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孔恩的典範閱讀術~世界名人讀書法八

By
on
2006-04-11

孔恩的典範閱讀術~世界名人讀書法八

文/zen

一個學科/學說/理論/命題/概念/想法為什麼優/劣於另一個學科/學說/理論/命題/概念/想法?

孔恩其人

孔恩(Thomas Kuhn,1922~1996),猶太後裔,早年在私立中學受中等教育, 1939年進入哈佛大學,主修物理學。1943年畢業後,在劍橋的一所軍用雷達實驗室工作。1945年回到哈佛,隔年取得碩士。1949年取得博士。

1951年起,在哈佛擔任擔任「一般教育和科學史」課程教學輔導。1954-1955年,獲Guggenheim獎學金,在「行為科學高等研究中心」從事研究。1956-1964年任職加州柏克萊分校,並升至教授。1964年起,轉任普林斯頓大學執教,擔任科學史和科學哲學主任。1968年榮升普林斯頓大學歷史系Taylor Pyne講座教授。1979年,轉至麻省理工學院任科學史和科學哲學教授,後升為Rockefeller講座教授。1996年因病去世。

年輕時後的孔恩,讀了一些亞里斯多德與中世紀的物理學。但孔恩很快就發現,這些物理學中,絕大多數都是錯的。孔恩的結論很一般,認為十七世紀以前的物理學對十七世紀的科學革命毫無幫助。十七世紀的科學革命是無中生有的創造。

然而,孔恩不解的是,亞里斯多德對於自然社會的觀察十分敏銳,作品也相當清晰且具有貢獻。怎麼會一碰到物理學,就變得荒謬絕倫、一無是處?然而,更荒謬的是,亞里斯多德的物理學觀點,竟然支配西方社會兩千年之久?

後來孔恩從物理學轉向科學史、科學哲學的研究。並持續鑽研上述問題。1947年的夏天,孔恩又繼續翻閱那些個他認為幾乎全是錯誤的亞里斯多德物理學,突然間,孔恩覺得他似乎看懂了其中的奧秘。過去許多他認為錯的陳述和觀念,通通都消失了。孔恩開始了解亞里斯多德為什麼會這樣寫,而且還能夠預測接下來將要提出的說法。對與錯的問題,從孔恩的腦袋中消失了。孔恩掌握到亞里斯多德物理學的「典範」後,再不覺得亞里斯多德的物理學是錯誤或難懂了。

孔恩的「典範」

掌握「典範」概念的孔恩,讓他一個二十世紀的物理學家,得以順利跨越時空障礙與學術障礙,進入兩千三百年前的另外一個孑然不同的物理學世界。孔恩驚訝的發現,即便是最嚴謹客觀的物理學中,仍有彼此衝突的世界觀。而這些不同的世界觀,在科學史與科學哲學中並不能簡單的以對或錯來判定,而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世界觀。彼此之間,有著「不可共量性」(incommensurability)的「典範」。

孔恩發現「典範」觀念的應用,可以「在科學史上的原典中,尋找出一個使這部原典像是出自一個理智清晰的人的手筆的讀法。」此後十三年間,孔恩致力於典範概念的鑽研與探討,最後匯集成了《科學革命的結構》(1962)一書。

該書可以說是史上最暢銷的學術專書之一,從1970年到1983年總共賣出了38萬冊。以一本專門研究科學哲學的學術專書來說,可見孔恩的「典範」的魅力之大。

那麼,什麼是「典範」(paradigm)?

孔恩認為,「典範」是一個公認的模型或類型,一套可以被重複套用的範例,而此一範例在原則上,能夠用同一類型中的任何個例充任。

「典範」代表某一科學社群成員共有的信仰、價值、技術所構成整體,能夠為這個整體的某一部份,提供問題解答,或作為常態科學研究的基礎。

「典範」可以說是一個科學社群/領域間彼此約定俗成所,共同相信承認的一組學科運作邏輯。「典範」是學術社群運作的科學基礎,是一個科學社群成員所共享的東西。

一個科學社群,是由一個個具有「典範」的人所組成團體。而「典範」是團體信念的集合體,使得這個科學社群中的成員,可以互相溝通,並且不至於產生太大的差異或誤解。他們或是共享一個理論、或是一套理論,而這群人願意用這套理論作為科學研究的前設。

具體實踐來說,這套理論可能擁有一致性的科學公式或符號,當科學社群中的人書寫這套符號時,其他成員便能夠領會其意思,不至於誤解。

就語義學的角度來看,單一字詞本身充滿多義性,並不具有固定的意義或概念,只有在某一個語義脈落下,它們才能夠獲得最適當的意義。「典範」無疑就是這樣一個脈絡性的框架,讓字詞能夠順利的被閱讀與了解。

「典範」閱讀術

那麼,「典範」如何用於閱讀,在上述的介紹之後,應該不難體會。

透過孔恩的「典範」這個想法,當我們在閱讀某一個新事物,或某一本新書時,必須先拋除心中對於該事物或書籍主題的對錯想法,盡可能的去理解、掌握書籍或事物中的運作邏輯。透過理解作者自己書寫的文字/文章背後的概念、想法或架構,盡可能的去掌握作者想要在他的想法下所表達的東西。

唯有透過「典範」閱讀法,我們才能夠順利的和兩三千年前的古代作品溝通,而不會直接的化約的看不起的駁斥其為錯誤、幼稚或荒謬。最常見的便是讀到古代人的忠孝倫常義理觀念,或者原始社會的迷信巫術,乃至看似幼稚的宇宙設想。

其實即便是當代最先進的天文或理論物理學,也是架構在科學家的想像之中。只是這套想像運用的,是許多號稱現代最先進的科學理論或前提。而兩三千年前的學者們,運用的是另外一套的預設和理論。某種程度上來說並不能以當今的眼光說,過去的是錯誤的。反而要以過去的是對的前提下,去體會作者的心情,進而返推過往人類觀看世界的想法和心情。或許從中,我們反而可以學到更多更為珍貴的東西

若是我們能夠保持同理心,秉棄簡單的、化約的對錯想法。願意深入了解、思索,把每一本書的作者,都當作一個頭腦清楚、條理清晰,有其善意目的和涵義的人。從這個角度出發,相信最後將能更多的體會,盡可能的了解每一個作者的文本和寫作時的心情和目的。

延伸閱讀
孔恩,《科學革命的結構》,遠流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