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李維史駝結構主義/原始思維閱讀法~世界名人讀書法九

By
on
2006-04-12

李維史駝結構主義/原始思維閱讀法~世界名人讀書法九

文/zen

李維史陀與原始思維

李維史陀(Claude Levi-Strauss,1908~),法國人,出生於比利時的布魯塞爾。早年就讀於巴黎大學。年輕時愛好哲學,醉心社會主義、涂爾幹、牟斯、盧梭、佛洛伊德與馬克思,而後受到結構語言學家Jacobson觀點的影響,李維史陀建立起結構主義的理論體系,致力於文化類學研究。1959年榮任法蘭西院士,是法國重量級思想家與文化人類學者。

李維史陀從1964年到1971年間,陸續發表其巨著四卷本《神話學》(中文版由時報文化出版)。此後,李維史陀更跨出文化人類學領域,深入哲學與人類思想等其他學科。

李維史陀勇於打破學科分界。在他的作品當中,可以看到社會學與人類學,也可以看到哲學。他自己為了區別其他重視人類學經驗研究學者,便自稱其研究為文化人類學或人種學。

李維史陀可以說是最早的結構主義人類學者,它的研究主要以英國經驗功能學派與法國實證主義結構學派兩大支為主。前者為李維史陀的研究資料來源,後者則是李維史陀的理論基礎。

結構主義重視的是「文化意義」透過什麼樣的相互關係(結構)被表達出來。根據結構主義來說,一個文化意義的產生與再現,是透過作為表意系統(systems of signification)的各種實踐、現象與活動而產生。例如,結構主義者關心食物的準備或餐桌禮儀、宗教儀式、遊戲、文學與非文學類的文本等等,企圖從中找出文化中意義的製造與再製的深層結構(相互關係)。

結構主義者企圖以結構來揭示社會本身的內在關係,說明某些普遍性的社會現象。他們否認有客觀社會規律的存在,反對採用經驗主義的研究方法,反對從具體事物出發,反對以客觀事實做為基礎,去總結規律。他們認為結構是與生具來的,是主觀賦予客觀現象的結果。

李維史陀關心哲學、心理學、歷史學、語言學與社會學等交織相關的人類學研究。李維史陀認為,社會人類學對原始社會生活的各個面向進行綜合性考察。所謂的社會或文化人類學,就是要完整而全面的把握原始社會這樣一個複合體。主要來說,李維史陀關心的是原始社群中的社會結構、神話結構與思維結構和歷史結構等面向。

原始思維是李維史陀研究未開化人類的具體性與整體性思維特點,並力申未開化人類的具體性思維,與開化人類的抽象思維,並不分屬原始或現代,高級或初級的不同等級。而是人類史上始終存在的兩種相互平行,各司不同職能,卻又彼此相互補充支援的思維方式。人類的思維,可以區分為原始的和文明的兩大類。
李維史陀論原始思維

原始人類擅長具體思維(相對來說比現代人不擅長抽象思維),凡事都重視詳盡的具體的思考。抽象思考能力的高低,並不反應智能的高低。這只是兩種不童社會中,各自具有的表達事物的興趣和方式的不同。

原始思維追求的是盡可能的細膩的關注並且描述現實具體狀況中的種種性質與細節。每一種文明都有其表達世界的方法,每一種文明也都有過於高估自己表達世界方法的優點或客觀性的問題。所以當代人總錯以為原始人的未開化,在語言思考上,便表現為認為原始人抽象思考的薄弱,因此是未開化。

然而,李維史陀卻說,與其說原始思維是對抽象思考的薄弱,不如說因為他們所生活世界的需求,更重視的是具體思考的詳盡與細膩。原始思維的秩序要求和現代人不同。當我們了解這兩種思維方式是不同,而非相同之間的高低判別,我們才能夠客觀而盡可能正確的理解原始思維與現代思維,並且進而了解過往人類思考的特質與其看世界的方法。

現代思維重視歸納法,總是企圖從諸多事物中找出可以一以貫之的共相。然而原始思維更重視的則是,每一個經驗事項的細節和獨特性質。波赫士曾在他的一篇小說中描述過一位博學強記記憶力超強但卻完全不懂得歸納法的男孩,此男孩的設定,便是原始思維的特點。

李維史陀認為,原始思維有其獨特的內在邏輯秩序和方法來建立與架構。更重要的是,它是另一套人類思維的運作模式,是並存在當代人之中的。並非只有歷史上的原始人種,才使用的低等思維模式。

支配原始思維的理論邏輯,在於堅持區分性的差異作用。區分性的差異作用,在原始人的圖騰制度基礎的神話中,可以相當清楚的被證明。這個邏輯原則永遠能夠使諸項目之間發生對立,也就是說,原始思維用每一種項目的對立作為區分性差異的基礎(然而這份對立清單的建立並非以內在抽象性質的對立為準,而是以自然與文化間的關聯性)。

原始思維與現代思維,是人類思維模式中的一體兩面。一面重視具象細節,一面重視抽象共相。簡單來說,原始思維是人類的敘述性思維;現代思維是人類的幾何學思維。原始思維是整合性的,原始思維維主的是理解作用而非情感作用來進行,詳細的進行方式是區分與對立而非混合或相互滲透。

原始思維閱讀術

(站在李維史陀的解構主義立場,無論現代思維和抽象思維,都是一種結構主義下的思維都是與生具來的某種特質。不過在本文接下來的敘述裡,僅只是借用李維史陀的原始思維所歸納出來的特質於閱讀上,並不就李維史陀的結構主義進行學術討論與辯護。)

那麼,李維史陀的原始思維/結構主義,要如何用在閱讀的應用上?

簡單來說,就是欣賞一切文章/書籍的細節性描寫。特別是在文學、歷史、旅遊、人類學領域中的書籍更是如此。其他類型圖書、文字,當然也要求自己別那麼快的就在腦袋轉起歸納法,務必只想盡快找出一個可以解釋一切的線索或原因。

現代啟蒙運動之後,對人類最大的影響之一,無非是盼望在什麼樣的問題上,都可以找到一個普同性的、決定性的解釋原因。像馬克思認為,生產工具決定生產關係、生產關係決定社會關係,經濟是影響社會的根本性關鍵。所以馬克思的學說又被稱為經濟決定論。

另外有些人則認為,科技無所不能,舉凡所有社會變遷與發展,起初都伴隨著某種新科技的發明,科技與社會發展環環相扣,於是便有了科技決定論。

找一條線索,解釋某一個現象/趨勢發生原因,似乎是李維史陀所說的現代思維,企圖以高度抽象性思維,歸納整理世界秩序。

這種抽象歸納爽,或許是爽,但對於我們與世界之間,卻未必有太大的切身相關。某種程度上來說,反而削弱了我們在現實生活世界中,面對世界變化的能力。

怎麼說?例如,當今社會經濟蕭條,長期不景氣,政治社會動亂。若以馬克思主義的學說來解釋就變得很簡單,都是財團掌握生產工具,都是經濟搞不好,下層經濟建築沒搞好,所以上層社會文化建築也薄弱、一團亂。

是的,我們得到答案了如此正確的宏大解答。然後,又如何?這個答案能夠幫助我們面對現實,或解決現實困境嗎?還是,另我們陷入另一種虛無與無奈?

大理論的抽象性,企圖以一貫之找出複雜世界之下的根本原則與運作邏輯,固然重要。抽象大理論解釋起社會亂象或者歷史趨勢時,爽則爽矣。但對於自己乃至身邊人的現實狀況的改善,卻未必有如此大的功效。有時候,重視表象間的細節,以及細節與細節間的交互運作關係,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反觀原始思維的敘事性邏輯便不同了,原始思維可以說是一種草根的、俗民的發展,於生活世界中展現其思維模式的威力。它不重視世界到底是如何運作,它關切的是這個運作中的世界和我之間的切身相關。

這種原始思維在對世界進行解讀與分類時,不會期盼找出解決所有問題的大答案,而會從身邊的世界著手,找尋與自己利害相關,最密切的現象並從找挖掘可能的解決辦法。

閱讀時,在心理上當然希望能夠盡可能而快速的掌握文本背後的根本敘述邏輯和立場,畢竟掌握整體架構,便不難了解作者的文字脈落和思維原則。然而,將書籍所學所讀應用在於生活實踐上,以及其他可能目的上時(例如閱讀式的文字美學欣賞),運用原始思維的具體化思考,慢慢的品嘗文字本身的細節,文字與文字之間的組合,文字的鋪陳的律動,文字背後的掌故和雙關、象徵性等等,可以讓我們看見更多更精彩的小地方(當然並非說抽象思維不好,正確的說,應該讓兩種思維模式各司其職。抽象思維統合文本目的,具像思維欣賞一切細節。),欣賞作者的文采,體會書中所使用的典故、個案。思考這些與我們乃至我們與真實世界間的關係。

透過細節的審閱與了解,或許再經過自我腦袋的運轉、消化與整合,便與腦中某個不知名的細節相結合,因而開創出了新事物或新發現。

運用大理論解釋世界,爽則爽。某種程度上來說,卻反而是一種框架和侷限。因為,看待萬事萬物之前,我們已經有了根深蒂固的解釋原則。那麼萬事萬物之間,都早已同合於一,都已知曉,再難以有任何興趣或好奇之心。

原始思維可以讓我們對世界永遠保持開放和好奇心的去探索,因為原始思維永遠關切著世界與我們切身之間,那細微而具體的整體關聯性。

以這種角度閱讀,你會發現文本/世界有更多你還不知道的美好精采角落,正等著你去發現!!

延伸閱讀
李維史陀,《野性的思維》(即原始思維),聯經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