以問題為中心」,「結合小我生命與大我生命,以及社會結構,來思考問題。」「從個人煩惱/焦慮中看出社會/公眾議題。」並「調和情境中的個人煩惱,與社會結構中的公共議題。」

第一、以問題為中心

許多人讀書,完全不在乎方法,只在乎書本的內容和知識的求取與背誦。其實讀書的訣竅在於是否有無屬於自己的獨特「方法」,以便掌握書中龐雜分殊的內容。讀書方法,首重能否順利掌握書籍的核心「問題」。

無論是讀什麼書籍,便是超級無聊的教科書,都有其核心「問題意識」。例如數學第二冊,整冊數學想要傳達的是什麼訊息?希望學生學會的是哪些能力?記住哪些公式等等?能夠掌握住一本書或一門學科的問題意識,在面對未知的新文字或書籍時,你能夠有把握,萬便不離其宗,有個清楚的核心,知道該回到哪裡去,或者時不時的以這個問題意識,質疑書中所不懂的內容,不至於陷落於書籍中枝枝節節的例證或反論。

第二、結合小我生命與大我生命,以及社會結構,來思考問題

繼續以上面所提到的中年失業男人為例。因失業而失去經濟能力的中年男子,無力扶養家人,導致挨餓受棟。所以男子做出了偷竊/搶劫/燒炭自殺……,導致成為新聞主角。當我們讀到某一則社會新聞時,除了哀嘆這個小我生命所造成的錯誤外,更能從中自我判斷,理出造成這則社會新聞主角,做出這些行為背後更深層的原因。並且自省,若是把我放在同樣的問題裡,我會如何處理?亦或者,我有什麼樣的能力,能夠幫助避免這類型的事情再度發生。

第三、從個人煩惱/焦慮中看出社會/公眾議題

閱讀時,若能在細微處看見,其與整個社會大環境之間的連動關係,將更有助於我們理解掌握個人面對問題時,所產生的焦慮、不安和煩惱,以及這些不安煩惱的來源與社會結構議題。透過這樣的思考,我們可以放下心中較多的自責和無奈,更多的了解和同理,甚至進而找出自我能夠處理的部分,避免更多的悲劇發生。

多了同理的閱讀,將更能感同身受的掌握書中作者所想要傳達的議題。而這套轉移觀點的能力,是可以交互應用,幫助閱讀學習的理解與掌握的。

當我們讀到一則宏觀的大社會問題/議題敘述時(例如痛苦指數再創新高、失業率高居不下等等),我們可以從最近讀到的類似社會新聞,乃至身邊所發生的問題,讓自己了解這個社會問題的嚴重性和急迫性。

相反的,當我們讀到一個個案的發生(例如卡奴夫妻燒炭自殺)除了思考其發生個人、心裡、生理的發生原因外,更能考量整體社會環境或社會秩序(例如,政府初期的縱容小型金融信貸業務無止盡的擴展,是不是潛在而無人探討的可能淵因等等),是否出了問題,導致這個個案做出某些脫序行為?

最後,調和情境中的個人煩惱,與社會結構中的公共議題

當我們熟練了觀點轉移能力時,我們對於各項議題或個案的閱讀,都能夠更為敏銳的掌握,並且能豐富我們內在的文化感受性,更多的同理心,更能夠了解自己生命/生活中的各種不幸福和焦慮、煩惱的來源。進而從這種矛盾、焦慮、衝突、對立中跳脫出來,賦予另外的詮釋和解讀,調和個人煩惱與公共議題。幫助「理解我們本身與大社會之間的密切關係。」「敏銳化我們的文化感受性」,在危機動盪的混亂社會中,尋找屬於自己的安身立命之道。

延伸閱讀
米爾斯,《社會學的想像》,巨流
米爾斯,《權力精英》,桂冠圖書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